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剑宫中,白隐故去,欲救挚友却无能为力。

噬人窟前,挚友之子为血神子夺魄,他未出手相救,挚友之妻决绝了断,他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魂飞魄散,永无生还的可能。

他将白隐的亡魂封入阴阳镜,以自身修为滋养着溯镜,只为了等那一天,祭镜重生。

可意料之外的是,他对这个自己亲手唤醒的溯镜灵仙动了情。

不舍她死,北冥之境,他以玄通之术,一人战女婴,只为了那一盏赎魂灯,以重聚白隐的碎魂。

原来,那夜她喝醉后,他早已问过她的心意……

原来,那么多痛不欲生的过去,他在心底深藏了几万年。

原来……她这一身莫名而来的真气修为,并不是莫名而来……

是他用了赎魂灯,将她的碎魂重聚,是他用自己最后的那华丹,让她仅用了百年,便能重生。

他已经死过一次了,没了这华丹,他这百年是怎么过来的……

原来的原来,从一开始,他就在未镜看到了结局,但他还是奋不顾身,为了她。

听见了轻微的抽泣声,扶渊下意识皱了眉,缓缓睁开眼,神色阴沉地侧过头,却在视线触及池边那个泪流满面的红衣女子后,瞬间怔愣了。

也许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分不清,辨不清,眼前的人,是虚是实。

有多少个夜晚,她从梦里消逝,抓不住,留不住。

轻殊泣不成声,泪如泉涌,这个愿用一切守她护她的人,心里藏着诸多事,多么让人心疼。

她哭着,扑过去抱住他,也不管他还在池中,栽进了水里也还紧抱着他的脖子,生怕一松开,他就不在了。

百年来,日夜牵挂的,又岂止他一人。

曦池溅了水花,扶渊稳稳拖住了她的腰身,怀里是真切的温度,他才缓缓回过神,她回来了。

一百年了,她真的回来了。

“为什么连华丹都给了我,”轻殊埋在他颈窝里哭,“你不要命了……”

不必再问,一语了然。

扶渊几乎忘了如何笑,但此刻,他唇角缓缓漾出弧度,这是他百年来第一个笑。

被水浸湿的手掌拂过她的发丝,将她的脑袋轻微用力按住,声色沙哑,甚至有些哽咽:“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在池中相拥,仿若回到了化为人形初见时,他也在这里,湛金凤眸,一眼便望进了她的心里。

她哭了好久,他也没有说话,只是紧紧抱着她,此刻,无声胜有声。

过了好久,她才抬起头,发丝染上了湿意,眼睛也是湿的。

四目相对,近在咫尺,两人皆是未作多想吻了上去。

这百年来的思念,又岂是言语能道得清的。直到呼吸末了,他们才不舍分开。

轻殊静默凝视了他好一会儿,清瘦了不少,她吸了吸鼻子,心疼又生气地瞪他,“我师父,原来是个死脑筋。”

扶渊不以为然地一笑,轻柔摸着她的脸庞,一点一点仔细看着她。


cd1mn.dzhhyy.com  n2b.dzhhyy.com  xkq.dzhhyy.com  juq.dzhhyy.com  2ob41.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ncdajy.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