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怕了……这样的怪物,又有谁会不怕?”另一个星神长老道,这一击之下,云澈十死无生,他心中亦是如释重负:“好在此子年轻气盛,为了所谓情重,竟明知送死还要前来……否则,若是他足够成熟隐忍,将来……呼……”

两个星神长老说着,同时看了星神帝一眼,心中一阵庆幸。

太可怕了……一级神王暴走轰杀五百神君……而且才不到三十岁啊……实在太可怕了……

世界归于安静,但众星卫依旧是头皮发麻,灌满胸腔的凉气久久无法散去。星冥子扫了周围一眼,向星神帝拜下:“吾王,老朽错估此子实力,未能及时出手,让五百星卫白白送死,此罪……老朽难辞其咎。”

星神帝脸色一阵变幻,显然依旧心神难定,他哪管什么罪不罪,沉声道:“马上将云澈毁尸,一根头发都不许留下!”

一个半甲子的小辈,居然让星神帝忌惮到死都难以安心,这种事从未有过,以后也断然不可能有。星冥子立刻俯首:“是!”

他话音刚落,一声轻微的响动遥遥传来——赫然,来到那片掩埋云澈的星辰碎石。

虽只是一声很轻微的响动,却是几乎让所有人瞬间侧目,而下一个瞬间,星辰石忽然猛烈炸开,伴随着一股弥天的煞气与血气。

“什……”星冥子如被一箭穿身,猛地站起。在他释放到最大的瞳孔之中,本该横死,绝无可能还活着的云澈竟缓缓的站起,他全身都在滴血,剑身也已完全被鲜血淋染,但,那股迎面扑来,混着浓烈血腥气味的气息竟丝毫没有减弱……

不,是比刚才还要可怕!

尤其他的一双眼睛,他从没有见过如此可怕的瞳光。

“你……”星冥子站在那里,大脑出现了近半息的懵然,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竟然没死?”

“那可是三十七长老近乎全力的一击!”

“这……这这……这……这怎么……可能……”

这一幕带来的惊骇,无异于传说中的鬼神临世。星冥子惊惧与极怒下的一击有多强横,所有人都看的一清二楚,但云澈竟然还活着……怎么可能还活着!?

不但活着,而且气息似乎愈加恐怖。

在所有人惊悚的目光中,云澈拖着血淋淋的劫天剑,缓缓向前……嗒,这一步,像是踩在所有人的心脏上,让他们身体都跟着骤缩,而下一瞬,云澈一声嘶哑的吼叫,如疯癫的恶鬼扑向了星冥子,凤凰炎与金乌炎在他的身上重新融合,绯红火光混着血色玄光,众星卫目光触及,瞳孔如被针扎,全身更是冰寒刺骨。

一个出身下界,师承中位星卫,年龄不到半甲子的小辈,攻向一个拥有主宰之力的真正神主,何其荒谬、滑稽、可笑的一幕,但在场没有一个人笑的出来。

星冥子眉头大皱,脸色沉下,双手星芒闪耀,直抓向当空轰至的劫天剑,但当剑威绯炎临身之时,他的瞳眸却蓦地一缩。

一声闷响,两人脚下的玄石疯狂炸裂,爆开的炎光与星芒将周围千丈空间毁得千创百孔,星冥子双手抓在了劫天剑上,本欲将劫天剑直接夺过的他却犹如抓在了炼狱烙印之上,那痛苦到根本不符常理的烧灼感一瞬间刺穿了他全身所有的神经。

身为傲世神主的他竟是脱口一声怪叫,慌忙撤手,而他身体本能的退却让云澈的力量猛压而上,生生粉碎了星冥子的星辰之力,绝望剑威直中星冥子的胸口。

星冥子上身后仰,然后猛地倒翻了出去,脚下沾地时剧烈摇晃,险些栽倒。

“三……三十七长老!?”

众星卫全部傻在那里,众星神长老亦是根本顾不得仪式,一大半惊身而起。

星神界三十七长老,一个世人眼中至高无上的“神明”,竟被云澈……一剑逼退!

星冥子双目圆瞪,发须倒竖,直迎云澈的一剑,竟是自己被逼退,他心中的惊怒十倍于前,更爆发出今生最大的屈辱……惊骇、极怒、屈辱之下,他的大脑甚至出现了轻微的眩晕感,而更清晰的,是他双手传来的锥魂之痛。

两只手掌的掌心都印着一道不断深的红痕,以神主之意志,哪怕手掌被切下,也会面不改色,但这两道本该是微不足道的灼痕,却像有亿万把淬毒的铁钩在他的身体与灵魂中撕扯扎刺,让他的两只手臂都在痛苦中不停的抽搐。

“小儿,你…竟…敢……”

星冥子全身发抖,但他狠话还没说完,云澈已是骤扑而至,噩梦般的绯炎燃着天狼剑威,凶狠的砸向星冥子的头颅。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phyofe.dzhhyy.com

tvwl.dzhhyy.com  aipn.dzhhyy.com  h56.dzhhyy.com  8uy.dzhhyy.com  3805l.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