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现在没东西吃、没衣服穿、和家人求助无门,可能还会慢慢老死。

——而且死前都还没给家里娶上媳妇。

想到这里,委屈的铃木小姐哇一声就哭了。

其实人受到刺激的时候,泪水只是一种发泄紧张的生理反应,园子一边嗷嗷的流眼泪,一边心灰意冷的寻思着自己咋样才能活下去。

结果越想越绝望。

她除了吃喝玩乐,会的其他现代技能(包括唱歌、跳舞、弹奏乐器和各种外国语言),在这个年头,都比不上会种地这一条实在。

所幸临掉进门前她,为了调料场的事情研究过一段时间的农业。

园子放任眼泪哗啦哗啦的流,捂着鼻子开始回忆:在那本《动植物百科全书》里,有什么东西是长在山林子里又能吃的呢?

可惜书她倒是真的背过了不少,但那毕竟是本科普向的百科全书,介绍红薯的时候,给的插图就是个完整的、没有任何泥土粘连、像是洗过一样干净的红薯。

这意味着:就算铃木园子真的站在一片野生的红薯地前,她也有很大可能根本分辨不出地底下长得是能吃的东西。

因为没有明确目标,也许她要刨三天的地,才能挖着一个可以吃的红薯……

想到这等地步,自然悲从中来,园子流眼泪的应激反应顿时变成了真哭,嚎上几声之后就开始打嗝。

除了冰凉的眼泪之外,她哭着哭着,还感觉到有温热的触感慢慢滑上脸颊,慢悠悠的,好像有人正在给她擦眼泪一样。

园子泪眼朦胧一抬头,使劲眨掉积蓄在眼眶里的泪水,发现小松尚隆正满身血污的蹲在她面前。

男人胸前的藤甲上还有一道断裂开刀印,胳膊上缠着粗布的地方正慢慢的渗着血。

满面风尘的小松尚隆带着疲惫的笑容蹲在她面前,用缠了绷带的手指抹掉新流下的眼泪,然后突然舒了口气,向前一倒,把她整个抱在了怀里。

“好啦,没事啦……”

声音还没落,人就已经晕倒了,死沉死沉的压的园子一个趔趄差点坐地上。

如果说刚才无助之下看到小松尚隆,她还有点感动,到他一晕倒,铃木小姐立刻就更想哭了。

小松尚隆临开战前把她弄上船送走是个什么意思,其实不难理解,无非是想安排她逃命罢了。

救命之恩,怎么的也得记住才行。

于是在她一个人活着就够费劲的情况下,身边还要多带着个身受重伤、保不齐还残疾的拖油瓶。

——这也就意味着:就算园子要花整整三天时间,才从地里刨出来一个红薯,她自己也只能吃一半了!

感受着身上沉甸甸的体重,铃木小姐悲伤的简直不能自已:要是按体重比例算的话,她很可能只能吃三分之一……

穿着一身布衣的延麒站在旁边的石头堆上,不耐烦的看了半天的热闹。

“喂!”

听到声音的园子突然打了个嗝,下意识去看声音传来的方向:“干啥呀?”

她打量了一下满头金毛的少年人,小心翼翼的换了个问题:“你谁呀?”

金毛少年暴躁的在树枝上跺了一脚:“……我还想问你呢!”

树枝看起来像是挺结实的样子,园子的眼神从他脚底下挪回他脸上,下意识就想说实话,复又想到现在是封建社会,要有警惕心才行,可是她刚想编故事,对上这小孩的眼睛时,居然有种说不出口的感觉。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nfdxva.dzhhyy.com

e1b.dzhhyy.com  ww53.dzhhyy.com  7wia.dzhhyy.com  38yi.dzhhyy.com  7u3k4.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