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叫我努力呢,说别给她机会看不起我。”叶小池复述了齐蓉蓉话里大概的意思,然后打开副驾驶那一侧的车门坐了上去,杨国伟打着方向盘离开了大饭店。

“其实她这人就是表面冷了点……”然后他瞧着叶小池说道:“你是该好好为自己打算下了。现在腿也好了,身体都正常,就是单薄点。不管是回学校复读还是学点技术,以你的能力都没什么问题。你可别急着赚钱去饭店端盘子什么的,白瞎了你这脑子。这趟把你送回去,我再搁家待几天就又得出门,你有什么事的话给我打电话吧。”

“现在有些事还不确定,以后定下来再说吧。倒是这一段没少麻烦你。”

“说什么呢?都是小事儿,其实跟你在一块说话也挺轻松的。想到一会儿要回家看见我家里那老头子,我脑袋都疼,我跟他凑一起就没好话。”

“怎么啦?跟你爸关系很僵?”

“是啊,十几年了,就没顺心过。其实我觉得哪怕我爸像你爸那样不爱说话不挑事都挺好的。可我爸不,我从小到大有点风吹草动,他一巴掌就烀上来,平时也是横挑鼻子竖挑眼的,就不知道好好说话。这还不算,他自己就是个大老粗,在工厂守着机床半辈子,却天天盼着我考大学。可是又不懂教育方法,老这么打我能不跟他对着干吗?你猜猜看,这几年我赚钱了,给他买这买那的,他咋说的?”

“是不是觉得挺欣慰的?觉得自己儿子虽然没上过大学,可赚得比大学毕业生多多了。”

听了叶小池的话,杨国伟几乎想呕血。或许别人家的老爹会这么说,可他家那个执着于让他考大学的倔老头的思维的确有异于常人,那脑回路也是不一般。

他差点脱口而出地说:pi,他才不会那么说。可想到听众是叶小池,便收回那粗鲁的词,说道:“我就猜你想不到,老头子说:小子,别以为你赚几个臭钱,就人五人六的,不管你混成啥样,都有一卡车一卡车的人比你强。凡事低调点知道不?”

他学着他爸说话的神态,叶小池都能想象得出来杨老头伸出手指对着杨国伟一顿训斥的模样。她不厚道地笑道:“这么多年,是委屈你了。”

“哎,何止是委屈,有时候都要气疯了。要不是我妈死活拦着,我早就离家出走了。我也知道他这人不坏,就是不会说话,一说话就气死人。我都打算好了,再过两年,我就自己弄一房,没事让我妈过来住一段。这样他也清静,我也清静。”

杨国伟说话间,嘉和小区已经在眼前了。因为天黑了,杨国伟便把叶小池送到了叶文君家门口。

听到敲门声,叶文君打开门,刚想嗔怪地跟叶小池抱怨她怎么回来这么晚,就看到了杨国伟。她难免就多想了点。毕竟这黑灯瞎火的,这同学能送叶小池回来,她总觉得这里边说不定有点什么意思。

“小池,这就是你那同学啊,这么晚了,还让你跑这一趟,快进来坐会。”叶文君马上摆出文君牌亲和的笑容,侧身让叶小池和杨国伟进来。

“不了,这次同学聚会是我叫叶小池去的,就得负责把她送回来,现在她安全到家了。我也得走了。”

叶文君还想把他留下来打探一下情况呢,可是叶小池已经说道:“杨国伟你先走吧,有什么事电话联系啊。'

“哎,你这孩子,怎么也不留他一下?”叶文君等叶小池进来,关上了门埋怨道。

“不用跟他太客套。”叶小池说着,把买的几本书放到桌上,要去洗漱一下。天气有点闷,身上的汗发不出去,要是不洗洗的话,总感觉有股汗味。

叶文君见她这样说,也是无法,只好跟在她后边问道:“那你吃饭了吗?饭菜还有,我给你热热吧。”她觉得那样的场合,叶小池不一定能吃几口。孩子到她这串门来了,她总得问一声才行。

“不用热,我吃饱了。现在挺晚了,再吃的话,一会儿该睡不着了。大姑你去歇着吧,一会儿我洗完了也睡觉。”

叶文君又问了一遍:“真不吃啊?那好吧。今天确实有点晚了,这个点吃可能会积食。不过你平时是该多吃点,你看你这太瘦了,像细麻杆似的。还是胖点好,胖点有福气,你胖点的话还有线条。”叶小池听了她的话,低头看了看自己,叶文君这是嫌自己身/材太平了吗?

郭佳颖一直跟在旁边听着,现在看叶小池的表情,帮她妈补上一刀:“姐,你没弄错我妈的意思,她就是说你是太平公主。她老人家说电视上谁谁谁身材是S形的好看,你太平了,哈哈……”

叶小池无奈地看着这母女俩,暂时不想跟她们说话了。也不说给她点时间改变,很多事不得一步一步来吗?

不过她忽然想起来一个事儿,叶文君家里四口人,除了郭佳亮出门游玩还没回来,她大姑爷平时这个点都回家了。他跟叶文君在一个单位做会计,平时也不怎么加班的。她回来好一会儿了,怎么没看到他人呢?

她便问了一问:“怎么没看着我大姑爷,他人呢?”

“单位好像有点事儿吧,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就说让我先回家,他晚点。”平时两口子经常一起下班回家,叶文君虽然胖点,可也只是微胖,她丈夫用自行车驮着回来还是驮得动的。而今天她是自己坐公交车回来的。

叶小池听了,便没再管这个事儿,不一会儿,洗澡间里便响起哗哗的水声。

左煜诚在跟叶小池分开的次日,便去了那个木匠作坊。现在那边的事还没走入正轨,他还得盯一段,所以几乎天天过去看看。看到罗向东,便把遇到叶小池的事跟他讲了讲,不过省略掉了叶小池遇到碰瓷那俩人的情况。毕竟这事儿已过去了。另外他也听说区里边最近会有个行动,专门针对花鸟市场周边这一年多来的一些乱象做一下整顿,到时候这种情况有可能会好转,便没再说出来让罗向东想东想西的担心。

罗向东原以为,外甥女知道他这边的电话号码,会很快给他打电话的。他感觉叶小池对古董是很感兴趣的,或许想过来看看。甚至计划好她来的时候他歇一天半天的,让她看看这边仓库里的家具,然后再带她到周边转转。还专门跟守仓库那个老吴打听了周边都有哪些饭店做的菜好吃。

可他左等右等的,两天了,还没等到叶小池的电话。他想着,这丫头是不是又把不搭理他了?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4i9q.dzhhyy.com  320.dzhhyy.com  lxsl.dzhhyy.com  7awtx.dzhhyy.com  a69.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