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后知道了之后,难免觉得李氏有跟自己抢儿子的嫌疑,干脆赏赐了李氏,说不好叫他们夫妻分离,然后让李氏回去了。甄应嘉就是李氏回了甄家之后再次生下来的儿子。

李氏当年对司徒旻自然也是情真意切,司徒旻又不是什么傻瓜,对此自然是有感觉的,登基之后,对李氏这个乳母也多有关照。甄应嘉的父亲过世,甄家没了靠山,司徒旻就恩赏了甄应嘉一个功名,让他入朝做官。

然后,这一次,甄应嘉觉得机会来了,立马直接上了折子,自家虽说地方不大,但是家里一个园子还是可堪一赏的。

甄家别看没出什么官,但是在金陵那边还是比较有影响力的,他们家原本就是当地大族,当年兵荒马乱的时候,可是捞了不少好处。甄应嘉的祖父还曾经负责过修建皇宫,虽说不是主管,但是捞的钱财也不少。

金陵那边天高皇帝远,甄家又有几个还算是比较得力的姻亲,因此,虽说不至于像土皇帝,但是日子过得是真不错。

甄应嘉这个时候其实没想太多,接驾什么的,其实对甄应嘉来说,就是给甄家拉一张大虎皮,回头呢,甄家在江南那边的面子可就足足的了,许多事情也就好办了!

甄家在江南那边宅子很大,还有个园子,甄应嘉盘算了一下,花个十几二十万两银子,也就差不多了,弄这点钱,如果能够买来圣心,那么这钱花得也不冤枉啊!

司徒旻还真是不拿甄家当外人,甄应嘉是他奶兄弟,虽说打交道的次数不多,但是呢,司徒旻对李氏还是比较有感情的,他并不介意给甄家一个面子。何况,司徒旻也觉得,自个就是巡幸一次江南,也没必要太过兴师动众,有个落脚的地方也就算了。至于让甄家造园子什么的,司徒旻呢,觉得自己还是要脸的,住人家的地方,还要花人家的钱,自个这个皇帝岂不是太丢脸了!

所以,司徒旻很快就召见了甄应嘉,表示,你的忠君之心我已经看到了,接驾的事情就交给你们家了,至于园子改建的问题,找个由头到户部支一笔钱就是了,这个总比朝廷掏钱修行宫省钱吧!

司徒旻觉得这样皆大欢喜,朝堂上的一干大臣呢,也觉得可以接受,现成的园子改建其实是比较简单的事情,而且既然是用甄家的园子,那么圣驾能带的后妃皇子皇女什么的肯定不会太多,这么一算,应该花不了太多钱!

这个时候,谁也没想到,这只是一个开始。

长安这里固然是几朝古都,原本也是近似于世界中心的角色,不过呢,前朝的时候,其实长安就已经荒废了,说实话,这里地理环境已经远不如从前了,从前这里是关中重地,如今这里简直是鸡肋,要不是有风水先生表示要广种树木,好稳定风水,防止龙脉迁徙,这里光是每年的沙尘暴都够呛的!

那风水先生不管是歪打正着,还是真有本事,总之这些年长安往西一直在加强搞绿化,横竖这些地方原本田税什么的就没什么名堂,收税主要是西边那些胡商的商税,所以,多搞搞绿化,甚至强制那些商人交税的时候,多征收一笔用于植树造林的税也就变成了传统。如今往西许多人都靠着给官府植树赚钱呢!便是长安附近,搞花木生意的人也多了起来,像是什么桂花夏家,就是直接在长安城西边包下了一大块地方,专门种植桂花树。

虽说长安附近的水土开始慢慢恢复了,但是论起各种享受,还真是比不上江南那边。

江南那边除了冬天气候不太好,太过湿冷,北方人难以适应之外,其他时候,真没什么不好的地方,而且,巡幸江南一般是春天出发,秋天回来,至于夏天嘛,如果地方选得好,也没那么热。

最重要的是,江南那边,经济繁荣,商业发达,论起各种享受,是真的要比北方强很多,强到司徒旻已经私底下腹诽,怎么TAI祖皇帝没有在江南定都了!

当然,那是后来的事情了,第一次巡幸江南,司徒旻倒不是为了享受,他也是要做一些正经的事情的,比如说沿着运河南下的时候,巡视河工,这一路上,该视察的也得视察一下,就算是下面要粉饰太平,也是能够看出一些大概来的。经过山东的时候,需要祭祀一下孔庙,到江南之后呢,也得祭祀一下祖宗。毕竟,司徒家虽说追封了上面好几代的先人,却也没有将陵墓迁移到北方,工程太过浩大了,因此就是在南方那边选择了风水宝地,然后建造了相对比较简单的皇陵。这也算是祖祠了,不回去也就算了,回到家乡那边之后,还是需要祭祀一番的。

作为太子,司徒宪如今还是个小孩子,所以,自然不可能让他这个乳臭未干的孩子监国,所以,司徒旻压根也没有留人监国的意思,干脆将朝堂整个捎带待上了。

顺便呢,为了让皇子不至于不知道民间疾苦,所以,从司徒宽开始,到司徒宣,四个皇子就这么都带上了。而舒云呢,作为皇后,也跟着随行,宫里的宫务,舒云干脆利索地交给了贤妃,淑妃,还有刚刚从婉嫔晋升的慧妃。

舒云上辈子的时候,也是跟着康熙出巡过的,因此,对于南巡的声势浩大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稍微计算一下,就知道一次南巡,光是路上耗费的人力物力,就是个非常夸张的数字了!然后舒云就看到了司徒旻的另一个特点,好大喜功,一路上,他心情一好,就是大手一挥,这边减税,那边赏赐酒肉什么的,户部随行的官员瞧着钱哗啦啦地花出去,眼珠子都要鼓起来了。可问题是,你总不能说皇帝这么做不对,这一说,可就得罪人了,毕竟,司徒旻表现得这么爱民如子,那么,多花点钱算得了什么呢?

舒云忽然想到原著里头,甄家四次接驾的事情,顿时很想撞头,这位这折腾劲,分明又是一个败家子!

司徒宪倒是挺兴奋,他长这么大,头一次出宫还是之前册封太子的时候,去宫外的天坛地坛祭祀天地社稷呢,如今跟着圣驾南巡,见识的东西可就多了去了。

倒是司徒宣,年纪还比较小,对于外面这些压根没太多感觉,他这个年纪,就在屋子里头玩你捉我藏的游戏都很兴奋,而且,他其实不怎么喜欢待在船上,哪怕龙舟规格很大,而且制造水准很高,并不颠簸摇晃,生活在上面就跟在平地上一样,但是对于司徒宣来说,因为他年纪小的缘故,这里不能去,那里不能走,这让他一点也不高兴。

舒云呢,在船上也没什么事情,干脆没事就给司徒宪和司徒宣上上课,司徒宣还小,如今也就是闲着没事写写画画而已,做一点初步的启蒙,而司徒宪呢,舒云已经开始跟他说起了科学技术的重要性,但是,为了防止司徒宪的那些先生觉得他误入歧途,舒云是将自个的这些自然科学理论包装在学以致用,格物致知,知行合一的框架下面的。

这个世界没有心学,但是理学呢,也没有占据主流,因此,在学问上头,稍微出格一点算不得什么。而且司徒宪如今其实也成熟了许多,已经明白,不是什么事情都能够告诉别人的。

他自然不会怀疑自己的母后,他从小在舒云身边,养成了务实的性子,并不喜欢那种空谈的理论家,更喜欢实干者,这也是谢家人给人留下的一贯印象,谢家很少会出什么大儒,对于谢家人来说,科举仅仅就是一块敲门砖,他们真正擅长的还是做事。谢家人杂书也读得很多,对于律法,刑名,水力,营造,算学之类的东西都有涉猎,这也是为什么谢家一贯出能臣的原因。

所以,司徒宪表现出来的态度,他的那些先生也没有疑惑,毕竟,皇后是谢家女,自然也是受到了谢家人的影响的,太子这般,也并不是什么坏事。做官员的,其实怕的就是皇帝是外行,很多时候根本说不通,要是皇帝都懂一些,那么,有的时候沟通起来就没有那么困难了。

所以,司徒宪如今拿着舒云表示是海外流传进来的那些自然科学类的书籍,也是看得津津有味,在舒云的提点下,打开了一个新的天地。普通的士大夫在看到一些新技术的时候,一般就是看个新鲜,他们对于许多事情仅仅就知道个名字,许多事情压根不理解,而司徒宪呢,他许多东西都懂一些,而且思路也非常开阔,常常会有一些奇思妙想,在看到一些自然科学理论的时候,便会产生一些稀奇古怪的联想。

舒云对司徒宪,那就是比较开放式,或者说是启发式的教育,毕竟,在司徒旻的眼皮子底下,舒云能够做的事情太少了,也只能让司徒旻觉得,这些都是司徒宪自个想出来的。当然,这样也很好,一个人三观形成之后,只要不面临什么大的冲击,三观就不会发生什么偏移。当司徒宪意识到科教兴国之后,那么,其他人说什么奇技淫巧,也不能够动摇他的决心。

司徒宪不光是敢想,他还很敢做,舒云对此也很支持,舒云手头产业并不少,钱财也不缺,所以,尽可以支持司徒宪去折腾,说不定他能够折腾出另外一条出路来呢!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mejtbx.dzhhyy.com

jns50.dzhhyy.com  om208.dzhhyy.com  2et32.dzhhyy.com  bdp.dzhhyy.com  4lrex.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