钱浅冲着洛星竹一躬到地,紧接着转身就走。幸运的是,洛星竹并没有阻拦她,就这样看着她一路走出房间,下楼走到街上。

回到人来人往的大街,钱浅还有些恍惚。洛星竹居然这么容易就把她放出来了?还真是幸运!

同样吓得不轻的7788好半天才哭唧唧的发出声响:“吓死我了!差点就挂了!一个好人都没有!男主想弄死你,怎么办啊?!咱们任务还没完成呢,他就想弄死你了!”

“先别慌。”钱浅定了定神,迈步往前走:“洛星竹说的话也不能全信。他说的那些,只能证明知道玄姬是被厉曜杀的,其他什么都说明不了。”

“可是万一是真的呢。”7788焦虑的揪着脸上的毛毛:“这男主简直就是白眼狼,咱们这么劳心劳力的为他服务,他还一天到晚想要弄死你。”

“万一是真的,就想办法增加自己的价值,让他打消这个念头。”钱浅的语气斩钉截铁:“我在这里就是为他这个唯一的游客服务的,他想弄死我我也得干活,想办法创造条件把事做好,其他的咱们不管。厉曜在天圣宫这样的地方长大,三观扭曲的厉害,我们不能指望他改变。想要活着,就得在他眼里有价值。”

“一个一个都是心理变态!”7788哇哇大叫:“全都是变态!”

“相对而言厉曜已经算不错了。”钱浅叹了口气:“也许真是念了屠毅的旧情,他从一开始对我的容忍度还算高,没有一照面就直接送我去见阎王。换个人也许我都活不过一天,比如厉枭。我觉得我的任务对象如果换成他,他不会对一个没用的瞎子容忍度这么高。”

“说得也有道理,厉枭一刀一刀割人脸的那副样子简直能直接拍成恐怖片。”7788装模作样的拍拍小胸口:“不过话说回来,那家伙也有像正常人的一面,至少还会金屋藏娇养女人。那么小心的藏着女人,是不是能证明宅子里那个是他的真爱?”

“是不是有真爱和是不是正常人是两回事。”钱浅摇摇头,非常中肯的评价:“厉曜的真爱是苏琅玉,你觉得他正常吗?当然了,你可以说他被苏琅玉的死刺激得更变态。换个例子,屠毅的真爱是我原主,你能摸着良心说屠毅正常吗?”

“不能!”7788一本正经的摇摇头:“无论是世界补充资料显示,还是我们之后通过其他人得到的旁证,都能证明屠毅就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屠夫,从来不把人命放在眼里。”

钱浅点点头:“所以我才说,厉曜已经算是相对不错的了。我只能努力想办法证明我有用,我的命对于厉曜有用,这样我才能继续活着做任务。现在顾不了完美结局双倍积分的事儿了,先保证留着命把基础任务做完是正经。”

“那你小心点。”7788继续唠唠叨叨:“你得一直一直跟厉曜呆在一起,给他帮忙。和这么危险的人物在一起,随时随地都有玩掉小命的风险。”

“不跟他在一起我也随时随地会丢了命!”钱浅简直没办法评价7788的记性:“第一,我是厉枭那个魔头家的瞎子逃奴,第二我身上有两种要命的蛊毒。你觉得没厉曜我能顺利活几天?”

“好吧!”7788一脸沉痛:“你,尽人事听天命吧!好好努力活下去,任务完成之前千万别挂,不然咱们亏大了!”

钱浅回到庇护所的时候,厉曜并没有像是平时一样在屋里运功疗伤,反而站在院子抬头望着天。一听见钱浅从密道出来的动静,他立刻转头去看:“回来了?你今日效率倒高。”

一听到厉曜这句话,钱浅悬着的心立刻放下了。厉曜在等她回来,这证明洛星竹的那几句话的确别有用心,厉曜暂时还不想让她死。

“我去了武侯街,直接找了个白虎堂的人传信。”钱浅答道:“洛堂主拿到信后似乎当时就知道是您打发我去跑腿。”

“自然。”厉曜一脸淡定的点点头:“他知道金鳞使玄姬的令牌在我手中。玄姬叛变,设了陷阱围杀洛星竹,是我赶到救了他,他欠我的人情。”

“听见没?”钱浅立刻拽出自己的小伙伴7788:“玄姬令牌的另一版本真相。我倾向于相信我老板。否则没法解释为什么今天洛星竹轻易放我回来了。”

“好吧。”7788甩甩小尾巴:“算你有理。我也倾向于相信厉曜。不过你还是要小心。厉曜现在不想要你的命,不代表以后不想杀你。你还是要努力做个对老板有用的好员工。”

第1024章:护法,我是你的同伙(50)

“洛堂主欠大人您人情?”钱浅开始毫不客气的给洛星竹扎小针:“还真不像。他一直逼问我,想知道您的藏身之处。还说您让我去找他跑腿,实际上是想要让他帮忙灭我的口。”

“倒像是洛星竹能做出来的事。”厉曜毫不在意的点点头:“他还说什么了?”

“他说若想要看到有趣的事,三日后酉时,丹霄城西三十里荒庙。”钱浅一五一十的答道:“还嘱咐我千万别错了时辰。大人,您要去吗?”

“有趣的事……”厉曜微微沉吟:“眼下虽然我的伤还未痊愈,但只要不是厉枭亲自出手,其他人应当拦不住我。”

意思就是说要去喽?听到这个答案钱浅不意外,但还是止不住心塞。老老实实蹲在庇护所养伤不好吗?非要出去乱逛。钱浅犹豫了半天,还是没忍住劝了一句:“大人,也许是陷阱也说不定。天圣宫能有什么有趣的事值得您看。”

“洛星竹知道,若非厉枭亲自出手,仅凭他想留住我是不可能的。”厉曜一脸固执地答道:“到底所谓何事一定要让我去看看……还特意嘱咐千万莫错了时辰。无论是不是陷阱,此事必与我有关。”

钱浅知道没办法再劝了,她只好乖乖闭上嘴准备回去练功,没想到她刚转身,厉曜又主动叫住了她:“你早些去,三日后一早就出发,在洛星竹所指的破庙附近敛息埋伏。”

哈?又要拖着她一起去作死?钱浅一脸呆滞地愣了几秒,之后才磕磕巴巴的想要给自己找个脱身的理由:“大人,内个……我的武功不高,敛息……”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1x19.dzhhyy.com  6fr.dzhhyy.com  7pffm.dzhhyy.com  x0s.dzhhyy.com  qg3fh.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