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抱歉。”魏西辰从沙发上站起来,不好意思地看着王老,“告辞了前辈。”

“哎,你等一下。”王老朝门外看了一眼,见百里已经进电梯了,这才贼兮兮地又从衣服里掏出了一本书。

“我看世侄不太满意刚才那本功法,没关系,我这里还有一本。”王老把这本相对来说崭新一些的功法递给魏西辰,“这本你看看,不比刚才那本差。”

“多谢前辈。”魏西辰点了点头,低头一看。

《双修大法》!

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感觉上却比之前那本《双修之法》要更牛逼一些。

魏总慎重地收好,然后再次看向王老,感激地行了一礼,“多谢前辈!”

百里怒气冲冲地下了楼,上了车,然后“砰”地关上车门,把昏昏欲睡的司机吓了一跳。

没多久,魏西辰也从楼道口走了出来,表情看上去非常平静,但微微鼓起的西服外套,却显然是藏了什么。

百里挑了挑眉,似有所感。

“你在上面干什么来着?”等个人一上车,百里便冷笑着问。

“没什么,请教一下前辈修炼上的问题。”魏西辰风平浪静地说。

“修炼上的问题?那你为什么不问我?”百里蹙眉瞪着他,“我才是你的师父!”

“是我的错,下次一定问你。”魏西辰笑了一下,然后伸出手臂揽住了百里的肩膀,“毕竟师父才是我最亲近的人。”

虽然这句话没什么毛病,但听在百里耳朵里却不由得红了脸。

这个不孝的徒弟,胆子真的是大了,连师父的肩膀都敢搂?

然而魏总不仅搂了,而且搂得心安理得,甚至恶劣地对百里咧嘴笑了笑。

“你是不是觉得我拿你没办法?”百里冷冷地一笑,然后反手一拧,一下子把人给压在了后座上。

“嘶!”被反剪了手臂的魏总倒吸了一口气。

这孩子下手是真的狠,没轻没重的,他觉得自己的胳膊都要被拧掉了。

“我错了。”魏西辰道起谦来倒是十分顺溜,但百里怎么听都觉着不对。

“不对,你肯定是在忽悠我,你心里根本不是这么想的!”百里又用力压了压。

“我保证没有!”魏西辰被他压得骨头都要碎了,呲牙咧嘴道,“我只是表示一下对师父的亲近!”

“亲近你大爷!”百里朝着他的脑袋呼了一巴掌,“老子要你亲近?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那些龌龊的心思。”

“龌龊?”魏西辰却突然变了脸,语气也带上了些许怒气,“在你眼里,我的喜爱之情,是龌龊?”

“我……”百里被他的话噎了一下,突然间有些后悔了。

喜欢上一个人,当然不是龌龊的,爱情本是美好的东西,怎么能被他这样形容……

百里暗恨自己一时口快,就算要拒绝徒弟,也不能如此胡言乱语啊。

两人在汽车后座僵持着,坐在前面的司机不由得把空调的温度调低了一些,只希望这两个人能冷静一下,这年头当个司机也是难啊。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百里不由得松了手,然后才意识到自己竟然又不知不觉骑到徒弟身上来了。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pbikza.dzhhyy.com

ikkg.dzhhyy.com  c1l9.dzhhyy.com  kinxv.dzhhyy.com  95qh.dzhhyy.com  olwoq.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