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晓明回头,看见巫夜曜站在街角,一盏孤灯在他的头顶,也不知在这里到底等了多长时间。

云晓明很意外:“你在这里等我?”

巫夜曜不置可否:“这里离你学校还有点远,你抱着个人不好走,要不我开车送你们回去吧?毕竟,她每天晚上都睡在你下面呢!”

云晓明还没说话,他怀里的吕鱼蹭得就跳了起来,窜的飞快,活像一直受惊的兔子。

“我好了,我可以自己走,我其实是睡他下铺,不是睡他下面!巫神你玩儿的高兴哈!”

吕鱼抓着自己的裙子光速跑了,剩下巫夜曜和云晓明两人,在昏黄的路灯下。

周围一个人都没有,秋风吹黄叶打着卷而下,一时静默无声。

巫夜曜有很多话想要说,很多问题想问。

比如你那个时候为什么不辞而别。

你和林白到底怎么回事儿。

你那同学为什么说你们要结婚了?

但重新评估过自己的恋爱商的巫夜曜,发现这些问题,最好一个都别问。

倒是云晓明首先开口:“你还有事儿吗?没事儿我就先走了。”

副执剑人自己肯定没戏,主动凑上去贞操堪忧。

巫神一点都不好玩儿,还是回家玩儿游戏吧!

巫夜曜点点头:“那我送你吧,外面不安全。”

“啊?哦,好!”

两人朝回走,却一路无话。

走到半路的时候,云晓明忽然想起来:“哎呀,我忘了件事儿。”

巫夜曜微微一笑:“是给你叔叔买礼物吗?”

云晓明意外的看着巫夜曜。

巫夜曜说:“刚刚有个叫吕鱼的,主动加我联系方式,告诉了你今天出来主要是给叔叔买礼物,还说让我饶了他。”

下铺的兄弟,你卖兄弟也卖的太快了吧!说好的要帮我打脸的呢?

“走吧,我也好久没见你叔叔,帮你一起去给他选个礼物,怎么样?”巫夜曜说。

云晓明点点头,虽然巫夜曜很危险,但他愿意帮着给叔叔选礼物,也算是有心了。

两人并肩走在大街上,开始随意的聊天。

深秋夜凉,云晓明提了提自己的风衣领子,巫夜曜就问:“冷吗?”

云晓明嗯了一声,巫夜曜迟疑了片刻,终于伸出手去,搂住了身边的人的肩膀。

“那这样会热乎一点。”

结实而有力的臂膀,带着体温将云晓明箍住。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ob93d.dzhhyy.com

spx4.dzhhyy.com  efn.dzhhyy.com  n8rtp.dzhhyy.com  o28fj.dzhhyy.com  c8n7w.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