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的目的还是要拖延时间,为扬州水师拖延时间。

扬州水师不会直接驾驶着船只朝着这边来,而是会绕个圈子,将他们直接都圈起来,然后再渐渐的收拢包围圈,将他们围困在当中。

这样一来,虽然不会让海寇跑掉,但是玄家商船夹在当中,危险性陡然增加。

那些船只的影子越来越近,借助船上的火光,已经大体能够看得清楚那些海寇的船只大小了。

“赶紧放信号。”那些海寇的船只快要接近商船的时候,商船上的护卫首领对着手底下的人说道。

“是。”那人赶紧从腰间拿出响哨,直接拉开。

天空之中划过一道光芒,伴随着刺耳的声音。

那些海寇还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东西,这玩意儿是玄家商队之间的联络信号,旁人是不知道的,但是今天,却是用在了水师围剿海寇上面。

讯号飞的很高,远远的就能看到,即便听不到动静,也能看到空中的那一点光芒。

见到讯号之后,扬州水师的船只立马开始扬帆起航。

刘仁愿也在船上。

玄世璟则是在营地之中,等候着刘仁愿凯旋,也在等常乐的消息。

是成是败,就看今晚了。

因为今天晚上的行动的缘故,别说玄世璟与刘仁愿了,连带着陈政还有水师营地之中的泉州水师,都没什么心思去睡觉了。

这泉州附近的海寇可是困扰了他们一年半的时间了,一直都没有抓到,若是今晚扬州水师的兄弟能将那些海寇给剿灭,也是为他们狠狠的出了一口恶气。

甚至有的将士已经开始想着等抓到活口回来之后要如何折磨他们了。

任谁被耍着玩了这么长时间,心里也是有怒气的。

不过,若是这些海寇被扬州水师的人给剿灭了,岂不是显得泉州水师十分无能?

因此,泉州水师的将士如今心里的心情还是挺复杂的,一方面十分希望这些该死的海寇能在这一次的行动之中被彻底歼灭,一方面也希望泉州水师脸上能够挂的住。

因此,也有不少将士心里开始埋怨起自己的主将了,也就是陈政。

为什么人家一来就能揪住海寇,自己这些人被海寇当成狗遛了一年半的功夫.......

外面的一些动静,高峻自然一一都与玄世璟说了,包括泉州水师将士们的一些牢骚之类的。

玄世璟坐在昏黄的油灯之下,听了高峻的话之后,叹息一声。

“无论如何,冯智均的一个目的算是达到了,咱们也无力回天了。”玄世璟说道:“无论海寇的事儿是否就此完结,泉州官府的那些官员是否被惩戒,陈政都难以在泉州水师再待下去了。”

泉州水师的将士对陈政已经失望了,甚至是心生不满,在这样的情况下,陈政如何能待的下去,只能调走了。

冯智均一开始的目的就是将陈政挤兑走,如今,目的达成了,但是他也万万没有想到,将自己也给搭进去了。

“公爷,属下回来了!”营帐外头传来常乐的声音,人随其后,营帐的门帘被掀开,常乐满头大汗的走了进来。

如今这个季节,泉州这边已经开始热了起来,常乐一天没吃饭,得到了账本儿之后又立刻骑着快马连夜赶回了泉州水师大营,脑门上的汗已经都快要滴下来了。

“赶紧歇歇,累坏了吧。”玄世璟起身来到常乐跟前,将常乐拉到一边儿的椅子上,让他坐下先歇歇。

“累倒是不累,就是饿得慌,麻烦高兄先给兄弟弄些吃的来。”常乐说道:“为了盯那官府的人,已经一整天滴水未进了。”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mnkgro.dzhhyy.com

p6y.dzhhyy.com  gba.dzhhyy.com  q61.dzhhyy.com  uvm.dzhhyy.com  9vc.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