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若执意要进,你当奈何?”赵当世见那巨汉不依不饶,有些恼怒。

那巨汉乜视赵当世一眼,打个哈欠道:“你一副风中弱柳般样子,还想跟洒家面前撒野?奉劝你知难而退,莫作徒劳之功。”

赵当世身高五尺三寸,合后世一米八,加之多年军旅打熬,肩宽腰细,胸背厚实,放在常人中绝对是鹤立鸡群的。赵营内,郝摇旗掌旗手出身。掌旗者,多以身高体壮之人担任,故其高五尺五寸,在军中已经被视为“铁塔”。可阶上这个鲁莽和尚,端的长大,估摸将近六尺,更兼得一身横肉、膀大腰圆,几乎可用“小山”形容。他看不上赵当世体型,倒非狂言。

若要用强,赤手空拳,只怕要将周文赫等人都招进来才能制服这巨汉。赵当世恼火归恼火,绝不会傻到真个与之放对。他冷静下来,细细思索,瞧了眼那巨汉,又瞥了瞥其身后隐约可见的正殿飞檐,想道:“这巨汉无故阻道,定非一时起意,十有八九也是那广真禅师搞的把戏。硬闯绝非上策,正可利用这巨汉奉命而行这一点,欲擒故纵。”

片刻之间,计划已定。只见他突然翻脸,戟指那巨汉骂道:“腌臜丑汉,最后问你,放不放行?”

那巨汉见他气急败坏,反而嬉笑起来,面带戏谑讥讽道:“呦,怎么,不敢上来倒开始学那妇人之态撒泼骂街了?”

赵当世大怒,疾步跃上石阶,欺到那巨汉身前,伸拳打去。那巨汉毫不为意,好整以暇地拿手一挡,就将赵当世震出两步。这一挡来势不大,暗劲十足,赵当世边极力稳住身形,边暗叹对方神力。

“晓得洒家厉害了吗?”那巨汉防罢,看赵当世急赤白脸,似要拼命,也不拿大,脚步一蹲,摆个不丁不八的起手式就要反攻。

赵当世当然不会接招,连蹦带跳退下石阶,口中叫嚷:“好丑汉,好气力,今番敌你不过,来日必叫你尝尝俺的手段!”一面叫骂,一面逃到了下面,转过拐角不见。

那巨汉见状,仰天大笑一阵,叫道:“无胆小儿,一掌都消受不起,还说什么来日。管多少人你来,洒家就在这里等你!”

笑骂完,神清气爽,挠了挠头,心想事情办完,应当向师父复命去了。便头也不回走上正殿。

到了殿前,发现广真禅师就在香炉边,就兴高采烈走近,恭敬先行一礼后道:“师父,谨遵你命,弟子已将来人挡了回去。”

岂料广真禅师缓缓摇头,浅笑着向他身后一指道:“你瞧那是谁?”

那巨汉扭头,顿时惊愕,原来适才被赶走的那“赵弟子”正在不远处微笑着看向他。

“师父,这……”那巨汉又羞又恼,转身就要冲向赵当世。但被广真禅师拦住。

“不雨花犹落,无风絮自飞。该来的终究会来。你已经输了,便不该再逞勇力。”

“是。”那巨汉显然对广真禅师十分敬佩服膺,一瞬间生生将脚步收住,也不再看赵当世,垂首退到了一边。

赵当世见他三言两语就收拾了这个力大无穷的巨汉,寻思:“这广真禅师看上去慈眉善目、矮小干枯,却不知用了什么法子竟能收得如此雄壮的徒弟。难道真是佛光普照,感化众生?”

心中纳闷,面上一点不怠慢,趋步向前,朝他行礼道:“弟子见过大师。”

广真禅师和蔼道:“赵檀越无需行此大礼。贫僧在此恭候多时了。”

赵当世暗自嘀咕:“你不设这些圈圈套套,就不必等多时了。”口上道:“大师名著川省,弟子倾慕已久,却一直缘悭一面。今日得见,果是巨释风范、名不虚传!”

广真禅师风平浪静,既没有推辞,也没有感谢,只听他说:“贫僧在此,实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带着。不知檀越想先听哪一个?”

赵当世眉头一蹙,暗思这下又有什么套路,道:“坏消息吧。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广真禅师依他言道:“实不相瞒,覃公并未来此。”

此言一出,赵当世怒气顿起。

49活水(一)

是可忍孰不可忍,只是因为要与覃奇勋会晤,故前番只身入寺、路战巨汉等事都可忍了,最后却连对方的面都见不着,纵赵当世涵养再好,此时也不禁脸色一沉。

但他毕竟为一军之长,多年练就的忍耐力绝非常人可比,亦知徒愤无益,勉强按下躁动,问道:“好消息呢?”

广真禅师见他仍能和颜对己,嘴角一抽,透露出些许奇异之色,旋即转过身去指引:“檀越请看。”

赵当世循着他的目光看去,一个年轻人正从殿内走出,信步来到两人面前。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lyhf.dzhhyy.com

qqo9.dzhhyy.com  5lx5h.dzhhyy.com  8c7.dzhhyy.com  ke6l.dzhhyy.com  nte.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