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颜默然,蒋青青只是下意识有这么一问,其实她哪里会明白,只是一时还接受不了这件事。

沉默了良久之后,蒋青青看向欢颜,“难怪我一进来就见你似乎比上次见到的时候憔悴了些,都是为了这件事吧?欢颜,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欢颜不可能会去主动打听齐云舒的事情,谢安澜也不会主动去打听的吧?毕竟他和欢颜两人一直过得都挺好的,没必要这么做。

欢颜端起药碗,将里面的汤药喝尽,方才开口应道:“赵茹晗来找了我。”

“谁?”蒋青青一时没有想起这个名字。

“赵茹晗,当初在衡华苑里,泼我水,被遣出去的那个。”

“哦,她……她为什么要找你?”

欢颜也没瞒着蒋青青,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给蒋青青说清楚了,她们三个之间向来没什么秘密,而欢颜也不想什么都瞒着她们,这样的话,时间长了,关系难免会疏远。

但是说完之后,欢颜还是嘱咐蒋青青道:“这件事你不要告诉静宜,你也了解她的性子,只怕她一恼之下,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放心,我有分寸。”蒋青青喃喃道:“难怪你之前要给谢安澜纳那几个妾室,当时我听到这消息也是急得不行,奈何我那婆母……后来又听说你跟谢安澜和好了,我这才放心,没想到这件事的内情竟然是这样的。”

要是让静宜知道了,欢颜是因她才被逼无奈这样做的,她心里还不知会怎么难受,不说也好,反正都已经过去了,再让静宜知道也没什么益处。

“那……齐云舒的腿……真的没救了吗?”不管怎么说,那也是自己多年的同窗,曾经一度每日谈天说地的,听了这消息,心里怎么能不难受?

第388章 或许能治

欢颜摇头,这何尝不是她想知道的。

“谢安澜已经让成毅带着几个大夫去了北於,且先看看如何吧。”

蒋青青点了点头,两个人一时也都不说话了。

默然了片刻之后,蒋青青方才抬眸看着欢颜,轻声道:“齐云舒的这件事,怎么也怪不到你的身上,赵茹晗就是个疯婆子,你别理她。”

欢颜脸上的憔悴之色,应该也是因为心里放不下此事吧,可她如今偏又正怀着身孕,这样心事重重的可不好。

“以前在北於的时候我就在想,若是齐云舒没有遇到我该有多好,这些日子这个念头更是在我心中徘徊不去,若是没有遇到我,如今他定然还是那个温文尔雅,明亮耀眼的云公子,可如今却……”但凡是以前见过他的人,在知道了他如今的状况之后都会惋惜的吧,那样一个天之骄子,生机勃勃得好像是初升的太阳一般……

“遇不遇见你,这都是命里的定数,哪里是由你来决定的,只能说……命运弄人吧。”如果可以的话,她也想着,要是齐云舒没有遇见欢颜就好了。欢颜在大顺和谢安澜恩恩爱爱,齐云舒也会遇上另外一个能让他倾心的女子。

可这些都是天定的,就算再怎么惋惜,也改变不了。

欢颜点了点头,“这样的话,谢安澜也跟我说过,其实我自己心里也很明白。只是再怎么样,心里总是不可能一点儿都不在意的。”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心中怎么可能一点儿痕迹都不留下?

“好了,不说这个了,说点儿其他的吧。”欢颜坐直身子,“我在想着,要给肚子里的孩子取什么名字才好。”

蒋青青好不容易从傅府里出来一趟,总是聊这些,气氛未免太压抑了。其实欢颜哪里来得及想孩子名字的事情了,不过是找个借口将话头给转开而已。

果然,蒋青青闻言一笑,“你也太心急了,连是男是女都还不知道呢,你就急着要给取名字了。”

“有备无患嘛。”

“说起来,当初我们三个人,谁能想到竟然是你最早成亲,还最早有了孩子。想当初,你可是不止一次地说过这辈子都不嫁人了,现在可倒好,什么都赶在我们两个前头去了。”

欢颜闻言暧昧一笑,“羡慕吗?那你跟傅文清两个人也赶紧努力啊。”

气氛这才算是轻松了起来,两个人有说有笑地聊了大半天,眼见着蒋青青那婆母也是时辰要回家了,蒋青青这才紧赶着要回傅府去。

临走之前,蒋青青转身嘱咐欢颜道:“欢颜,你一直以来凡事都很拎得清,这次齐云舒的事情,你也别多想,安胎要紧。”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n50i.dzhhyy.com

daq.dzhhyy.com  kw1.dzhhyy.com  x05k3.dzhhyy.com  6dufc.dzhhyy.com  a1g.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