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自己可以克吸血鬼?”

“知道啊,”园子垂头丧气:“今天刚知道的。”

“刚知道的就敢去挑衅蓝堂英这种贵族——”

“不是从他那知道的啦。”

铃木园子哼唧着说:“我今天下午去找黑主理事长,说要赞助学校医务室给你治病——当然,我现在知道你不是绝症了——然后中途玖兰枢就来了,我往出走他往进走,结果他居然给我让路了!”

锥生零被她夸张的语气搞的一愣。

玖兰枢那个家伙虽然冷淡,但也不是不能交流,就算总说吸血鬼是披着人皮的野兽,但那些顶着贵族或是王族称号的家伙们,礼仪之繁复绝对远超普通人的想象。

“不是,你看不出来他有多傲慢吗?”

铃木园子像是和他看到了两个截然不同的人:“那个叫玖兰枢的,傲慢的连遮掩都懒的遮掩,你没发现他从来都只站最中间吗?”

“他站在哪,你们学校夜间部的其他人或近或远的都在他附近,脚尖基本都无意识对着他的方向,而且那些人跟他说话,距离从来都在半米开外,就算不低着头,也绝对不直视他的眼睛。”

“那么多人一起,恭敬到那种程度,他从头到尾都若无其事的生受着,结果我俩面对面对上的时候,”园子说书似的一拍手:“他居然侧身给我让路了!”

锥生零确实从来没有注意过这些细节,不过纯血种就是吸血鬼中的王者,受这样的待遇并不算过分……

没等他想完,铃木园子煞有介事的强调道:“他让的还是左边的路!”

“左边?”

“嗯,”园子急忙点头:“他第一次跟我见面的时候不是握手了嘛?握的就是左手,当时他拉了我好久,久的我都怀疑他想勾搭我来着,结果他松手的时候,小拇指就抽了抽。”

“今天我从他左边过去,他下意识让开就不说了,小拇指同样抽了抽。”

名侦探铃木园子小姐煞有介事的分析说:“他第一次抽抽,是因为疼痛造成的肌肉反应,今天遇见我又抽抽了,意味着肯定特别特别疼,疼的记忆深刻,而他给我让路——”

像是说书终于说到了结尾,她跟拍惊堂木一样把玻璃杯拍在桌子上:“说明这种特别特别的的疼痛不止是记忆深刻,而是已经超出了他的忍耐限度,严重到他宁愿侧身让一下,也不愿意碰到我!”

“他给我的感觉最脏,而其他脏脏的家伙对他最尊重,所以在他们那个物种群里,我感觉到的脏,就等于强大,既然最强的那个都在避讳我,那比他干净点的那些家伙,肯定也伤害不了我呀。”

铃木园子双手抱腿坐好,举手说:“我辩护完毕,证明自己绝对不是冲动行事,在此申请无罪释放。”

锥生零撑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轻飘飘的给了句:“批准了。”

园子于是高兴的在柔软的沙发上滚了一圈,蜷着腿窝好。

“能睡觉了不?”

锥生法官残酷的说:“不能。”

“哦,”园子又没骨头似的倒下去:“那你也给我讲点故事呗,吸血鬼什么的,是他们看着合适,直接从传说里拿来用的名号,还是他们本身就是传说中的那种东西啊?”

锥生零答非所问,提起了另一个人:“你刚才说理事长身上也有那张感觉?”

铃木园子小姐愣了愣,理所当然的点头说:“有啊,还可重了,在今晚碰上那些人发疯之前,他身上脏脏的感觉仅次于玖兰枢。”

说到这里,她才算是反应过来:“我天这些人如果是吸血鬼的话,那你不就是被吸血鬼咬了吗?所以我之前会突然觉得你也变味了,是因为你快要被感染了?”

零抬眼看了看她,就她那个神态,估计还是在用电影的设定代入这些现实的吸血鬼——他这不是快要感染了,而是早就被感染了,等吸血鬼因子完全侵蚀他的身体,这具被分类为LEVEL D 的人类身体,马上就要变成最低等的吸血鬼LEVEL E了。

陷入了影视娱乐频道园子摸着下巴,思考说:“……既然我摸你你都不疼的话,那你应该还算有救,话说被吸血鬼咬了有疫苗可打吗?我记得有的丧尸片结局,都会研制出可以抗丧尸病毒的疫苗啊。”


7m5.dzhhyy.com  frpin.dzhhyy.com  7vhb.dzhhyy.com  goox.dzhhyy.com  wt4o.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mislvd.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