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源纯忙着编故事,宅在旗木宅没出屋,所以这是她回村后,第一次见到小伙伴们。

对源纯来说,大家不过是半年没见而已,但对小伙伴们来说,她已经消失六年了。

六年,鸣人和佐助都能打酱油了;

六年,阿凯终于通过了上忍考试;

六年,阿斯玛还是没追上红。

源纯:“……帅哥,你们俩谁啊?”

“我是你的止水哥哥呀!”止水瞬身落在源纯面前,弯下腰笑眯眯地看着她,伸手掐了掐她的小脸蛋,“你怎么还是个小姑娘?”

源纯:“……”止水,你以前不敢这么放肆的,是谁给了你勇气?

卡卡西似乎看出了源纯的疑惑,解释道:“我走前他已经是暗部的大队长了。”脱离了根,变得活泼开朗是正常的。

源纯挑眉,心想之前团藏还死扣着止水不放人,说要培养他成为下一任根的首领,这才几年,水门就把人捞出来了?

“现在也是,”止水眨了眨眼睛,意味深长地说,“有传言说我们老大明年要退。”

源纯恍然大悟,哦,懂了,你内定了暗部部长呗。

“那你呢?”源纯捏着卡卡西的衣角拽了拽。

卡卡西抱着胳膊,放松地侧靠在树干上,“我不在暗部了,进了上忍班……你怎么忽然开始关心这个?”

“我一直都很关心你啊。”源纯随口道。

卡卡西的嘴唇动了动,没吱声。

止水眉头一皱,感觉哪里不对劲儿。

鼬终于从树上跳下来了,看起来打算加入谈话。

他走到源纯面前,居高临下地望着她。

啊啊啊就连鼬这个曾经的小豆丁都比我高了!中也呢!我迫切地需要中也来帮助我重拾信心!

(中也:别打电话了,隔着次元壁没信号,接不到,拜拜。)

源纯睁着一双死鱼眼,愤愤地从鼬的手里抢走丸子,她“啊呜”一口咬下一大块,泄愤似的用力嚼。

鼬缓缓笑了,他轻轻一拍源纯的肩膀,“欢迎回来。”

“……嗯,我回来啦。”源纯败在了鼬的笑容下——这太难得一见了——她三口两口吃掉丸子,跳起来给了鼬一个拥抱,坏心眼地把沾了油的手蹭在鼬的后背上。

然后源纯就被卡卡西黑着脸拎着领子拽开了。

卡卡西深吸一口气:“你——”

“你吃醋了吗?”源纯抢先一步问,“好吧,我下次会注意的。”

“不对,没有下次了。”源纯反应很快,自己先把漏洞堵上了,紧接着她小声嘀咕,“不过这也吃醋,那你要是知道我还有几十个情缘……”

卡卡西:“……”我已经听到了!

“等会儿,你们俩……”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oghru.dzhhyy.com

skf7c.dzhhyy.com  wqqi.dzhhyy.com  yccl.dzhhyy.com  375u.dzhhyy.com  f6ur6.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