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光微微点头,眼神中再次出现一丝色彩,“我想永远的爱你,我不要失去对你的爱……”

彦感觉此刻的点头,仿佛用尽了全部的力气。

“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冷风呼呼的拍在纸糊的窗棂上,院落里积雪白茫茫的一片,和月光相映成辉,照的小院子亮堂堂的恍如白日。

万籁俱寂,天也早都暗了下来,只有最西边的其中一间房子的窗户里露出一点昏黄的光。

光束来自于窗边桌子上的一盏油灯,灯芯被细细的剪过,所以燃的还算亮堂,可惜再怎么亮堂的油灯,也连乔郁小时候只在外婆家见过的最落后的灯泡都比不上。

就照那么巴掌大的地方,稍微远一点,就看不清楚了。

外面冰雪寒天的,屋子里因为一个火盆的关系,倒还不算冷。

火盆就放在床边,乔郁围着一床被子盘腿坐在床上,眼睛直愣愣的盯着火盆上面架着的一口灰褐色的陶锅。

陶锅上还盖着盖子,热气却已经腾腾的从四面八方溢了出来。

把个不大的屋子熏的香味四溢。

是一锅热乎乎的让人口水都要滴下来的羊肉汤。

这个汤已经在火盆上细火慢炖好一会儿了,稍微肥嫩一些的脂肪想必已经化在了汤里,变成了一层薄薄的晶莹剔透的油花,而那些瘦肉,一定也炖的入口即化,香的掉舌头。

乔郁吸了吸鼻子,然后揭开盖子,给自己舀了一碗。

肉香浓郁扑鼻,汤清肉美,咸淡适宜。

门轻轻的响动了一下,一双乌溜溜的眼睛小心翼翼的看了进来。

乔郁盯着那双眼睛的主人看了一会儿,然后忍不住叹了口气,冲那个小小的身影招了招手。

扒在门上的小萝卜头犹豫了一下,然后推开门走了进来,看起来似乎是七/八岁的年纪,挽着一个有些乱糟糟的发髻,穿着一件厚厚的麻布袄子,有些旧了,但洗的很干净。

一进来就用那双乌溜溜的眼睛怯生生的看着他,就好像他是什么会吃人的怪兽一样。

半晌才蚊子似的叫了一声:“兄长。”

乔郁从被子里伸出手,在小萝卜头的脑袋上揉了一下。

小萝卜头原本怯生生的眼神一下子亮了起来。

“兄长,你病好了么?你记得我了么?”

乔郁有些烦躁的抓了抓头发。

努力聚集起自己的耐心,跟这个小萝卜头解释道:“那个,小乔岭啊,我跟你解释最后一次吧,不管你信还是不信,事情也已经这个样子了,我想了好几天,算是已经想开了,你要是想不开,我也没辙。但我真不是你哥,我叫乔郁,不叫什么乔笙,我不知道怎么会到你哥的身体里,但我想既然我已经到了你哥身体里,那你哥多半已经病死了,我这算是借尸还魂。”

小萝卜头一动不动的看着他,眼里的那点光眼看着就又灭了。

乔郁觉得有点不忍心,但有些话必须得在一开始就说清楚。

“你也说了,你哥已经病了好久了,而我在那个世界应该也已经死了,所以灵魂飘啊飘不知道怎么就附在你哥身上了,这么说你能明白么?”

小萝卜头不说话,还是看着他。

乔郁觉得自己莫名其妙的成了坏人,但他也没办法,他好端端的出门扔垃圾被掉下来的花盆砸中了头,然后醒来就进了别人的身体成了别人的哥,他也没办法接受,他找谁说理去。


wks.dzhhyy.com  5ifai.dzhhyy.com  d4m.dzhhyy.com  rcv5.dzhhyy.com  oto.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lpyn.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