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扬看了赵海一眼,接着他的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丝笑容,随后开口道:“好,做的真的是太好了,兄弟,你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记得,以后要是真的发达了,不要忘了我,我在青扬宗里虽然没有太高的地位,但是青扬宗里,我也是有一定的势力的,以后有什么需要,你可以告诉我,只要我能办到的,我一定帮你。

赵海十分的清楚,武扬是在向他示好,这话说的十分的直白,他要是不明白,那他就是一个傻瓜了,而他对武扬这样的示好,却是十分开心,他知道武扬在青扬宗里的身份不高,但是他却是从来都不敢小看武扬的,武扬在青扬宗里,不过就是一个仆从,但是赵海却不会认为一个仆从就没有用了,事实上在他看来,这些仆从可能会知道更多的事情,只不过一直以来,都被青扬宗的人给忽略了。

其实这也是正常的,像是一些实力强悍的人,他们微微不会去注意一些小人物,但是他们却并不知道,往往就是这些小人物,却可以做出一些改变天下格局的大事儿,所以对于武扬的未好,赵海其实是十分开心的。

所以赵海马上就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哈,武扬师兄说的那里话来,你可是宗门里的老人了,以后有什么事儿,还要师兄你多多关照才是。”赵海这么说,就是为了让武扬知道,他是十分看重武扬的。

果然,武扬一听赵海这么说,也是神情一喜,随后他冲着赵海一抱拳道:“师弟客气了,罢了,这些客气的话我就不在多说了,我们兄弟以后多多亲近也就是了,师弟这一次的任务完成的这么好,我想大人一直会更加看重师弟的,我马上就去上报,师弟也早一点儿回去休息吧,对了,这几天没有人进攻古剑帮,师弟不用担心。”

赵海点了点头,冲着武扬行了一礼道:“如此,就麻烦武师兄了。”说完又冲着武扬行了一礼,接着转身走了,武扬把赵海送到了外面,这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马上就把这个消息上报给了乐文真。

乐文真这个时候还没有嵋到吴据被杀的消息,所以他一收到武扬的消息,第一个反应就是不相信,但是他知道赵海是不敢骗他的,这让他又有些吃惊,所以他决定不动声色他相信,如果吴据真的死了,那么宗门这里一定很快就会有消息传过来。

果然,下午的时候宗门这里就已经有消息传来,说吴据已经死了,另一个宗门弟子失踪,吴据很有可能是被那个弟子所杀的,因为吴据当时是在自己的静室里修练,那里一般人是进不去的,而那个弟子跟吴据的关系却是很好,他可以自由的进入到吴据的秘密里,要是他突然对吴据出手的话,那吴据不一定会有反应的时间。

而且从吴据被杀也可以看得出来,吴据真的是一点儿反抗都没有,直接就被杀了,这样的结果,也真的是让人十分的吃惊,不只是青扬宗的人吃惊,乐文真也十分的吃惊,他真的是不知道赵海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赵海这个时候却又是已经回到了古剑帮那里,飞花和地听一看到赵海回来了,他们也全都是长出了口气,说实话,赵海不在,他们的心里真的是十分的没底。赵海看着两人,笑道:“你们两个家伙,这我才出去几天,看把你们紧张的,以后我们帮派要是真的扩张,那你们可都是要独当一面的人物,怎么就不能自己做主呢。”

飞花和地听互望了一眼,随后飞花苦笑了一下道:“大哥,我们还是一直跟着你好了,让我们自己做主,我们真的是没有那两下子,大哥你就不要为难我们了。”飞花和地听以前全都是一些普通的散修,他们可没有自己做主过,所以现在一听赵海这么说,他们真的是感觉十分的不适。

赵海看着两人的样子,也是微微一笑道:“罢了,不为难你们了,说说帮里现在的情况吧,柴储存的如何了?还有那些黄精,有没有收上来?我说的地窑建好了没有?”这些都是他离开之前交待飞花和地听做的事情,他相信飞花和地听,是绝对不敢不听的。

飞花连忙道:“大哥,柴储存的已经很多了,我看差不多够我们一冬天用的了,地窑还没有完全的建好,所以黄精也没有收上来,我们准备等到地窑完全的建好之后,在把黄精收上来了,大哥你觉得如何?”

赵海想了想,点了点头道:“可以,不要着急,要慢慢的来,行了,去忙吧。”两人应了一声,转身离开了,赵海在两人离开之后,想了想,突的拍了拍脑袋,接着沉声道:“差一点儿把这件事情给忘了,这件事情必须要上报,看看乐文真是什么样的反应。”说完赵海身形一动,直接就离开了院子,在一次来到了武扬的院子里。

武扬一看到赵海又回来了,也是一愣,随后他马上就对赵海道:“赵师弟,你可是有什么事儿?”武扬知道,赵海不会无缘无故的又去尔复返的,所以现在他回来一定有事儿,而且还不是小事儿,所以他在问这话的时候,显得有些紧张。

赵海点了点头道:“有事儿,有大事儿,这是我写的一份玉简,麻烦你给大人一下,是关于这一次任务的,十分的重要。”赵海也知道,武扬对于他要完成的是什么任务,其实并不是很清楚,所以他也没有准备告诉武扬,而是直接就写了一块玉简,让武扬把玉简交给乐文真。

第一百三十七章 亲至

武扬接过了赵海的玉简,随后有些不解的看着赵海道:“师弟,这件事情很重要吗?”武扬到是真的很好奇,这一次赵海完成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任务,又是随身传送阵,又是玉简的,现在赵海竟然又给他送来了一个玉简,这让他不由得更加的好奇了。

赵海一听武扬这么说,不由理苦笑了一下道:“师兄,这个你还是不要问为好,不然的话,你也会陷入到这件事情之中来了,不是我不信任师兄你,而是你知道了这件事情,对你没有半点儿的好处,所以还请师兄你见谅。”赵海当然不会把这一次的任务告诉武扬,要是告诉武扬的话,谁知道武扬会不会是别人的人,而且一件事情,知道的越是多,就越容易传出去,那样对赵海,对武扬,对乐文真,都没有任何的好处。

武扬一听赵海这么说,两眼不由得微微一缩,他当然明白赵海的意厅那里,乐文真果然就坐在客厅里,一看到乐文真,赵海和武扬马上就冲着他行礼,齐声道:“见过大人。”两人可以说全都是乐文真的手下,他们自然是不可能叫乐文真为师兄的,只能叫大人。

乐文真点了点头,随后他开口道:“武扬,你先出去吧。”武扬应了一声,冲着乐文真行了一礼,转身离开了,等到武扬离开之后,乐文真马上就两眼寒光闪闪的看着赵海道:“赵影,你之前给我的玉简上的事情可是真的?”

赵海知道他说的是玉简上事情,他马上就开口道:“是真的,当然是真的,大人,我在那处坊市那里,确实是看到了好几个监视那里的人,最后没有办法,我只能是潜入到驻地那里,对吴据进行了刺杀,这么做其实是十分冒险的,因为这么做我不但要杀吴据,还要控制另一个人,而且还要易容成他的样子,一但被人发现,那后果实在是不堪设想,还好那些人没有怀疑我,我最后在成功了,不然的话,怕是这一次的任务,我也没有办法完成了。”

第一百三十八章 拉拢

乐文真看着赵海道:“你会易容?”乐文真对于赵海到是真的十分的好奇,他很想知道,赵海到底还有什么本事是他不知道的,要知道易容这种东西,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有很多的人都会易容,但是这种易容之术,那可是易学难精,很多人都会易容,但是真正能学精的却没有几个,而没有学精的易容之术,是没有太大的用处的,简单的易容术就是粘子假胡子那种水平,其实都算不上什么易容,但是他又确实是属于易容之列。

赵海马上就道:“是,大人,我会一些易容之术,还会一些下毒之术,不然的话,我也不可能杀得了吴据,这一次的行动还是很冒险的。”赵海知道,自己必须要拿出一些让乐文真信服的理由,不然的话,乐文真是不会相信他的话的。

乐文真一听赵海这么说,不由得一愣,随后沉声道:“下毒?下毒有什么用?我们青扬宗的弟子,可都是有防御法阵的,你下毒难道能有什么用不成?”乐文真就是一个比较传统的修士,在他的眼中,下毒什么的,都属于末流。

赵海沉声道:“回大人的话,我下的毒比较特别,如果对方是在修练,那他就一定会中毒,就算是他没有在修练,只要他发现了属下下毒用的东西,也不会有任何的怀疑的,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属下才能杀掉吴据。”

乐文真一听赵海这么说,不由得沉声道:“噢?这么说你下毒用的东西,比较特别了,你下毒用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乐文真还真的是十分的好奇,他到是很想知道,赵海下毒用的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会让赵海如此的有信心。

赵海手一动,抓出了一把灵须草,然后拿在手里道:“大人,属下是用这东西下毒的。”灵须草这种东西,在万山界这里是属于一种十分普通的东西,而且还是十分受修士喜欢的东西,所以赵海才把灵须草给拿了出来。

乐文真一看赵海手里的灵须草,也是一愣,随后他有些不解的道:“灵须草?你用灵须草下毒?灵须草能用来下毒吗?”乐文真当然认识灵须草,灵须草这种东西,在万山界这里真的是太常见了,对于一般的散修来说,灵须草只能用来修练,直接吸收到身体里,但是对于一些宗门弟子来说,灵须草却是另有用处,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灵须草现在已经在各宗门里,大面积的种植了。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mkwocg.dzhhyy.com

neuqs.dzhhyy.com  4dc.dzhhyy.com  agt.dzhhyy.com  6occt.dzhhyy.com  70fve.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