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生气?你这种时候还护着你妹?”

“你告诉我我怎么不生气?”

没人接话。

“行,行,我走。”姥爷说完之后,从椅子上站起来,二话不说摔了饭厅的门,朝着楼上走去。

等人走后,气氛才稍微缓和了那么一点。

“来江殊,来姥姥身边坐。你对象不在外头吧?要在外头也先让人进来,不管是男孩女孩,先把饭吃饱是正事儿,吃饱以后再说正事儿。你姥爷就这脾气,我上辈子作孽太多啦,结果这辈子光忍他了。”

“他真不在,我今天自己一个人来的。”

江殊说完之后,没再杵着,在餐桌前坐下。

饭还是要吃的。

吃完饭之后。

几个亲戚都没表示什么。

也不惊讶,也不反对,也不祝福,只说如果是真的,不会再给江殊安排相亲就是了。

最终各自散去。

江殊大概有小半年没见母亲了。

这次正好见到了。

外面挺冷的,见母亲没开车来,江殊主动说,“妈,你去哪儿我送你吧?等司机还要挺久的。”

“我去高铁站。”

“哦好。”江殊一面说着一面打开导航,输入了目的地。

“嗯……您不想说什么吗?”

“你还在读大学的时候,你的卡上几乎每个月都会固定多出一笔机票往返支出。目的地都一样,很明显是去找人的,当时也没多想,毕竟你高中的时候,信.用.卡就经常会有购买女士手袋或者首饰的支出,每隔一段时间牌子就会换,很明显是买给别人的,而且是不同的人。”“想着可能是哪个小姑娘,还挺长久的。”

“你从国外读研回来之后,就选了那个城市定居,房子离凌舜的学校也近。”“那个时候就有预感了,再后来去你房间找过你的出生证明……”

“不算特别意外。”“凌舜的性格…挺好的,会照顾人。原本想问你的,后来想想,你都这么大人了,做决定肯定有自己的想法,也没什么好问的。过的不好了,就回家,家里还会管你养你,过的好了那就过,家里也不会干涉你什么。”

“嗯。”江殊调好导航,启动了车子。

“那姥爷那边……”

“在气头上,没事。”

“晚辈出这种事儿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你姥爷不会特别惊讶,就是你接杯子那一下气着了。”

以前在学校的时候,老师拿粉笔砸他,他就接粉笔。拿黑板擦砸,就接黑板擦。

最后去篮球校队面试,居然还过了。

不过因为要训练,对于逃课的江殊来说简直是灾难,就没去。

“晚辈出这种事……不是第一次?”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mnwklc.dzhhyy.com

eahfl.dzhhyy.com  njuj.dzhhyy.com  qgh.dzhhyy.com  ny7kb.dzhhyy.com  9x4.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