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出事,对于崔家来说,便又是重重的一击啊。”崔知温说道:“这回跟上次不一样,上次是朝堂争锋,陛下只是做了个裁断,而这次,是陛下亲自办事了啊,难,难,难。”

崔知温摇着头,一连着说了三个难字,让崔孝益的脸色,霎时间就有些发白了。

“那,伯父可有什么好办法?”崔孝益问道。

“有倒是有,只是,苦了你啊。”崔知温说道:“不过,你为咱们崔家做的事,伯父是不会忘记的,会一直记在心里,你爹他在外地做官,伯父也会在朝中多关照他,还有你的两个兄弟.......”

“不,伯父,不,不能这样。”崔孝益自然听出了崔知温话中的意思。

这是要让让自己去死啊。

怎么能这样?

他不想死。

“唉~”崔知温叹息一声:“这谁儿,总得用人命,才能平了,除了你,也就没有别人了,放心去吧。”崔知温从床榻上站了起来。

崔孝益伸手抓住了崔知温的衣摆。

“不,伯父,求求你,我不想死,大夫说我半年之后就能大好,我还有用,求求你,不要让我去死,伯父,我是你侄儿啊。”崔孝益涕泪具下的说道。

他是真的怕了,虽然嘴上说着可以为崔家做事,但是真的要去死,谁能不怕?

现在的崔孝益,可还没有那个思想觉悟。

崔知温站在床前,伸手拽着自己的衣摆,硬生生的将其从崔孝益的手上扯了出来,崔孝益用一双手,往床边爬着,嘴中依旧恳求着崔知温。

“伯父,你一定还有办法的,咱们是清河崔家,就算是陛下,也奈何不得我们。”崔孝益说道。

“糊涂!你以为现在的大唐还是以前的大唐吗?”崔知温说道:“看不清楚形势,看不清楚形势啊。”

说着,崔知温离开了房间。

崔孝益连滚带爬的想要追崔知温,奈何一双腿是残废,怎么可能追得上,只能趴在房间里的地上,痛哭流涕。

崔知温走到房间门口,对着门口的两个心腹使了个眼色。

两人点头,闪身进了房间。

紧接着,房间之中传来了崔孝益的叫喊求饶的声音,那声音,撕心裂肺,听的崔知温都有些不忍心了,只能抬头看天,而后闭上了眼睛,仿佛这样就能够摒弃掉耳边的声音一样。

屋子里的动静,由大到小,再到无声无息。

屋子里的两个人出来了。

“老爷,妥了。”

崔知温点了点头:“嗯,去准备一口厚棺,去吧。”

“你,通知下去,就说.......孝益知道了书院对他的处分之后,自觉受辱,羞愧不堪之下,自尽了,另外,写信给他爹,让他爹回长安。”崔知温对另外一个人交代着要办的事儿。

在崔知温的吩咐下,崔家很快就准备好了灵堂,崔孝益的遗体,也被放进了棺材之中。

如今,外头一点儿动静都没有,但是崔孝益却是因为书院的一纸裁决而自尽,长安城里的百姓,也都纷纷议论了起来。

崔知温这一手,却是又将书院给推到风口浪尖之上了。

皇宫之中,三省的朝臣们接到了李承乾的旨意之后,几位宰相赶紧聚在一起商议,商议之后,几人带来到了宣政殿。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phwdui.dzhhyy.com

40b.dzhhyy.com  e9k.dzhhyy.com  adh.dzhhyy.com  2urs.dzhhyy.com  nfw.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