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海对于这种情况到是十分的高兴,这里的植物思维这力快,就代表着他跟这些植物沟通就更加的方便,他自然是万分的高兴的,他开始跟这些植物聊天,从这些植物那里,得到了不少有用的情报。

赵海在下界的时候可是一个植师,没有人能在森林里战胜植师,现在也是一样,那些人把消耗战的地点,选在了碧血林这里,这就等于是在赵海的主场做战,那些家伙真的是一点儿赢的可能性都没有。

就在赵海跟那些植物聊天的时候,突的有一个植物告诉赵海,有人过来了,赵海马上就通过那些植物看到了来的人,是两个阴鬼宗的弟子,他们离现在赵海所在的位置还很远,不过他们并没有在天空中飞行,而是从树林里,慢慢的往赵海这里潜了过来。

赵海身形一动,直接就躲进了血海里,静静的等着那两个阴鬼宗的弟子到来,他这一次并不准备让异形帮忙了,他想要自己动手,因为他想要试一下,看看自己的金莲九变经,在战斗的时候,威力如何了,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

不一会儿两个阴鬼宗的弟子,就慢慢的来到了赵海所在的这个地方,这里是碧血林的边缘地带,那两人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儿,同时他们也感觉到了那丝追踪气息发出的方向,正是一棵大树。

那两人都有些吃惊的看着那棵大树,他们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那些追踪气息,会在那棵大树上?这好像不对劲啊?两人都有些不解的看着那棵大树,不过随后马上就反应了过来,这可能是一个陷阱,两人马上就戒备了起来。

赵海一看两人的样子,也是微微一笑,这些修士的反应还是很快的,他也没想要真的偷袭两人,所以他微微一笑,身形一动,就从血海里钻了出来,看着那两人道:“两位,我可是等你们很长一段时间了,终于把两位给等来了。”

那两个阴鬼宗的弟子全都一脸戒备的看着赵海,他们看清赵海的实力之后,却全都长出了口气,因为赵海的实力现在不过是用法境第一层罢了,比他们两个的实力还要弱,他们怎么可能怕赵海呢,所以两人全都看着赵海,虽然是在戒备,但是却没有一点儿害怕的样子。

其中一个人看着赵海一身散修的打扮,冷笑道:“小子,你是血杀宗的人吧?别以为打扮成散修的样子,我就认不出你来,你们血杀宗的人,身上的血腥味都太重了,我离得老远就能闻到,真是没有想到,你小子竟然知道了这追踪气,而且还用这个气息设下了陷阱,把我们给引了过来,不过你以为把我们给引过来,就可以杀了我们吗?你别做梦了,这一次我一定要让你知道,我们阴鬼宗的人,绝对不是好欺负的。”

第一百八十八章 灭敌

赵海看着这两个阴鬼宗的弟子,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要说他们笨吧,他们这么快就现了这是一个陷阱,要说他们聪明吧,他们竟然在这个时候,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赵海敢在这个时候出现,摆明了是有把握可以对付他们,在这个时候,他们怎么还这么有自信?真不明白他们的自信是从那里来的。〔

那两个阴鬼宗的弟子一看赵海不说话,其中一个冷笑道:“小子,我不管你想要干什么,我要是你的话,现在最好是马上就自裁,不然的话,就别怪我们不客气象,我们要是动手的话,你就倒霉了,到时候把你给抽魂炼魄就不要怪我们了。”

赵海看着这两个,不由得叹了口气,他还是有些高估了两人的智商,一想到这里,赵海不由得长出了口气,随后手里结印,沉声道:“临!”随着赵海一声真言,他整个人的气势一下变成了,变成了一座高山一样,稳稳的站在那里,气势惊人之极。

那两个阴鬼宗的弟子,一看到这种情况,他们也不由得一愣,随后两人的脸色不由得一凝,接着他们手一动,全都拿出了自己的武器,这两个的武器,也十分的有特点,是两根长幡,一根是那种可以收入厉鬼的万鬼幡,另一种却是做为武器的长幡。

一看这两人的武器,赵海不由得一愣,随后微微一笑道:“这才有点意思,两位,你们可以去死了!”说完赵海身形一动,直往两人冲了过去,同时手里的法印一变,大喝道:“兵!”随着赵海这一声暴喝,他整个人身上都被一层红色的光芒所笼罩了起来,接着他身上的肌肉就像是被吹了气一样,疯狂的涨了起来,转眼之间他就变成了一个身高近丈的巨人。

那两个阴鬼宗的弟子一看到赵海的变化,不由得大吃了一惊,随后那个长着长幡的弟子,手一动,长幡如大枪一样,一枪直往赵海刺了过来,而另一个弟子,却是一摇手里的万魂幡,无数的厉鬼从万魂幡里飞了出来,直往赵海扑了过来。

赵海却好像是没有看到那些厉鬼一样,他的巨手一动,一把就抓住了那个刺向他的长幡,随后手一挥,那长幡带着那个阴鬼宗的弟子,直接就被他给甩的飞了出去,而这时那些厉鬼也飞到了他的身边,这些厉鬼十指如钩,直接赵海抓来,有一些更是张着血盆大嘴,直往赵海咬来。

“喝!”随着赵海一声暴吼,他的身上突的冒出了无数的血色红的杀气,那些厉鬼一遇到那些杀气,就好像是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个个都尖叫声着,直往后退去。而这个时候,赵海却是身形一动,直往那个阴鬼宗的弟子杀了过去。

那个阴鬼宗的弟子万没有想到,那些厉鬼竟然近不了赵海的身,他大吃了一惊,身形飞快的往后退,同时手里法诀一变,那些厉鬼悄快的组合在了一起,变成了一只巨大的厉鬼,这只厉鬼跟原来那些厉鬼可不一样,这只厉鬼变得更加的高大了,比赵海现在的身高还要高大几份,同时这只厉鬼的身上,竟然还披上了盔甲,手里拿着一把大刀,两眼红光闪闪,随后这厉鬼一刀直往赵海斩了过来。

而另一个阴鬼宗的弟子,这个时候也怒吼着冲了过来,他没有想到,一直以力大而闻名的他,竟然有一天,会被人一只手就把自己给丢了出去,这一下丢人可是丢大了,他如何能受得了,所以他现在状如疯虎一样的冲了过来,手里的长幡直往赵海刺来,在刺过来的时候,他手里的长幡一晃,无数的幡影,直接就把赵海人包围住了。

赵海面对着这两面的攻击,却是一点儿也不慌乱,手里的法诀一变,沉声道:“斗!”这个真言一出口,直接就变成了一个血红色的斗字,这个斗字直往那个厉鬼冲了过去,轰的一声,斗字直接就砸在了厉鬼手里的大刀上,厉鬼被直接砸得往后飞去,而赵海却是手里法印一结,又大喝道:“兵!”同时法印推出,直击那个阴鬼宗弟子刺来的长幡。

轰的一声,赵海的手印直往就印在了那个阴鬼宗弟子的长幡上,轰的一声,那个阴鬼宗弟子就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直接就打在了他的长幡上,他吃不住这股力量身形往后连退了几步,虎口热,两臂麻,竟然感觉,自己已经有一些拿不住他手里的长幡了。

而就在这时,赵海却是身形一动,手里法印一变,大声道:“列!”随着他的声音,他手里的法印化拳,一拳直往那个阴鬼宗的弟子击去,那个阴鬼宗的弟子,就感觉到,这一拳好像包含着天地至理,让他躲无可躲,藏无可藏,只有硬接一途,他慌乱之间,一举手里的长幡,往赵海这一拳迎了过去了。

但是就在他的长幡刚刚举起来的时候,却突的感觉到胸口一疼,他一低头,正看到一个硕大的拳头,直接就打在了他的胸口上,随后他就感觉到自己的五脏六腑全都是一疼,接着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整个人没有了气息。

赵海这一拳用的是暗劲,这一拳虽然打在了他的胸口,但是他的胸口却是一点伤都没有受,反到是他的脏腑,被这一拳完全的击碎了,在这种情况下,就算他是一个身体强悍的修士,也不可能活得了,他已经死的不能在死了。

而这个时候,那只披甲厉鬼在一次冲了上来,手里的长刀一举,一刀直往赵海斩了过来,赵海看着那厉鬼,嘴角却露出了一丝的冷笑,随后他双手结印,高举到头顶,如宝瓶一般,冲着那个飞过来的厉鬼,大声道:“行!”

随着赵海这一声暴喝,突的从他的双手中间的印法里,传来了巨大无经的吸力,那吸力就好像专门冲着那厉鬼去的,那厉鬼身边的黑雾,直接就被那巨大的吸力,给吸了进去,而那个厉鬼,好像是也遇到了什么克星一样,尖叫了一声,直接后退去,但是他退的却十分的慢,好像被什么巨大的力量给拉着一样。

那个阴鬼宗的修士,一看到这种情况,脸色就是一变,他手里的法诀也跟着一变,几道法诀直接就打到了万魂幡中,随后他的法力像不要钱一样的,直接就注入到了万魂幡里,同时他拼了命的摇动着万魂幡,控掉着那厉鬼。

那厉鬼在阴鬼宗那个修士这一系列的动作之后,就好像是得到了能量的补充一样,同时厉叫了几声,接着一刀斩出,一道黑色的刀芒,直往赵海斩来,但是在还没有到赵海跟前的时候,那刀芒就轰的一声暴开了,随后刀芒就消失了,不过赵海手里的法印,也松开了,同时那厉鬼也飞身后退,显然是已经挣脱了赵海宝瓶印的攻击了。

赵海却没有想过要这样放过他,他身形一动,直往那那个阴鬼宗的弟子冲了过去,同时双手结印,大喝道:“兵!”随着赵海这一声暴喝,他的度又快了几分,而他的双手,却结着印,直往那个阴鬼宗的弟子杀了过去,而他的手印里,却传出一股十分锋锐的气息,好像他并不是空着手,而是手里拿着一件锋利无比的法器一样。


f9q8.dzhhyy.com  u4v1.dzhhyy.com  bwk.dzhhyy.com  09p.dzhhyy.com  6vu4.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lqbaue.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