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命……”众目睽睽之下,拓攀高高高举起、血渍纵横的腰刀即将向赵当世斩落,然而,他那“纳命来”的“来”字尚未说出口,一支短箭猝然间射入了他的脖颈。

伴随着脖间一股火热的感觉,拓攀高只觉浑身乏力,挥到一半的腰刀,也拿捏不住,“哐当”落在了脚边。他伸手去摸脖子,触碰到一根硬邦邦的东西。就在摸到那夺取他性命的物什那一刻,他终于无力地倒了下去。

赵当世怔怔地看着身前那脖间还在冒着气泡的躯体,惊魂未定。不过,随即身边响起一阵山崩地裂般的欢呼与哀嚎的交杂,却很快将他从茫然中唤醒。

拓攀高死了!

赵当世手脚并用地爬起来,几乎是本能地抽出腰间短刀,也不管拓攀高是否真的气绝,左手拔着他的头发,右手则用刀狠命地切割他的首级。一股股热血射在赵当世的脸上,他只当不觉,更加加快了手法。忽然间,左手一轻,拓攀高的首级就这样被他割了下来。他手持拓攀高首级,喘着气站立起来,环顾四周,所有本在拼死相斗的兵士全都看着他,战地的中心突然一片沉寂。他们之中,欢喜的是赵营的夜不收,恐惧的则是高迎恩与拓攀高的部下。

出手相助,放箭射杀拓攀高的是谁?

赵当世迷惑地伸长脖子向外头看去,不过,首先映入他眼帘并不是那个射箭之人,他首先看到了,是小径口一队杀上山的兵马。

106孟流(二)

一将身着锁子甲,当先抢上山顶,自他身后,源源不绝有兵士自两侧分出。

亭边的众人尚未从拓攀高授首的事中缓过来,这时再见大批人马上山,全都忘了争斗,一个个木讷地朝那将瞧去。

高迎恩与穆公淳躲在后面观战,所以离那将近,细看之下,却是识得此人,韩衮军前悍将孟敖曹。

韩衮原先在闯营当营头时,这孟敖曹就与另二人并称为“三骠”,后来也随之同投了赵营,当了个马军营的把总。他三十出头年纪,不笑时看上去很严肃,一笑起来就会露出龅牙,不过因他骁勇,没有人敢由此调笑他。而“敖曹”之名,也是旁人觉他勇猛不输东魏名将高敖曹,代以称之,和郭虎头一样,人唤得多了,他也索性以号为名。

山上原先所有人加起来还不到五十人,孟敖曹一来,就带了上百人,一下子镇住了场面。他没有理会高迎恩的招呼,径直向前走,所到之处,围着的兵士全都知趣地向两旁分开。

来到赵当世身前,他躬身行礼:“末将孟敖曹,见过都使。”说话间瞥见拓攀高死不瞑目、血污遍布的头颅,讶异非常,“拓攀高死了?”

赵当世点点头,长呼一口气,将拓攀高的脑袋往地上一丢,道:“你来了便好,山下战情如何?”

孟敖曹故意提声道:“回都使,山下高、拓二营皆溃,韩千总正带人搜杀追袭逃者,二营物资、人员,已皆为我所掌。”

他洪亮的声音在山头回荡,闻者无不面面相觑,尤其是拓攀高手下几十人,先见自家掌盘子战死,又听此噩耗,战意顿消。几个主事的互相使了个眼色,也不管掉在地上,尚自渗血的拓攀高首级,一哄退却,聚到了亭西一片杂草地上。

高迎恩本还不愿接受事实,然而,当孟敖曹从怀中掏出一个拨浪鼓后,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真的败了——那拨浪鼓是自己幼女的贴身玩具,从不离身。

“你,你把他们怎样了?”高迎恩神情委顿,生怕自己的妻儿无端遭灾,心中又慌又急,但面对气势逼人的赵营人马,却不敢再表露出半点怒意,说话几乎像在哀求。

孟敖曹将拨浪鼓丢给他,冷眼相对:“你听话,妻女自然无恙,若不听话,哼哼,昔日韩营头手底下可是有些人最爱吃女子幼儿的肉,你当知道。”

流寇中的确有些人怀有吃人肉的怪癖,高迎恩听过,却未曾亲眼见过,然而都到了这份上,那还有他相信不相信的机会?他急跑两步,脚下趔趄,竟然滚倒在地,不过他浑不在意,直接就膝行向前,跪在离赵当世与孟敖曹三尺的距离外,凄声哭求:“赵兄,你我并无私怨,今日是你胜了,我认输,营中的东西你要什么就拿什么,只求赵兄菩萨心肠,能放了我一家老小。”说完,出人意料地重重磕了三个响头。

高迎祥枭雄一世,到死脖子都没有软半分,而同为一母所生,高迎恩的姿态气度比起哥哥,岂是云泥之别可以形容?赵当世见他卑躬屈膝,涕泪纵横的窝囊样,不忍细睹,将脑袋稍稍偏了过去。远处,穆公淳则是面色煞白,心若死灰。

过一小会儿,赵当世只听到高迎祥一直在呜呜咽咽地抽泣,十分不耐,乃道:“高掌盘起来吧。老闯王于我有恩,我非狼心狗肺之徒,只要你肯配合,赵营就不会为难你。”

高迎恩得此言,感激涕零,直道:“多谢赵兄仁义,多谢赵兄仁义!小人这里替妻儿谢过!”大喜下口不择言,完全变回了卑贱的身份,开始自称“小人”。

其实高迎恩的部下多有胆气雄豪之辈,本来还想做最后一搏,好歹拼个鱼死网破,可人人见高迎恩如此软弱无能,都打心底对其万般鄙夷,战斗之心亦自然而然,土崩瓦解。首先是一个人叹着气丢下了腰刀,而后几乎所有兵士都跟着他,抛弃了手上的兵刃,兵器掉落在地的撞击声“嘭嘭乒乒”,响如击缶。

局势已经完全为自家掌控,赵当世首先分出人将山上的俘虏看押起来,然后立刻差人将不省人事的周文赫背下山送医治疗。他正准备下山,脑后忽起一声:“赵掌盘,小生愿为赵营效力。”

急目瞧去,说话的正是穆公淳,此时他正跪于地上,直起上身,往这边看来。

穆公淳是个策士,也是个毒士,如果恬不知耻将自己比作刘邦,那么覃奇功类似张良,而穆公淳则像陈平。赵当世需要人才,尤其是在身边帮助自己参谋的人,光一个覃奇功肯定不够,所以他只迟疑了瞬间,就转回身,将穆公淳扶起,温言道:“先生来投,令我赵营蓬荜生辉。”

高迎恩眼巴巴地望着墙头草般的穆公淳,心中苦涩,不过有话不敢说,孟敖曹则将赵当世拉到一边,低声劝阻:“都使,此人反复,屡次易主,不可延揽。”

赵当世微微笑道:“海纳百川,有容乃大。赵营自身尚且多次换主投靠,何以奢求他人?穆先生才堪大用,正解我营才匮之需。”


hfrv.dzhhyy.com  2hupf.dzhhyy.com  uga.dzhhyy.com  h4gh7.dzhhyy.com  ds6.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miyh.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