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浮屠诀运转,让云澈的伤势以惊人的度愈合着。听着蓝雪若的话,他摇了摇头,道:“这只是我看那个凌杰心性稚嫩,所以临时起意而已,虽然他答应了下来,但根本没有什么约束力可言的。只是期望以后能因他而在某些方面有些方便而已,毕竟,他可是天剑山庄的庄主之子。”

“对了,凌云他们来送的请帖莫非是?”

蓝雪若把那张请帖拿了出来:“父皇预测的没错,是下一届苍风排位战的邀请函。每一届的邀请函,都是提前半年出,以让参加苍风排位战的势力有足够的时间做准备。”

“就是说,距离下一届苍风排位战,还有半年的时间?”云澈惊讶道。

“嗯。”蓝雪若点头:“的确只剩下半年了。不过云师弟,你并不用着急,因为你并不需要参加下一届的排位战,而是参加下下一届。”

“下下一届?为什么?”云澈眉头一动。而他想起凌云临走前,说的那句“相信三年之后,贵皇室必能因云兄弟大放异彩”三年之后?难道凌云所指,也是下下届的苍风排位战?

蓝雪若解释道:“苍风排位战三年一届,顾名思义,这是决定苍风帝国势力排行的比赛。但参加比赛的并不是每个势力的最强者,因为无论是哪个势力,尤其是那些庞大势力,都绝不可能把自己的底牌暴露人前,所以最强者的比拼,根本不现实,而是以年轻一辈的比赛决定排位。因为年轻一辈所能达到的高度,足以彰显出这个势力的底蕴和综合实力,以之排位,基本算得上是最公平的。”

“每一届的苍风排位战,受邀势力大概在五百个左右,每个势力最多可遣派三名年轻弟子参加,以弟子所获得的最高排位来决定势力排位。参赛弟子的年龄,限定在十六岁到二十岁,低于十六岁和高于二十岁都不得参加,战前都有骨龄测试,这一点无法作弊。所以,为了保证战力的最大化,一般参赛的弟子年龄都集中在二十、十九、十八岁,低于十八岁的很少。云师弟才刚满十七岁,又低,根本不适合参加下一届苍风排位战。而到下下一届,云师弟满二十岁,又有三年的积累,是参加排位战的最佳时机。”

“原来如此。”云澈缓缓点了点头,沉默一会儿后,忽然问道:“师姐,上一届苍风排位战的第一名,他当时的玄力等级是多高?”

蓝雪若不需思索,直接说道:“上一届苍风排位战的第一名,就是你刚刚才见到的凌云。”

“是他?”云澈低喃一声。

“云师弟,你觉得凌云这个人如何?”蓝雪若问道。

云澈想了一想,缓缓说道:“凌杰天赋惊人,堪称妖孽,但我至少还有敢和他对三剑的胆量,但凌云,他给我的感觉唯有深不可测。就连他的性情也干净无垢,让人无法生出恶感,整个人可以说毫无破绽。”

“你的评价,和我父皇的评价很相近。”蓝雪若感叹着道:“父皇当年第一次见凌云,就给了毫无破绽的评价。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即将到来的苍风排位战,他依旧会参加。”

“哦。”云澈应声,随之眉角一动,惊讶道:“你说这一届他还会参加?就是说,他现在的年龄,还不到二十岁?那么上一届,他的年龄难道才”

“没有错。他夺得上一届苍风排位战第一名时,年纪只有十七岁,”蓝雪若说道:“他当时的玄力修为为灵玄境九级。”

十七岁的灵玄境九级云澈微吸了一口冷气。

“十七岁的灵玄境九级固然极其惊人,但凌云的实力却远远不及灵玄九级这个层面。决赛时,他的对手是冰云仙宫的第一弟子沐凌雪,当时沐凌雪年满二十岁,玄力高至灵玄境十级巅峰,距离地玄境也不过半步之遥,是当时所有参战弟子中等级最高者。但与凌云之手她只在凌云手下走过了七剑还是在凌云未尽全力的状态下。”

“三年过去,凌云的玄力更是不知道到了一个多么惊人的高度。二十岁之下,他是整个苍风帝国当之无愧的第一人,这一点谁都不会否认。在苍风排位战中,各大宗门为了排名激烈竞争,尤其冰云仙宫、萧宗、焚天门,他们都为了排至第二位而争的你死我活,却从未想过有一天取代天剑山庄第一的位置。因为天剑山庄的第一位置,是从来不可撼动的,就如所有宗门之中,根本没有年轻弟子可以是凌云的对手。”

第165章 反杀!

世界很大,接触越多的人,走过越多的地方,越是会感觉到自己的渺小。从流云城到新月城,再到苍风皇城,再到天剑山庄,天才的概念在云澈的认知中一次次被重新定义。今天,在毫无准备之下,他更是接触了苍风帝国年轻一代真正的第一人,温文尔雅,毫无锋芒,毫无破绽。

如果这样的一个人成为敌人,无疑要比那些飞扬跋扈、狂傲不驯的人可怕的多。

云澈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在皇宫中疗好伤势,离开皇宫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蓝雪若因苍万壑中可怕蛊毒的事心事重重,云澈并没有让他相送,独自一人出了皇宫,向苍风玄府的方向走去。

夜幕之下,皇城街道上已没有太多行人,云澈在凌杰那一剑之下受到的内伤相当不轻,纵然有大道浮屠诀在,也不是一个下午就能痊愈的。所以他没有施展玄力,走的并不快,走到一半距离时,忽然调转方向,不紧不慢的走向东方。

一直走到一处周围大片区域都没有人迹的空旷草地时,云澈才停了下来,看着前方淡淡的说道:“出来吧。”

他说完之后,周围一片寂静。过了好一会儿,他的背后才响起一声冷哼,随之,传来一个不再掩饰的脚步声。

云澈转过身来,看到了一个全身黑衣的青年人。这个人身材不高,看上去二十岁上下,一双眼睛里满是阴霾,看向云澈的目光低沉的如同再看一个死人。

他身上释放的玄力气息很是浓厚,要远远过云澈甚至,要过真玄九级的慕容逸!

云澈双手抱胸,脸上毫无惧色,冷笑着道:“还有一个呢?也出来吧。怎么,跟在我屁股后面吃了一路灰尘,到了这里,反而连出来的胆量都没有了?”

“哈哈哈哈!”云澈的声音刚落,一声狂笑声便响了起来,随之,一个白衣青年从一颗粗树之后缓步走出,正是封白衣。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k63q7.dzhhyy.com  yl8u0.dzhhyy.com  25j8.dzhhyy.com  hnt.dzhhyy.com  moaq.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