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次游戏中,辅助智脑的等级会根据同组的天赋潜力进行判定,取同组二人的天赋潜力平均值。】

【开始判定,选手张明宇,黄级中品。选手林凡,玄级下品。综合评价,黄级上品。】

【黄级,匹配智脑强度:简单。】

【希望两位能打出精彩的表现。】

张明宇:“……系统,弱弱的问一句,如果综合评价是地级的话,匹配的智脑强度是多少?”

【如果是地级,可获得困难强度的智脑支持。】

张明宇瞬间豹头崩溃:“完了,我们输定了!这回死定了,对面肯定是困难强度的智脑,我们完了!”

林凡二话不说,一巴掌拍在了张明宇后脑勺上,虽然是游戏体,但还是有模拟处决,顿时被拍得一个踌躇,最后可怜兮兮的看着林凡。

对此,林凡只想说你一个大老爷们露出这种表情不是恶心人吗?

强忍着一脚踹飞张明宇的冲动,林凡开口道:“你叫个毛,还没开打呢,你就觉得我们输定了?”

张明宇哭丧着脸说:“老丧,我知道你很厉害,但这是战略游戏,而且是完全没接触过的战略游戏。战略游戏就算是那些老牌职业玩家,能熟练操控的都很少,更何况是我们这些新人了。这样一来,辅助智脑的强弱就对我们的实力影响很大了。现在我们的辅助智脑居然仅仅是简单的,而对面十有八九是困难级的,你觉得我们该怎么打啊?真的是只能拿头打了……”

说到最后,张明宇更加沮丧了,林凡也知道,对方说的是事实,他们是处于绝对不利的状态。

在这类战略游戏中,简单级别的智脑真的只是一个低级智能辅助,能提供的帮助很少,而且反应很慢,很多时候让人感觉宛若智障。

但困难就不同了,其智能水平相当于一个正常偏上智商的人,反应速度比简单难度快了不止一星半点,很多时候甚至可以不将之当成辅助,而是超级第三人。

这种情况下,丧病组合就相当于两个半人和对面三个人打,最重要的是,他们这边除了林凡,另外两个都属于不靠谱的,而对面也就只有一个没有名字的小透明不靠谱,其完全可以放手躺赢。

如此一来,林凡就基本等同于一打二了,且对面的实力不比他差多少。

一想到这些,林凡也感觉十分棘手,同时,他不禁想起了昨天杨杰对他悄悄说过的话,对方昨日的提醒结合今天的情况,顿时让他明白,这决赛有问题。

或许……原本安排的决赛内容并非这种对他们超级不利的比赛模式,而是另一种至少让他们不会吃亏的模式。

“为什么会这样?主办方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是觉得牧罗封天赋更高,所以就这样‘光明正大’的帮牧罗封?”

林凡不由产生了这种猜测,并且觉得自己的猜测十有八九是对的。

其实这战略游戏模式也是相对公平的,但仅限于原本主办方预估到的参赛者,那些落选者天赋都差不多的差,哪怕进行战略游戏模式,也不会有多大的区别待遇。

但牧罗封这货参赛完全就是一个变数了,妥妥的开挂人士,而这战略游戏更是将其拥有的天赋挂最大限度发挥了出来,直接让原本应该比较平衡的游戏变得极度不平衡了。

还真是……让人恶心。

所有的想法,都在林凡脑中一一闪过,让他对主办方的感官瞬间下降到了冰点。

但正因为如此,林凡就更不想输了,他不想遂了某些人的愿。

输,是不可能的!那些家伙想让他输,他偏偏要赢下这最后的比赛!

一念至此,林凡有了决定,但眼下他得安抚好张明宇,让对方提起斗志,否则的话,这接下来的比赛就没得打了。

当下,林凡就欲开口。

然在林凡开口之前,张明宇神情黯然的率先开口:“对不起,老丧,都是我的错,如果我能更强一些的话,不会发生这种事了,什么忙都没有帮上,还拖了你的后腿,真的……很对不住你……”

说带最后,张明宇这个大男人,居然咬牙想哭出来了,显然是真心觉得对不住林凡,不止天赋不够,实力也不够,在这重要的决赛中,成了拖后腿的超级坑货。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1ex3g.dzhhyy.com  s9j.dzhhyy.com  6tif5.dzhhyy.com  4fl.dzhhyy.com  vng.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