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现在离开的话,接下去就只能重头开始十分麻烦,但可以预见的是,如果现在不撤,进去几乎是肯定会撞上问道团的人,结果很可能他们连重头开始的机会都没有了。

谢星不甘心,但也是惜命的。他话一出口,宋寅鹏四人便率先冲了出去,说撤就撤,一点都不迟疑。左明毅回头看了看结界内,表情似乎有些惋惜,但也没有犹豫,紧跟在宋寅鹏他们后面。

谢星和古明辉对视一眼,叹息了一口,眼神中充满了不甘,不过决定既然已经做出来了,他们也丝毫不迟疑,转身就跑。反倒是汪铃语,作为明面上这次失败的最大责任人,站在原地表情十分挣扎,她是真的不想担这个责任啊。可要她一个人进去查探情况,她也没有这个勇气。

稍微停留了一会儿,汪铃语突然脸色一变,她听到了由远及近传来的脚步声,也看到了出现在目光所及之处的人影。不敢再犹豫下去,汪铃语连忙转身向着谢星他们逃离的方向追去。

汪铃语看到的人影自然就是苗希爱道长等人,在汪铃语看到他们的同时,苗希爱道长也看到了汪铃语。原本她还不确定那个远远的人影是否是他们的目标,直到看到汪铃语的反应,她才不再怀疑,忙道:“快追!”道长们运起身法健步如飞,和汪铃语的距离也越来越近。

汪铃语听着身后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心里又是后悔又是慌乱,她看着前面的谢星和古明辉,大声叫道:“谢星!古明辉!救我!”谢星他们自己逃跑都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调头回来救她。他们两虽然也有些能力,可这也要看看后面多少人啊,双拳难敌四手,傻子才回去拼命。

汪铃语又是哀求又是威胁,然而谢星和古明辉丝毫不为所动,只管自己跑,还把彼此之间的距离拉远了一些。倒是汪铃语很快就被追上了,苗希爱道长看了她一眼,没把重点放在她的身上,留了几位道长下来对付她,就带着其他人继续去追谢星和古明辉了。

至于其他人,早就已经跑得没影了。对此苗希爱道长虽然有些失望,但谢星和古明辉才是他们这次行动的主要目标,其他人跑了也不是无法接受的结果。谢星和古明辉一路狂奔,心里已经把汪铃语骂了一遍又一遍,几乎已经在心里把她凌迟、鞭尸N次了。

在他们看来,如果不是汪铃语这个作精,他们怎么可能沦落到这样的下场。谢星和古明辉对视一眼,心里知道,如果他们有一个牺牲自己制造障碍缠住追兵,或许另外一个人还有逃离的希望。然而,即便他们是师兄弟,感情也没有并没有好到可以为对方牺牲的地步。

两人默契地没有提这个建议,本来就是塑料师兄弟何必再说出这种提议来影响双方的感情呢。眼看逃无可逃,谢星和古明辉同时转身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他们并非正统道士出身,只是阴差阳错学了一些歪门邪道的东西,从前自然也没有习武。但成为任务者之后,他们专门去学了格斗术。

他们两个人的水平,如果去对付一般人,即便对方人多势众,那也还真有一战之力。不过来抓他们的都是术法和武功都相当出众的道长,又是以多打少,战斗就没有多少悬念了。

谢星和古明辉也不是什么宁死不屈的人,见确实打不过,也不可能去拼命。他们做的事情固然罪大恶极,但却并没有留下多少证据,道门又不能对他们动用私刑,即便被抓也有回旋的余地。

拿下谢星和古明辉之后,一个道长问道:“苗师兄,他们好像还有同伙,要继续追吗?”即便已经抓住了谢星和古明辉,道长们还是很注意地不暴露他们其实有卧底的事实。不过这次只抓到三个人,他们还是挺遗憾的,毕竟听宋寅鹏的说法,这次的几个人在紫焰的地位都不低。

苗希爱道长也有些遗憾,不过还是说道:“追不上了,善后吧。”如果拿下谢星和古明辉没有浪费这么多时间,他们或许还能再追上一两个,但现在显然是不可能了,前面的人早就跑的没有影子了。其他道长想想也是,虽然遗憾,却也不强求,压着谢星和古明辉回去了。

第247章 学艺不精

苗希爱道长他们回去的时候,黄雨衣小姐等人已经被救上来了,正对着道长们千恩万谢。尤其是黄雨衣小姐,她是被关的最久,最自己的处境也最惶恐的,感谢尤为真挚。道长们觉得,自己大概能够收获一个信徒了。至于其他人,虽然也感激,但感情并没有这么强烈。

不过道长们也无所谓,他们救人本来就不是为了得到感激才救的。没过多久,警察也到了,道长们把黄雨衣小姐交给警方,虽然是受害人但也要去做下笔录,最好再去医院检查一下身体。至于谢星他们几个,身份特殊,又有一些常人无法防备的手段,依然是由道长们负责看押。

警方带着黄雨衣小姐等人走了,没过多久特殊部门的人也到了,道长们顺势结束了本来就不太真诚的问道之旅,和特殊部门的成员一起将谢星三人押送回幽州市的特殊部门总部。

淮城市,交流会还在继续,但现在主要都是年轻人的主场,曹秋澜他们只是看着,并不出来抢年轻人的风头。张鸣礼和张深表现都很不错,同时也有不少收获,曹秋澜见状也就放心地不去管他们了。最近,曹秋澜除了和同道交流,或者沉迷撸猫之外,就是在画符了。

宋寅鹏传过来的消息让他感觉形式有些紧张了起来,别的曹秋澜暂时也没办法做什么准备,只能是多画一些符篆出来备用。另外,他们的下一个任务也已经出来了,不过时间是在11月中旬,所以暂时并不需要着急。只是,这个任务的地点让曹秋澜感觉有些微妙。

那个一个蜡像馆,位于夏国东部的沿海城市阳泾港,名字就叫阳泾蜡像馆。从网络上的信息和评价来看,这家蜡像馆没有任何问题,游客的评论也都是好评居多,都说馆内的蜡像栩栩如生。

还有不少评论说馆内的蜡像真实的好像真人一样,气氛有些吓人。但对一家蜡像馆来说,这种评论应该算不上不好,反而是另外一种形式的夸赞才对。但不仅是曹秋澜自己的感觉,能被选为任务地点本身就说明了那地方不简单,曹秋澜本能地对“栩栩如生”这个词有些敏感。

不过这件事情现在还不着急,在去阳泾港之前,他还要先跑一趟幽州市。

青年道士交流会顺利落幕,参与的年轻道长也都收获颇丰。尤其是张鸣礼,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活动,和众多同辈交流,对他的帮助远比他自己想象的要大很多。同时,张鸣礼和张深也认识了很多省内优秀的年轻同道,比如郁道长,比如俞楼俞道长,这些都会成为他们在道门内的人脉。

而对曹秋澜他们来说,能够看到这么多优秀的后辈,也是一件十分让人欣喜的事情,这意味着道门的传承和兴盛。正如《度人经》所说的那样,“诸天气荡荡,我道日兴隆”。交流会结束后,张深回到了学校继续学习,而张鸣礼跟随曹秋澜和董一言坐上了去幽州市的飞机。

终于又能够化成人形的董一言坐在曹秋澜身侧露出了一个迷之微笑。

虽说董一言也已经习惯了化成黑猫的形态和曹秋澜腻歪在一起,被各种撸毛,但角色如果能换一换也很棒不是吗?虽然曹秋澜没有那么多毛发可以撸,但董一言把玩着曹秋澜的手,心满意足。曹秋澜一只手任由董一言施为,自己则紧闭双目,口中默诵道经。

在飞机上这种无聊的公共场合,除了诵经,曹秋澜暂时找不到别的事情做了。比他跟百无聊赖的是张鸣礼,这不是张鸣礼第一次坐飞机,看着他师父和董师叔,张鸣礼感觉这次旅程对他的伤害格外大。第N次试图无视两人散发出来的虐狗气息失败后,他深深觉得自己不应该在飞机上。

正当张鸣礼思索着要不要掏出笔记本做功课的时候,就听到坐在他旁边的乘客招呼道:“嗨,哥们,聊聊天呗。”显然这位也感觉旅途十分无聊,也或许是同样被狗粮撑到了。张鸣礼循声转过头,旁边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子,穿着一身汉服,宽袍大袖,十分潇洒。

和一般男性穿汉服只是戴个帽子遮掩一下短发,或者干脆连帽子都不戴不同,这位显然十分讲究,长发束起在头顶结成发髻,用一顶看着就十分奢华的发冠和簪子固定住。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bxbl.dzhhyy.com  14472.dzhhyy.com  5qxu.dzhhyy.com  a6pj.dzhhyy.com  p07.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