慌乱,害怕。

急症室受塌方影响患者众多,周桀压抑着呼吸,看着一个个担架上受伤的患者,血肉模糊,他的脚步一顿,头一次感到了害怕,如果关小南……

“周医生?你怎么在这儿?”

护士站的人看清他的神色,微讶。

周桀闭了闭眼,唇线紧抿着,出声问她,“刚才送进来塌方事故的伤者在哪儿?”

嗓音沙哑粗糙,似是在压抑着什么。

护士回神,手指朝走廊尽头的方向一指,“在那边的治疗室。”

周桀转身快步走去,有两间房间,他随意找了一间,准备推门时,身后的忽而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医生,麻烦轻点。”

他身子一顿。

关小南无奈看着自己的手臂,之前脚崴了,现在又是手骨折了,还真的是要全身都来一遍啊。

李佑智坐在一边,看着她的手臂,还是有些难以置信,刚才在现场的时候,关小南推开他的身体后,那一刻就在眨眼间一块巨石猛地砸到了他刚才所在的位置,不偏不倚正正好,地面都被砸出了巨大的坑,而他愣了半天,回神后,视线被巨石挡住,完全看不到关小南,以为她出了什么意外,眼泪唰的流了出来,一边哭一边起身喊着她的名字。

“别哭了,你南姐的手要疼死了!”

关小南微弱的声音响起,刘益达哭声猛地一止,连忙循声找她。

关小南推开刘益达后,重心不稳,也倒在了地上,但是手臂撑地时没怎么注意看,直接撑到了石头上,手臂内骨头的撕裂感瞬时袭来,她疼的脸都白了。

李益达发现她后连忙喊人,带她坐着救护车赶紧来了医院。

“南姐,你还有没有哪里疼,不舒服的?”

关小南摇了摇头,“没有,倒是你检查一下你自己吧。”

医生提她包扎好伤口,刘益达吸了吸鼻子,“南姐,如果你出了什么事,我可能真的会愧疚一辈子。”

关小南笑了一声,“别说你,我也会愧疚的。”

刘益达没听懂,“啊?为什么?”

关小南抬眸看了眼窗外,已经停下的雨,淡笑道:“我有话还没对周桀说。”

话音落下,门诊室的门被人推开,里头的人抬头看向来人。

李益达有些惊讶,想开口说话,但又看了眼相望的两人,闭上嘴,乖巧的跟着医生往外走。

周桀走到她面前,关小南注意到他身上还穿着手术服,皱了下眉,“诶,你怎么——”

男人伸手将她抱住,一直手臂环在她的腰间,另一只手扣在她的脑后,将她紧紧收进怀里。

声音戛然而止,关小南单手抬起,环住了他的腰。

他用的力气很大,箍着她生疼,但是他不管不顾,依旧将她紧紧抱着,把整个人都镶嵌进身体里似的,头颅低垂,埋进她的颈间,温热的鼻息熨贴着她的肌肤。

关小南感受到他贴着自己颈后的指尖,很冷,温度如冰块,有些抖。

忽而想起高中那年,昏暗光线内,坐在沙发内紧紧抱着她的少年,无助又孤寂的少年。

带着低沉声线对她说,“永远不分手。”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2fyf.dzhhyy.com  dg5f.dzhhyy.com  pj7.dzhhyy.com  c9b.dzhhyy.com  sxngq.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