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傅侑珩也不在家,她便重新给自己做了单人份的早餐。

可颜言没想到,一连几天,这家伙都和消失了一样。

直到第三天,她没忍住打了个电话给段瑞,段瑞才告诉她,傅侑珩是临时有事要办。

“大概过几天就回去了。”段瑞在电话里安慰颜言,只是声音有些有气无力。

“过几天是几天啊……”颜言低落道,“也不跟我说一下。”

“……可能是太忙忘了……”

“你和他在一起吗?”颜言又问。

“嗯。”段瑞气息奄奄,根本不想说话。

正要继续说下去,颜言忽然听见段瑞那边有人喊他“段总报表出来了!”,便知道段瑞此时应该也很忙,急忙告别挂了电话。

再一看手机,通话期间有个未接来电,是没见过的号码,颜言回拨回去,那边很快就接了。

“颜言,这已经三天了,让你办的事情办好没有。”梁倩的声音从那边传来。

颜言没好气道:“你的定金呢?拿不到就让我办事,阿姨,你这么天真的吗?”

“今天就会到你账上!”梁倩听她提起定金两个字就气不打一处来,就算她的身份,动用一千万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这一千万划出去,她还被丈夫和儿子盘问了好几道,好不容易才糊弄过去。

“很好,”颜言答道,“到了帐我就给你办。”

“你最好记得!”梁倩威胁道,“要是拿了钱不办事,有你好果子吃。”

“行,您等着。”颜言用最和蔼的语气,说着特欠揍的话。

梁倩果不其然又被她气到了,狠狠挂了电话,挥手就把手机砸了。

颜言挂了电话,心情却有些惴惴。

刚才这一通电话让颜言突然回想起前几天,和梁倩在门口说话的情形了。

她突然生出一个念头:难道,傅侑珩听到了自己和梁倩的话?

可是,颜言分明记得,自己发现傅侑珩的房门被反锁后,她还去玄关看了看鞋柜,他的鞋的确不在……

而且段瑞也说了,这几天他有些忙。

应该不会这么巧吧。

颜言试图安慰自己,却一直静不下心来。

下午时候,银行经理打了电话给颜言,让她去银行办理大额转账。

颜言出门时候一直心不在焉,到了银行整个人都魂飞天外,导致银行业务经理一直十分警觉地询问颜言各种问题,生怕她是精神状态不太对劲,而这笔资金也是问题资金。

收到梁倩的转款后,颜言又办了一张空卡,把这一千万全部转了进去。

她早已想好,等傅侑珩回来,就把这一千万交给他。

重新创业初期一定需要大量资金,所谓羊毛出在羊身上,梁倩的羊毛不薅白不好薅。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pgucny.dzhhyy.com

sy1fb.dzhhyy.com  eh82q.dzhhyy.com  1fv8o.dzhhyy.com  npa0.dzhhyy.com  yf0e.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