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两个孩子大受打击,惶惶不安的模样,苏夫人不忍的安抚道“你们别担心,你们同苏离不一样,你们父亲在你们身上还是放了慈父之心的,虽然他重权欲,但对你们还是极好的。”

“以后你们还是得将他当成最尊敬的人去亲近,知道吗?”

苏夫人最后一声,提高了声音,将苏卿卿跟苏志从恍惚中震醒。

“苏离也不过是秋后的蚱蜢,蹦跶不了多久了,等过了十六岁生辰,等待她的只有唯一一种结果。“

”所以,她就是任性,也没多久的,你们暂且先忍着,别让你父亲跟大哥生了芥蒂。”

苏卿卿跟苏志唏嘘的点点头,之前的那股子郁气愤恨瞬间荡然无存。

谁会跟一个将死之人计较呢。

半躺在床塌的苏离,一缕青烟萦绕在她的身侧,然后从她的鼻孔内被缓缓的吸入。

功法行了几个周天后,这才睁开了眼。

苏离的眼一睁,整个房间如水波一样荡漾了几下,恢复平静。

这时她才起身。

之前,房间内被她使了障眼法,外面的人“看”到的只会是平躺在床上休眠的人,而不是半躺着修炼功法的人。

在她起身一动,立马察觉到门外几道呼吸声。

早在看到苏遥送过来的几个丫头时,苏离就知道这几个除了规矩好外,还有身形轻盈,显然是粗通武功之人。

虽然不至于身法有多高明,但应付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小姐,还是绰绰有余。

苏遥这位亲大哥,对她还真是“上心”啊。

苏离覆盖在苏夫人身上的那丝精神力,自然也将几人之人交谈一一传输了过来。

“呵”苏离轻勾嘴角,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嗤声。

她之前倒是是猜错了,原来黑漆漆的中药中,添加的东西并不是苏夫人所为啊。

整座苏府对她还真是恶意满满。

之后,苏离又出门了几次,不过她所谓的出门也不过是在府里的小花园里走动走动。

一旦她走的时间稍长,便会有人提醒她别太累了,还是回家躺着好。

中间,苏离还遇见过苏卿卿几次,每次她都一副自己命不久矣,我不跟你计较的模样。

苏离“”能不能不要表现的这么明显,生怕别人看不出其中的异常之处嘛。

或者,苏卿卿的目的正是想要引得苏离去探究,去发现?

什么比让自己讨厌的人发现,所有自己爱的亲人,其实都只想让她死,这样的真相来的痛苦呢。

在每日加料的汤药不断的情况下,苏离也迎来了自己十六岁生辰。

早在几天前,老太太就拨了银两,请了戏班子,势必要给大孙女办一个热热闹闹的席面。

苏老爷,苏夫人,跟苏大哥也都有所表示,特意让人来问苏离想要什么生辰礼物。

苏离一点都不客气的报了大堆的礼物名称。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92f8.dzhhyy.com  mxbcj.dzhhyy.com  5pft.dzhhyy.com  ocl0b.dzhhyy.com  rfnn.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