瘦竹摇着手中的折扇:“对,没错。”

“那里的女厕所墙上也写满了诗!”裘露下意识看了看沙柳,因为这个厕所是离410最近的,所以两个人都习惯去那个厕所。

沙柳皱了皱眉,自己也见过那些下流诗,但沙柳并不觉得诗歌和钤印有什么关系,而且从心里觉得这几个诗人特别没用。

瘦竹却无所顾及地吟诵起来:“春水般无形,刀刃般锋利,广袤,晶莹……”

“女厕所也有同样的诗!”裘露打断了瘦竹,“难道是同一个人写的?”

瘦竹似乎是第一次认真思索正事儿,将手中的折扇一合:“难怪我觉得字体和风格都偏重于女性。”

“就算是同一个人写的,又能说明什么呢?有一个女的偷偷跑到男厕所去写诗?”沙柳觉得这种行为很恶心——但偏偏能满足瘦竹这种文化流氓的幻想。

“我觉得这事儿挺诡异的。”鑫淼的声音很小。

沙柳却不想在这种事上耽误时间:“咱们要找的是钤印。”

众人此时都聚在饭馆门口,有的在认真听,有的在思索,只有朱浩文靠在墙边低头打手机游戏。

柯寻帮提着菜篮子的五妹撩开了饭馆儿竹门帘:“都进去吧,边吃边说。”

小饭馆里有些闷热,五妹打算将折叠桌搬到院子里:“外头吃吧,凉快!”

“好主意!”柯寻进去帮五妹搬起了桌子,“我来我来!你们几个也别闲着,各搬各的凳子出来坐!浩文儿别玩儿了,搬凳子!”

朱浩文抬起眼睛,看了看柯寻,就进饭馆搬凳子去了。

裘露和鑫淼却还在纠结厕所里诗歌的事儿,并且非常不满刚才沙柳的轻蔑态度,鑫淼直接走到牧怿然身边:“牧哥,你不觉得写诗这件事很奇怪吗?这个人能去男女厕所,这人到底是男是女啊?而且他(她)就住在咱们四楼!”

牧怿然:“饭后我们就回去检查,如果确定是同一人的字体,我们就回各自房间找找有没有与此相同的字迹,说不定会有一些线索。”

沙柳看了看牧怿然,摘下眼镜用衣角擦了擦。

五妹打开了饭馆门前的灯,院子里亮起来,大家的话都不多,而且很多人都有些吃不下饭。——毕竟黑夜又要降临了。

“多少吃点儿,吃了饭才有劲儿。”李泰勇老人奉劝大家。

“老爷子您说的对,”柯寻夹了一筷子醋拌萝卜丝,爽脆地嚼着,“得保存体力才能有劲儿逃跑啊!”

众人听见这话,都有得有道理,这才埋头吃起来。

牧怿然望着柯寻那股自来熟的劲儿,忍不住多看了对方几眼——柯寻身上这种与生俱来的东西,比如这种市井式的亲切,在自己的生活环境中是十分罕见的。

李泰勇老人笑起来,心里格外喜欢柯寻这个孩子:“刚才你们上楼找东西,我跟老张下了几盘象棋。”

“老张?您是说门房大爷?”柯寻这才知道那大爷姓张。

“对,顺带着打听了打听这个宿舍的事儿。”李泰勇老人慢条斯理地说。

沙柳听了这话有些激动:“您打听到这座楼里发生的那些命案了?”

李泰勇老人笑着摇摇头:“聊天儿不能那么聊,得讲究个循序渐进。”

沙柳低头掰扯着手中的花卷儿:“那,您都打听着什么了?”

大家也都慢慢咀嚼着食物,认真听李泰勇老人说话。

“这座楼是老房子,80年代初就建起来了,属于厂里的资产,说白了就是厂办宿舍。”李泰勇老人虽然年纪大了,但说话慢悠悠的很清楚,“前两年厂子实行股份制,廖厂长占了股份的大头,和几个股东就商量着把春笋宿舍这块地皮卖了。”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ojcexz.dzhhyy.com

2mtt.dzhhyy.com  j2d7i.dzhhyy.com  y53j.dzhhyy.com  lsl.dzhhyy.com  9ro6i.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