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也不绝对,譬如仁宗皇帝麾下的皇城司枢密院就管不了,是皇帝自己管。但正因为这样,仁宗皇帝被那一时期的宰相们弄的头大,宰相们一言不合就说皇城司不像话,砍编制,一砍再砍,治权和编制越来越小。

最终到了赵佶这个没心没肺的皇帝手里,除了皇家联赛他什么都不关心,皇城司就等于是枢密院的部门了。

皇城分别由驻地警卫,贴身警卫,以及流动警卫三部分组成。三种警卫来自不同的部门,但都叫大内高手。

驻地警卫的使命是和驻地共存亡,譬如崇政殿警卫不跟人,岗位在崇政殿,谁在崇政殿他们就保护谁。贴身警卫反过来,贵人们去哪他们就去哪,没有驻地,理论上他们阵亡前不允许保护对象出事。

这两部分是皇城司的两大分部,内外勾当局。

流动警卫不跟人也不驻地,职责是机动巡逻,哪里有事支援哪里。或者不同的殿堂举行不同的大型会议时,他们也去增援执勤。这部分叫殿前班值。徐宁就是其中的一个小队长,都巡是巡逻都头的意思,相当于后世连长。而整个殿前班值编制是一个军(相当于团)。

考虑着,张子文知道这算个比较好的贴身保镖,但也没有马上表现出求贤若渴的模样,而是等着观察他的方方面面,因为张子文选人是有标准的。

“徐都巡到底为了何事为难?”张子文试着问。

徐宁像他夫人一样唉声叹息,“一言难尽啊,这事说起来复杂,小先生恐怕也理解不了。暂时便不说了,小兄弟热心肠却不知世事凶险。其实你不知道内幕也好,只需以读书人身份于此留作旁证,徐家便感激不尽。”

“感激不尽到底等于多少钱?老听闻这词,却没谁给我量化一下。”张子文神色古怪了起来。

徐家夫妇大皱眉头,这货的面目终于露出来了。

但无法多说,这时外面来了一群人。当先一个身着高端华丽的制式盔甲,看得出来军职不低,禁军中一般只有统制(团长)以上武官才配发这样的盔甲。

第18章 杨大帅

“卑职徐宁,参见杨殿帅。”

徐宁赶紧带着夫人对那个高级军官见礼。

高级军官先把目光在徐家夫人身上扫了扫,才微微点头:“徐都巡莫要乱说话。本将距离殿帅还早,暂位居殿前司都虞侯,仅仅因上司空缺,暂时代理殿帅而已。”

殿前司就是禁军三大司令部之一,掌握大宋规格最高的捧日和天武两军。都虞侯大抵相当于殿前司“参谋长”,在殿前司都指挥使和副都指挥使空缺时,暂代殿前司事宜。

徐宁忙又道,“大帅乃杨门忠烈之后,有家族资历,又足够勇武,殿帅一职迟早是囊中之物。”

“好吧……承你贵言。”

到此杨将军也爽朗的笑了起来,又在徐家夫人身上扫描了几眼,才又道:“都是禁军一脉,你家夫人四处托人找关系,最终找到了本帅这里送礼,一定是遇到难题了吧,行,既是本帅今日答应来吃你们的酒,你便说来听听。”

徐宁还是显得有些为难,寻思着从何开口。

杨将军又道,“是不是觉得都巡差事苦,想要挪动升迁?若是这事恐怕有些为难,除非你调离殿前班值,否则关于这块业务没人敢去乱碰,这是枢密院亲自抓的要务,出了任何问题谁都担待不起。”

徐宁急忙抱拳道:“倒也不是这事,卑职有多少才干自己清楚,担不起高职,只求不辱没家门,拿份军俸平平安安过日子就行。”

杨将军容色稍缓,“既如此,这汴京之内就无难事,说来吧。”

这次是徐家夫人道,“家夫不善于说话,由妾身代劳。此番寻找大帅求助,是听闻大帅急公好义,人脉广阔。”

“哈哈哈——”

杨将军得意非凡,不停的发笑发起。

徐家夫人又接着道,“只因家夫有一套视如性命的家传之宝甲,却不知怎的消息走漏,就此被人盯上。起初有人来家里偷盗,还发生了打斗。那次打退贼人后,家夫还抓获了其中一人,但限于一些原因没能把他送官查办。自那之后他们得寸进尺,采用威逼勒索手段持续骚扰,这眼看着就要明抢了。”

杨将军先楞了楞,才问:“既已抓获贼人,却没送官查办,难道是因为不想把家传宝甲的消息泄露出去?”

徐宁为难的样子点头,“大帅明鉴,这原因固然有,但最主要的,那人自小就是咱们东九巷这边的泼皮无赖岳老三,十分难缠。卑职知道官府也拿他们没办法,顶多打一顿杀威棒警告了事,那相反会把仇怨结深。于是只得放了,谁知道他们却越来越肆无忌惮……”


blun.dzhhyy.com  7ce.dzhhyy.com  olrd.dzhhyy.com  j7m8g.dzhhyy.com  3eig.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pasvlz.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