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事情,王明珠并没有瞒着朱樉,他们如今已经是夫妻,夫妻一体,许多事情就该共同面对,要是什么都藏着掖着,那么,这夫妻做着又有什么意思呢?

朱樉其实对于那些蒙古贵族的不满早有准备,本来就是这样,编户齐民之后,那些贵族对于下面牧民就没有了直接的统属权,虽然他们照旧可以当官,但是,权力不再是永久的,世代承袭的,而是变成了只有自己任期之内才有的,等到自己的儿女,说不定就跟下面那些普通牧民没啥区别了,这让他们怎么受得了呢?

要朱樉说,受不了也得受,一朝天子一朝臣,他要是还按照蒙古人的那一套来统治,岂不是自个给自个找不自在,到时候难不成要冒出个什么黄金家族的后裔,跑过来找他要回自个的王国?开玩笑呢吧!

所以,朱樉直接将几个不消停,还在私底下串联的蒙古贵族撤了职,虽说没有再额外问罪,但是这个惩罚已经对他们来说足够了,没有了官位,他们其实是没法保住自己的财富的!现在不是从前了,他们没有足够的兵马,连同原本的奴隶都被释放了,谁让劳动力不足呢?再者说了,中原都多少年没有所谓的奴隶啦,就算那些权贵人家的家仆,那也不能说是奴隶,那也是有人权滴!

在看到了前车之鉴之后,其他的那些蒙古贵族一下子老实了,老实一点起码还能做个富家翁,手里攥着大片的牧场,雇佣一批牧民帮着自个养牛养羊,光是卖羊毛,卖奶酪都能赚上一大笔,要是自个的牧场里头也能发现什么金矿银矿之类的,那就真的是发了!

最重要的是,对于那些年轻一代的人来说,他们本来也没享受过多少从前的风光,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头,他们说是部族的少头领什么的,实际上呢,生活质量并不怎么样,可是现在呢,日子那是过得真舒服啊!

不用住那种容易漏风,还总是有味道的帐篷了,住的是非常开阔的砖房,来自中原的匠人能够帮他们盖出又坚固,又保暖,又漂亮的砖房,还是好几层的那种,以前的时候,每年下雪,部族都得迁徙到一些避风的山谷里头,要不然的话,可能就会导致部族里的牛羊乃至人口冻死在暴风雪中,而现在呢,没这么麻烦了,这种房屋设计也很方便清理房顶的积雪。积雪太厚,可以住在高层嘛!家里不管是起火炕,还是建锅炉,冬天的时候都会非常温暖,便是牛羊在冬天也不会冻死饿死了,这省去了多少损失啊!

这还只是最基本的,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的享受呢,各种精美的器物,温暖舒适的衣服被褥,更加丰富的食物来源,即便是大雪天,都能吃得上新鲜的蔬菜,一年四季,只要有钱,什么享受都能买到!总之,年轻的那一代人,几乎是以一种让人猝不及防的速度,堕入了享受的陷阱,一点也不怀念曾经元廷的荣光了!元廷的荣光与他们有什么关系,他们并没有因此得到什么好处,可是现在呢,要啥啥都有,自己想象不到的东西都能轻而易举送到自己面前,既然如此,干什么还要再改变呢?

至于他们的那些长辈,就算是想要拿着自个的例子教育下面的晚辈,也有些说不出口,别的不说,曾经横扫天下的蒙古大军,进入中原之后,本来也是不可避免地堕落了,到了后来,许多元军的战斗力,已经下降到了一个让人觉得可怕的地步,有的差点赘肉多得连马都上不去,再后来连那些压根没什么像样武器的义军都镇压不下去了!回到草原之后,他们心心念念地想要打回中原,不也是想要寻回当年失去的东西吗?只不过他们没成功就是了!

而现在,不要打仗了,比那个时候更加舒适的生活就这么到来了,谁还能生出多少斗志来!一个个这般一想,也就泄了气!

朱樉一时间并没有搞清楚这些蒙古贵族到底是个什么想法,不过,他也不着急,他的耐心这些年也慢慢磨出来了,横竖他现在还年轻,有的是时间,因此,许多事情并不需要立刻就做,他尽可以慢慢来。

大明那边,对于朱樉的封国也非常上心,主要是朱元璋将这里当做了一个试点,一些在国内不怎么好搞的改革,放到草原上,几乎啥问题也没有,只要看成效就可以了。

虽说内务府在草原那边注入了大量的投资,弄得朱元璋有的时候都有点心疼,不过现在看看,这些钱花的是值得的,草原开发的潜力的确非常大,只要能够抑制住土地的荒漠化,那么,草原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个巨大的宝库。

其实就目前来说,朱樉那边虽说还没有开始真正盈利,其实也快了,那边已经建起了一整套羊毛加工产业,然后还有炼钢厂之类的重工业,随着日后草原上农业的发展,还会有相应的农产品加工业的出现,那里很快就能变成一个资源型的工业国,朱樉的财政问题很快就能解决了,原本是草原养不活太多的人口,现在已经变成人口严重不足了!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朱樉那边也在一边鼓励移民,一边鼓励生育呢!

对于朱樉那边的经营模式,其他有志于建设自己封国的皇子公主对此也很感兴趣,所以,很多人都保持了与朱樉的联系,像是朱棡这样很有经济头脑的,还拿了自己的私房钱跑去投资,获利很是丰厚。同时呢,他也在吸取朱樉那边的经验教训,就等着回头自个上去的时候来做个参考呢!

朱元璋和舒云也参考着草原那边的情况,对自己的一些计划进行微调,许多成功经验,中原这边也可以照着来嘛!

像是草原上那边,几乎就没几个科举出身的文官,差不多全是从军中挑出来的,或许一开始的时候有些问题,但是往后嘛,也就知道什么事情应该怎么办了!

当然,这也是因为草原上许多事情其实没那么复杂,解决起来也比较简单粗暴的缘故,即便出了什么岔子,也比较容易挽救。

不过呢,那边识字率低也是个问题,想要让那里真正融入到汉族的文化圈子里头去,教化其实也是不可避免的,因此,朱元璋就琢磨着,干脆让那些文臣人尽其用,挑一些人带着他们的学生什么的,到那边去搞教化好了!

原本朱元璋以为这事是个苦差事,没人愿意去的,但是最终发现,居然还是有几个人比较积极的,甚至,消息传到民间之后,还有一些佛道人士居然也起了心思。

朱元璋不知道的是,这事其实也是他的锅!儒家嘴上喊着温良恭俭让,但是本质上来说,其实是个极富攻击性的学派,要不然当年董仲舒也不会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当然,在这个年代,任何学派想要生存下去,都需要帝王的支持,原本儒家已经占据了统治性的地位,但是现在呢,因为社会的变革,一些早就消亡的学派居然也有了死灰复燃的趋势,甚至是儒家内部,也有人偷偷摸摸地在先贤的书籍中,开始寻找起能够解释现在这个社会变化的依据来。

嗯,别的不说,民间原本杂家还有法家的书卖得不错!更让儒生们气恼的是,还有人在外头公然宣称自个是墨家学徒了!其实这些就是牵强附会的,正儿八经的墨家现在压根找不出来了,墨家的学问可能留存下来了一些,但是墨家的理念,到了现在,还有谁能继承呢?要知道,有几个人能背叛自己的阶级呢?

而作为皇帝,朱元璋的态度却非常暧昧,朱元璋觉得,谁能干就用谁,你也是啥也不会,光是一肚子圣人文章,我要你作甚,回家专心做学问好了!朱元璋要的是能干实事的人,不是喜欢排除异己的嘴炮!

到了这个时候,儒家这边呢,要不就要学会变通,让自个变得更加有生命力,要不呢,就是扩大自个的基本盘。因此,一部分比较理想主义的,觉得大明的百姓不好忽悠了,其他地方的百姓应该还成吧!因此,朱元璋一说,很快就有人报名了!

而佛道之人呢,道理也差不多。别看朱元璋做过和尚,就以为他对和尚佛祖有什么好感了!舒云琢磨着,皇觉寺估计都要悔青了肠子,他们这些教派,原本是有着扶龙庭的传统的,结果一条真龙落魄的时候在自家的地盘落脚,然后呢,他们有眼不识泰山,把人当做是蹭吃蹭喝的,不光没有好好对待,还直接将人赶出去讨饭,嗯,佛家不叫讨饭,叫化缘,但是那种灾荒时候,人们自个都吃不饱,会给和尚才怪了!

至于道门嘛,这些年来,是真的比较倒霉,先是宋朝的时候,神霄派想要另外立一个玉皇,取代昊天的信仰,偏偏赶上金人入侵,神霄派的道士一下子变成了笑话,自然也就落魄了!

道门那时候很是出了些人物,但是呢,那有什么办法呢,朝廷糜烂,人心难测,道门也是无可奈何,道法这玩意,放到战场上,那就是个梦!王重阳那样的宗师最后都心灰意冷,何况其他人呢!

全真教倒是兴盛一时,等到元廷的时候,那真是里子面子都丢得一干二净,跟人家和尚辩经,输得连头发都剃掉了!至于后人所说的武当派,其实在道门就是个小弟弟,说白了,他们虽说在道门另外立了一支,实际上并不算道门正统,与正一派和全真派都搭不上关系。

大明建立之后,不管是对于佛道,那都是一视同仁的,都很严格。

不管是佛寺还是道观,按照规模规定所能够容纳的上限人数,别一个小庙,也弄个几十个上百个和尚,而且,都必须通过考试,才能获得度牒,没有度牒的,那就是假和尚,假道士,第一次发现,就强迫还俗,死不悔改的,就直接去做苦役!


j2m66.dzhhyy.com  566.dzhhyy.com  7m0g.dzhhyy.com  yr44.dzhhyy.com  6ejx.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mlzqdg.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