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他的神色虽然平淡,但眼神深处,却是有着一抹惊异之色掠过,显然,对于血灵子陨落在牧尘的手中,也是有点出乎他的意料。

“看来炎帝的眼光的确不错,这个牧尘,是有着进入上位地至尊战场的资格。”西天战皇淡笑一声,对着炎帝说道。

他毕竟也是坐镇一方的天至尊,虽说傲气十足,但也不是蛮不讲理之人,对于牧尘眼下所展现的实力,若他还是选择无视的话,那未免也是显得有些太小家子气了。

不过,他依旧还只是说牧尘只是有着进入上位地至尊战场的资格,显然,他还是并不认为牧尘有着与灵战子等人争夺那唯一名额的能力。

炎帝闻言,也是微微一笑,对于西天战皇话中的深意,他自然也是知晓,但却并未与之争辩,只是笑道:“那我们就来看看,他能否再给我们带来一些惊喜吧……”

西天战皇手掌抚摸着扶手,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那本皇倒是要拭目以待了,希望他能如炎帝所说,再给我们带来一点意外。”

汹涌的海泽之上,牧尘袖袍一挥,水晶浮屠塔消散而去,三道流光闪现而出,落在了牧尘的手中,赫然是三颗战印。

牧尘手摸着那三颗战印,脸庞上也是浮现了一抹笑容,看来这血灵子这段时间收获倒是不小呢,有了这三颗战印,他终于是能够从战皇宝库中将那“三灵战阵”给兑换到手了。

不过现在还不是兑换的时候。

牧尘收起三颗战印,然后那冷漠的目光便是转向了不远处,只见得那里的九龙弑仙阵已经是彻底的破碎开来,而此时,那鬼大师正面色青白交替的立于其中,瞧得牧尘视线投射而来,他顿时浑身都是泛起了阵阵寒意,眼中有着惧色浮现。

先前血灵子的陨落,实在是将他吓得不轻。

他怎么都没想到,以血灵子的实力以及手段,不仅未能打败牧尘,反而最后是彻底的栽了……

眼前这个牧尘,看似只是下位地至尊,但显然,他拥有的手段,相当的可怕。

“呵呵,牧尘小哥可真是龙凤之人,我也真是被猪油蒙了心,受了那血灵子诓骗,还望小哥大人有大量,不要计较!”想到牧尘先前抹杀血灵子时的狠辣,那鬼大师也是心头发寒,当即露出讨好的笑容。

从牧尘先前展现出来的战斗力来看,就算他也是一位灵阵宗师,恐怕依旧不会是前者的对手,既然如此的话,还是尽早认怂为好。

牧尘瞧得这鬼大师的低姿态,倒是似笑非笑的道:“这么容易就想将先前围攻我的事揭过去吗?”

鬼大师闻言,面庞顿时一抽,他的眼神挣扎了一下,最终苦笑了一声,道:“那不知道小哥想要如何?”

牧尘面无表情的伸出手来,道:“三颗战印。”

鬼大师面色微变,咬了咬牙,道:“小哥未免心太黑了点吧。”

他辛苦到现在,也就才堪堪拥有四颗战印而已,还想着凑足战印好在战皇宝库中换取一道宗师阵图,若是交出去三颗,岂非是这么久都做无用功了?

牧尘面色不动,但那盘踞在天空上的玄武战灵却是在此时俯视下来,锁定了鬼大师,磅礴战意,形成威压,层层叠叠的对着后者笼罩而去。

可怕的战威笼罩下来,那鬼大师身体也是微沉,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他瞧得牧尘那冰寒的眼神,便是知晓如果他不同意的话,恐怕那血灵子就是他的前车之鉴。

如果要硬战的话,凭他一人的力量,根本就不是牧尘的对手。

鬼大师的面庞阴晴不定,好半晌后,终于是颓丧了下来,袖袍一挥,三颗战印飞射而出,直奔牧尘而去。

打又打不过,逃也逃不了,那么他唯一的选择,就只能是妥协了。

“该死的血灵子,你死也就死了,竟然还要拖我倒霉,看我日后怎么收拾你们血神族!”心在滴血的鬼大师,在心中怒声咆哮。

面对着强势的牧尘,他不敢做什么,于是只能将这种怒意发泄到血神族身上去,而且,失去了血灵子保护的血神族,必然大势将去,在众多顶尖豪强眼中,只是肥羊罢了。

牧尘接过鬼大师这三颗战印,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此番大战,虽说暴露了伏魔卫这张底牌,但收获也是不小。

“滚吧。”


f6rih.dzhhyy.com  pqf6i.dzhhyy.com  nvh5.dzhhyy.com  525t0.dzhhyy.com  t5rj.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nejiah.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