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什么事啊?”刘牧星打个哈欠,懒洋洋地问道。

“叫我欢仔。”称呼是王欢的执念,每次叫错,必然纠正。接着,王欢的声音变得郑重起来,“星哥,你要心,我看到那个砍伤你女儿的混混回来了。”

刘牧星“哦”一声,以无所谓的态度说道:“我当是什么事儿。他回不回来,跟我有什么关系,他虽然砍伤七七,不过也已经受到法律的制裁,现在还在缓刑期间,我有什么要心的。”

“星哥,你不知道,他们今天到欢派捣乱去了。”王欢的语气很是焦急,“我听到有混混说,过几天要去你家捣乱,好给他们大哥出气。”

刘牧星似乎听到了事不关己的消息,他平淡地回应道:“没关系的,如果有人来捣乱,我会报警的。”

“可是……”王欢刚说了两个字,就说不下去了。

他原本想说“报警也没用”,不过在他想来,连据说有地下势力保护的欢派都对那帮人无可奈何,无钱无势的刘牧星除了报警,似乎没什么更好的办法。

“这件事你就别掺乎了,你放心,我自有解决的办法。如果没事,尽量呆在学校里,心那些人对你不利。”刘牧星停了一下,眼神里温暖的笑意,“最后要说声谢谢你,欢仔。”

结束了跟王欢的通话,刘牧星将桌子上的啤酒端起,一饮而尽。

一股畅爽的感觉从喉间直达心灵。

其实,刘牧星已经得到了胡彪到来的消息。

虹姐去接触胡彪前,已经将这个消息通报给刘牧星,让他加以心。

刘牧星之所以喝啤酒,是在庆祝这个难得的好消息。

如果是几个月前胡彪归来,为了家人安全考虑,刘牧星肯定选择装鸵鸟,甚至装孙子,必要时会考虑撇下粥铺全家出去躲避。

而现在嘛,真要感谢老天爷终于开眼,把仇人重新送回自己的眼前。

刘牧星来到七七房间,轻手轻脚地替她掖好被角,带着微笑看着女儿熟睡的脸庞,“快乐地成长吧,我的宝贝。曾经或者将要伤害你的渣滓,爸爸会把它们挨个剁碎,然后扔进茅坑里沤肥。”

院子里,感受到主人心情的外星二哈,也兴奋地仰天长啸。

刘记粥铺的名声已经大面积地传播开来,每天来刘记粥铺吃饭的人络绎不绝,只要是在饭点,粥铺里十几张桌子就没有空闲的时候。

很多时候,为了尽快品尝美食,经常会有素不相识的人凑在一起拼桌。

这其中,既有为了减肥不怕花钱的年轻人,也有图便宜的老头老太太们。

对于这些附近的街坊,刘牧星一直很大方,给他们算得都比周围餐馆便宜。

已经当了大半个月服务员的赵雪梅自然知道减肥药膳跟普通菜肴的差价,出于维护老板的本能,她曾建议刘牧星将粥铺改成专门做药膳的大饭店,将普通食客隔绝在外。

刘牧星毫不犹豫地否决了赵雪梅的意见——当初他们家困难的时候,周围的邻居们没少帮衬,现在不能因为一心赚钱就把他们甩开。

因为有虹姐这个交游广阔的内线,刘牧星足不出门,也获知了很多消息。

最近几天,中州市的地下势力风云变幻。

强势的过江龙胡彪在休息了两天之后,这才大摇大摆地驱车来到城郊江宅,跟城南大佬江枫秘密会谈了三个时。

接着,由江枫做东,隆重地招待了胡彪,陪客都是中州市里有头有脸的人物。

随后,江枫与胡彪联合起来,明里暗里的力量同时发动,对城北大飞的势力进行打击。

一时间,大飞被打击得节节败退,甚至连装模作样的反击都没有。

虹姐说,根据可靠消息,大飞有好几个重要手下先后叛变,给大飞带来严重的伤害,以致于现在只能龟缩在角落里,残喘疗伤。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lxl.dzhhyy.com

ixcfs.dzhhyy.com  w78p.dzhhyy.com  elfm8.dzhhyy.com  f84.dzhhyy.com  osd.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