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大多数学生都没有基础,曹秋澜依然从最基础的东西讲起,介绍古琴,以及弹奏的姿势。

等学生们对古琴本身都有了了解之后,曹秋澜才开始讲指法,讲散音、泛音的区别,讲如何去调音,讲怎么读减字谱。这次他是边讲边让学生们开始练习。直到所有学生使用调音器给自己面前的古琴调好音,曹秋澜便让他们自己练习基础指法,并让作为助手的张鸣礼去指导普通学生。

虽然张鸣礼自己也才是初学者,但基础指法他都已经学全了,减字谱的读法也死记硬背了下来,指导一下没有基础的普通学生是没有问题的。至于两个有基础的学生,曹秋澜问了一下才知道,他们一个才过了古琴一级,另外一个稍微好一点,但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古琴三级。

他们都不是专门学音乐的,只是喜欢古琴才去学的,学都学了就干脆去考个级了。虽然目前看来将来也未必会靠古琴吃饭,但他们确实很喜欢古琴,也很珍惜能够得到大师指点的机会,态度十分认真。曹秋澜也不觉得什么,毕竟他自己也不是靠古琴吃饭的,谁还不是因为兴趣呢。

看两个学生似乎有些紧张的样子,曹秋澜微微一笑,安慰道:“都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嘛,其实我也不是专业的古琴演奏家,平时弹琴就是自娱自乐,或者朋友聚会的时候,大家以琴会友。说起来,我当初学古琴的原因比你们还不靠谱呢,就是觉得弹琴很帅。”

两个学生都露出了向往的表情,喜欢古文化的人,鲜少有不向往文章里以琴会友、曲水流觞的意境的。琴是君子之乐,再风雅不过的一种乐器,也是文人四友之一。

而且他们觉得曹大师真的很厉害啊,虽然他说自己是业余的,但业余的水平都超过绝大多数专业人士了。即便知道不太可能,他们也不由向往,若是自己有一天也能这种水平就好了。

曹秋澜目光柔和,道士大多数都会古琴,因为道家认为古琴是最接近大音希声境界的乐器。

他让两个学生各自演奏了一首曲子,然后指点了一下他们在弹奏技巧上的不足。另外,他还指点了一下他们考级的几首曲目。之后曹秋澜又指点了一下其他学生指法,一节课很快就过去了。

当天晚上,曹秋澜懒洋洋地坐在藤椅上,一边撸着猫一边看着张鸣礼练琴。这次任务大概是他们遇到过的最没有头绪的一次了,千秋中学教学质量不错,学校氛围也挺好,学生素质挺高。

这样一所学校,实在看不出来能够发生什么古怪的事情,甚至于他们至今都还没有见到一个任务者,除他们自己以外。不过对此曹秋澜他们也并不着急,大抵实力就是底气吧。

可能有些人是真的不能想的,曹秋澜正思索着什么呢,马玲玲就敲响了房门。开门的是张鸣礼,马玲玲笑了笑,露出了自己手腕上的任务腕表,说道:“我叫马玲玲,找曹道长。”

曹秋澜听到了马玲玲的声音,有些诧异地挑眉,其实距离他的第一次任务,也才过去半年时间吧。但现在回想起来,似乎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不过马玲玲这姑娘,曹秋澜倒是还真记得。

他们当初的合作还算愉快,这姑娘虽然手无缚鸡之力,但是做事还挺积极主动,并非那种没有自知之明的人。而且,虽然马玲玲表现得没什么破绽,但曹秋澜总觉得这姑娘没那么简单。但反正只是萍水相逢,当时马玲玲也没有任何妨碍任务的行为,曹秋澜便懒得深究了。

没想到,半年过去,他们居然又在一个任务里遇到了,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有缘。但既然马玲玲都找上门了,曹秋澜自然也不会拒人于千里之外,道:“马善信,请进。”

张鸣礼闻言让开门让马玲玲进来,随后又关上房门,隔绝了外界的目光。

曹秋澜点了点差异旁边的沙发,对马玲玲说道:“马善信,请坐。”

马玲玲依言坐下,张鸣礼给她泡了一杯茶,然后也坐了下来。马玲玲捧着茶杯对张鸣礼道了声谢,又笑着对曹秋澜说道:“曹道长,好久不见,看来您还记得我。当初的合作很愉快,这次有幸再次遇到曹道长,不知道您有没有再次合作的意向呢?我这里有一些任务的线索。”

曹秋澜手指熟练地挠了挠黑猫的下巴,在黑猫的咕噜声中慢悠悠地说道:“但是我们这边却并没有找到任何线索,马善信希望怎么合作呢?”他对此挺无所谓的,合作行,不合作也行。

马玲玲微微一笑,说道:“我并不是想要和您交换线索,只是希望能够参与到你们的行动或者计划之中。您同意的话,线索我现在就可以告诉您。”她满眼都写着对曹秋澜人品的信任。

曹秋澜无所谓地说道:“你不觉得吃亏的话,可以。我可以先告诉你,目前来说,我们并没有什么计划。”马玲玲听了不仅不失望,反倒笑得更开心了。

第111章 千秋中学(4)

和曹秋澜一样,马玲玲也是从一开始就觉得曹秋澜不简单,比他在第一次任务里表现出来的更不简单。没有计划,不正是自信的一种表现吗?

想了想,马玲玲问道:“曹道长,您知道泰迪熊吗?”啥玩意?!这是曹秋澜第一反应。哦,上次冯佳跟宋子木要的那只玩具熊,听说还挺贵。这是曹秋澜的第二反应。

原谅曹秋澜的童年跟普通人不太一样,当普通人的童年沉溺于各种玩具、动画片、零食的时候,他打交道的都是各种经书、法器、符篆、乐器、神像。要说玩具的话,别说女孩子喜欢的泰迪熊了,可能男孩子喜欢的什么玩具枪啊、变形金刚啊之类的他都不怎么了解。

当然小时候的曹秋澜也并不觉得遗憾,甚至有点中二地认为自己的同学都是渣渣。他那时候觉得他师父的法器就挺好玩的,还有各种小法术、剑术,同学说的什么动画片里的角色,都是渣渣!

所幸曹秋澜从小就长得精致漂亮,全班从老师到同学都喜欢他,即便他高冷中二地拒绝和同学一起玩,同学臣服于他的颜值之下也一点都不生气。当然可能如果同学因为对他的态度不满,而准备发展成武力决斗的话,结果基本上恐怕也是会被从小习武的曹秋澜秒成渣。

长得漂亮的人就是有特权,曹秋澜的童年虽然没有什么字面意义上的玩具,他的同学倒是很乐意和他分享自己的玩具,无论是男同学还是女同学,但发现曹秋澜是真的不感兴趣之后,这项活动就变成用各种零食投喂他。用同学们的说法,虽然曹同学挑食,但投喂成功可有成就感了!

倒是张鸣礼,他对泰迪熊稍微有点了解。当然不是因为他自己对泰迪熊有什么兴趣,只是泰迪熊也是一种相对昂贵的收藏品,所以他曾经收购转卖过,二手的那种。

看了一下两人的表情,马玲玲大概就了解情况了,她继续说道:“我现在是千秋中学的老师,请不要误会,我并非原来就是这里的老师,而是因为我有一张替身卡,可以代替一个人的身份。”


pyf.dzhhyy.com  r31.dzhhyy.com  acqc.dzhhyy.com  mca.dzhhyy.com  71342.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mk3f.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