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张美清的精心辅导,钱浅的演技水平自然进步的挺快,但是架不住她程度落后得太多,因此就算她再努力,也只是追平学校的平均水准,成绩远远算不上优秀。不过对于这个进度,张美清和钱浅自己都是满意的。

“不要急,”张美清这样告诉钱浅:“演技是需要时间好好打磨的。你现在只是学会了演员最基本的技能,离好演员的水平还远着呢!有些东西我能继续教给你,但更多的还需要你在实践中积累。”

钱浅一点都不急,她有了作为演员的最基础技能,至少能保证她在这个圈子里能找到工作了。离她的任务时间还远,她愿意花更多的时间来学习。

看到钱浅没有急吼吼的出去找打工机会,张美清更满意了。她觉得这孩子不仅努力,而且还踏实,能沉住气,是个好苗子。不过张美清已经辅导了钱浅将近两学期,倒是希望她能有些实践的机会,毕竟有许多东西还是需要在工作中一点一点感悟的。

本着这样的想法,张美清推荐钱浅去参加日常初选试镜。钱浅投了简历后不久,就收到了一个剧组的电话。大约是张美清打了招呼的关系,钱浅并没有受到什么为难,是导演亲自面试的她,之后就确定了一个镜头不少,但是台词很少的小角色。并没有遇到传说中的负责选角的副导演找茬敲诈为难之类的事。

张美清对钱浅拿到的角色显然很满意,她在钱浅出发前絮絮叨叨地嘱咐了很多注意事项,例如要讲礼貌、不要迟到、不可以随便坐凳子、不可以多话问不该问的问题、多看多听、好好观摩别人演戏、要注意安全懂得保护自己等等!她嘱咐钱浅谦虚谨慎不要轻视任何一个实践机会,要会察言观色懂得适时回报,但同时张美清也强调,不该妥协的不必妥协。

钱浅懂得张美清的苦心。她将这些教诲一一仔细记在心里。

这是钱浅的第一份工作,她自己也很重视。拍摄地点在另一个城市,她按照通知的时间早早到达指定地点,跟剧组大部队汇合,一起出发前往拍摄的城市。

实践经验果然重要!这是钱浅进组后最大的心得体会。跟她同一批进组小角色有十来个,其中一半都是她这样的电影学院或者戏剧学院的表演系学生。一群菜鸟水准都差不多,大概出来前都被老师嘱咐过,因此一个一个看起来都很乖,每天像安静的鹌鹑一般老老实实地等在角落听候导演差遣。

剧组很大,有两百多人,分工很细致,各种行当都有,流水线操作,流程化管理,钱浅这个没见识的菜鸟看得、叹为观止。

演员很多,争夺资源勾心斗角的事儿不少。不过这种事在他们这群新学生中倒是不太明显,大家相互之间客客气气,说话做事也都很谨慎。钱浅想也许因为大家都是头一回进组,有些抹不开面子吧……

钱浅的戏份不多,跟男女主角也没有对手戏,属于比较重要的龙套君,戏份比她还少的,就是随地雇来的群演了。她的戏份其实集中起来拍,一天就能完事儿,不过像她这样不受重视的小演员,当然没有什么选择余地,因为要优先照顾主要演员,钱浅这点戏份足足等了半个月才拍完。

不过钱浅倒是不介意,她愿意看别人拍戏。电视剧的拍摄其实很紧张,导演一般很少使用放大的近景拍摄,远景和中景居多,这样演员的动作设计就比面部表情要重要得多,而且钱浅发现,与她的想象不同,电视剧的导演似乎不太干涉演员的表演,至少她这个剧组是这样。

她这个剧组的男一号是个当红小鲜肉,连钱浅这个菜鸟都明显看出他的敷衍和不认真,但是导演似乎也没太计较,只要能看的过去就算了。这让钱浅挺吃惊的。她一直以为,剧组的导演会比张美清还严厉呢!

大概因为导演很不计较,所以钱浅的戏份拍摄也算顺利,ng不多,没挨导演的数落,当然啦,也没得到过太多指导。1946

第394章:影帝,我没有要当影后(6)

钱浅的戏份杀青的那一天,她拿着剧组发给她的五千块工资找到了负责选角的副导演,她将工资中的五分之一包成红包交给了副导演,又恭恭敬敬地说了一些客气话。

那位看起来精干正经的副导演嘴上虽然没说什么,但是钱浅能看出他眼神里透出来的赞许和满意。

“小姑娘,好好努力!”那位副导演主动留了钱浅的联系方式:“以后再有机会我会通知你。”

贿赂过副导演,钱浅和剧组的其他人打了招呼,一个人拉着行李箱踏上归途。她把剩下的四千块钱分成三份,一份留给自己,剩下的钱她都花掉了,在当地买了很多的特产,准备带回去给妈妈和老师。

“钱串子,你可真没节操,都学会贿赂了!”7788笑嘻嘻地揪着脸上的毛毛。

“前天晚上咱们不是看见五号女配进了副导演的房间吗?”钱浅的脸色一片阴霾:“我昨天看见跟我一起进组的一个学生也进他房间了,就是那个戏剧学院的女孩。”

“你做得对钱串子!”7788点点脑瓜:“能用钱解决最好!你没有金手指,想要在娱乐圈混出个样来,就只能遵守游戏规则。花钱总比赔上自己强多了。”

“其实我觉得副导演也是这么想的。”钱浅撇撇嘴:“我观察了好几天了,我认为比起找人陪睡,他更愿意要钱。他这个职位,有大把主动往上扑的女人。”

“没错啊!”7788打了个滚:“人类就是奇怪,对钱好像没够的样子。”

“切……”钱浅自嘲:“咱们对积分不是也一样执着嘛。谁也别说谁,半斤八两。”

钱浅回去之后先回了一趟家,在家里住了一天,将自己买回来的特产交给了妈妈。她这一辈子的妈妈的确脾气不太好,对于女儿选择的职业也不太满意,但是钱浅觉得,这个妈妈其实是个刀子嘴豆腐心,对女儿其实非常关心在意。

“人不大倒是学会乱花钱了!”钱浅的妈妈一边数落她,一边将女儿买来的特产很珍惜地收了起来。

钱浅回学校之前,她妈妈送她到门口,口气很凶的嘱咐:“自己记得小心一点,我就不该同意你上电影学院!你要是敢学那圈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做派,小心我打断你的腿!”

“妈妈,你放心吧!”钱浅脾气很好地笑着:“我们老师对我可好了,我老师是张美清你又不是不知道,辈分很高的老艺术家,她在娱乐圈地位多高啊,谁敢欺负我。”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qh84.dzhhyy.com  sgkk.dzhhyy.com  08i.dzhhyy.com  65kl8.dzhhyy.com  t6ao.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