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藤的腰顶在柜角,很痛,她想站起来,但是祁正跟座山似的重重压着她。

“张嘴闭嘴就是扯平扯平扯平,你这张嘴除了放这些屁还会不会干别的?”

他越说越粗俗,夏藤听不下去了,一把推在他身上,“你讲话能不能不要这么难听?”

“这就不爽了?我就借你件校服扯出来这么多破事,我找谁不爽?”

“祁檀打我,你开不开心?我妈死了,我爸是个疯子,你开不开心?想不想笑?”

夏藤扬起来想打他的手瞬间停在半空中。

祁正却像陷进自己的世界里,情绪越发激动,“你以为祁檀真的在乎张惠和姓韩的告的那些状?他不过是终于逮住一个可以名正言顺打我的机会罢了,那是老子的学校,你看他长眼了吗?把我当人了吗?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他骂我,骂我妈,说我恨他,放他妈的屁,明明是他巴不得我去死!”

夏藤不知道,这些天多少人问他到底出了什么事,他一个字都不想说。

可是看见她,他那些压着的怨气全上来了,他讨厌她那副置身事外的样子,逮住机会就跟他极力撇清关系,所有人不管真心还是假意,都愿意关心他两句,她呢?连句好话都懒得说。

祁正酒劲上头,神智早就飞的无影无踪,他生气,她也别想好过,他在外面喝得跟狗一样,她凭什么在家睡大觉?

夏藤“嘶”了一声,倒抽一丝冷气,祁正一口咬住她的肩膀,泄恨一般,用了极大的力。痛感瞬间袭遍全身,夏藤冒了一层汗,裙身紧紧黏住后背。

他妈的……

又来了。

她穿吊带裙不是方便他咬的。

夏藤想骂人,又不敢太大动作,生怕把这人惹急了吵醒楼下的沈蘩。

良久,祁正不咬了,整个人身子一垮,脸埋进她脖颈侧的窝里,可能是太生气了,他大喘着气,肩膀一抬一抬的。

房间没有开灯,只有深夜的风撩起窗帘,放了几丝冷白的月光进来,她只能看到他躬下去的背。

这是个脆弱的姿势。

他鼻息间的热气如数轰在她的皮肤上,然后,她感觉到了肩头的湿润。

冰凉冰凉的。

他哭了。

祁正这种人,怎么会哭?

他应该是断胳膊断腿都不会掉一滴眼泪的冷血动物,那么强硬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轻易在外人面前展示脆弱,更何况是在她面前。

但是,这件事确实发生了。

夏藤做了万千遍思想斗争,才决定把打他的手改成拍拍他的背以做安慰。

结果,耳边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

折腾了半天,他竟然就这么靠着她睡着了。

如果祁正第二天醒来,发现他发了一通酒疯,她还看见过他哭,她会不会被灭口?

夏藤摇了摇脑袋,被自己还有空想这些问题折服了,怕不是离得太近,她也被酒精传染了。

眼下的问题是,她要怎么处理他。


fs19n.dzhhyy.com  p91.dzhhyy.com  idnb.dzhhyy.com  pmu.dzhhyy.com  3d3.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oabwet.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