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前木匠听闻他爹妈都死了,还以为这孩子没人管,哪晓得还有个干娘,既然有人惦记着,有些事就不能做得太过分。

虽然木匠还是不肯教手艺,虽然小毛儿还是得做许多活,但打骂毕竟少了,好像也有了些盼头。

日子在一天天变得好起来。容真真是这么想的。

她盘算着要好好读书,她盘算着有一天能光明正大的拿回爹的财产,并将那些心怀不轨的觊觎者赶走,她还盘算着她、妞子、小毛儿都要过上好日子,等有了钱,她一定要好好孝顺娘,让她坐在家里享清福……

她心里有那样多的想法,仿佛未来光明可期。

然而,命运无常,越是不走运的人,老天爷越要给她设下重重难关,好看人在红尘里摸爬滚打,而他在天上拍手大笑。

不然怎么会有天意弄人这个词?

一个人要受过怎样的苦楚,捱过怎样的艰辛,才懂得它有多沉重呢?

周太太——就是布店周老板的老婆,因丈夫爱偷瞧潘二娘母女,老为此火冒三丈,当然,她不敢生她男人的气,只好将火撒到无辜之人的头上。

她气得睡不着,自卑自怜于自己体形肥硕,不得丈夫欢心,又暗自嫉恨潘二娘母女容貌秀美,体态匀称。

哼!特别是那个小浪货,皮肉那样细嫩,年纪又那样轻,却已懂得“勾引”人,每每勾得她男人眼珠子都不晓得转了。

想到这儿,周太太心里呕得出两碗血来,她在床上辗转反侧,丈夫不在身边,他不愿与她睡在一起,自己另睡一间屋。

他嫌弃她!

周太太落下两滴泪,她从床上爬起来,呆呆的看着镜子里那张脸,腮帮子上垮着两坨肉,脸浮肿着,头发乱蓬蓬的,活似个乞丐婆子。

“哐当!”镜子被扫在地上,发出响亮的脆声。

周太太唬了一跳,竖起耳朵仔细听隔壁屋的动静。

片刻后,她舒了口气,好在她男人并没有被吵醒。

她捡起镜子,中间裂开一道大缝。

周太太低咒一声:“都怪那该死的骚蹄子。”

是啊,怎么能不怪她们呢?若不是她们勾引人,她怎么会半夜气得睡不着,若非半夜睡不着,她也不会打碎镜子。

对,都是她们的错。

周太太眼里满是怨毒的光,像要化作利剑,将谁刺死。

她想:若不是那该死的母女俩勾引人,我男人怎么会同我离心呢?

至于胖?丑?

哪个女人生了孩子不变胖?要是没人勾引,难道会因为胖了那么一点就不同自己老婆睡吗?

他为什么要同我分房?是不是已经与那贱人勾搭上了?

想到这儿,周太太心内像有一把火在烧,她再也坐不住了,蹑手蹑脚推开房门,去看她男人有没有在隔壁屋里老实睡着。

因为心里存着事,她一举一动像做贼似的,连门轴转动的“吱呀”声都吓得她心狂跳。

她鬼鬼祟祟扒在隔壁窗上,偷偷往里瞧,只见床上依稀黑乎乎的一坨,间或还冒出响亮的鼾声,她松了一口气,幸好人还在。

可这并不能使她完全放下心来,今天没有,往日有没有呢?就是往日没有,日后会不会有呢?


5edg.dzhhyy.com  ffk.dzhhyy.com  nwsyh.dzhhyy.com  k9tk.dzhhyy.com  hro8.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niykbq.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