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不紧张就能不紧张?看这几十号保镖的派头,他总感觉他的小命像蚂蚁一样脆弱。

姚俊生指指办公桌下的报警器。

法制社会,遇危险,还有警察,怕个鬼。

老白气哼了一声。

帝均白看着唐宝像个垂头丧气的小宠物似的。

手情不自禁地摸上她的小脑袋,很是温柔:“别伤心,就算是见面就吵,也是因为亲情深的缘故。没有不那么深,不是那么在乎对方,就不会吵起来,你说呢?”

唐宝被帝均白的温柔戳到了,傻愣愣地看着帝均白含着笑意的眼神。

她想,那种眼神,可以融化掉世界上最坚固的冰层吧?让人只感觉到温暖。

而这一幕被回来的帝昊天看个正着,远远的距离,看着唐宝的脑袋在帝均白的手心。

帝昊天的怒气慎人至极,冰冷可怕地充满着暴戾。

在他身后站着的还有怎么都找不到的蓝婉柔。

看着帝昊天脸上的阴戾,心中骇然,但还是说出她所知道的事。

“昊天哥,前几天我在我哥的房间看到了唐宝的照片,是夹在床头的里面的。那样的照片,我想,如果不是唐宝给的,均白哥也不会有的吧?我没想到,昊天哥对唐宝那么好,她居然会这么做。”

唐宝转头的时候,便看到了不远处站着的帝昊天。

那张脸阴暗地就像是狂风骤雨来临前的可怕。

唐宝内心叫了声糟糕。

虽然她心里坦荡荡,可是刚才她和帝均白之间的互动还是让她心里有着一丝心虚和惶恐。

毕竟,帝昊天的占有欲有多强,她是很清楚的。

唐宝跑上前,跑到帝昊天面前,说:“帝昊天,均白……你弟来接蓝婉柔回去的。”

她差点叫成‘均白哥’了。

这是之前帝昊天警告过的。

这个时候就更不能叫出来了。

不是雪上加霜么?

帝昊天脸上只看得到冷的表情,其他什么情绪都没有了。

空气中的压抑连他们三个人都无法招架。

“那就接走吧。”须臾,帝昊天才淡淡地开口。

唐宝忽然有种蓝婉柔别走的不舍心情。

是不舍么?

确切的说是害怕。

留下她,让她一个人面对此刻的帝昊天。


nkj0b.dzhhyy.com  3x4.dzhhyy.com  17b.dzhhyy.com  534.dzhhyy.com  bscd.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lwhr.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