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傍晚,田间地里的庄户都忙活完了,扛着农具往家走,路过告示栏,发现上面贴了新的告示,纷纷驻足观看,以往官府贴告示他们不是没看过,但是这回的告示似乎有些不一样,看看左下方的落款,东山侯玄世璟,婴孩拳头般大的印信盖在上面。

当中有识字的人将告示上的内容念了出来,在一群庄户之中引起了一阵波澜。

“庄子上盖的学堂过几天就要招学生了?这么快?”

“是啊,这年前才开始盖学堂,这一开春就要招学生,难怪年前那么紧赶慢赶。”

“春天是个好日子啊,连咱们种地的都知道,春耕秋收,更何况是读书这种事儿,这上面写着招收八到十三岁的孩子,大牛,你家老二老三年纪不就正好吗?怎么样,要不要让孩子去读书啊?”

那个叫大牛的汉子憨气的笑了笑:“读书啊,得花不少钱吧。”

“蠢材!”里正魏叔一巴掌呼在了大牛的后脑勺上:“现在庄子上谁家还吃不上饭?还缺钱花?吃不上饭的,老头子我家里有馍,饿不着他,孩子读书是大事儿,你们这些当爹的当爷爷的泥地里打滚混了一辈子,现在孩子有个机会能够读书出头,家里就那么差那几个钱?”

魏叔的话也没毛病,如今东山县庄子上的庄户只要是个手脚勤快的,都不缺口饭吃,也不缺衣服穿,虽然赚的多,但是有的家里也架不住一年一个娃这么生下来,所以虽说不缺衣少食,但是花钱过日子还是紧凑些,而且,庄户门的意识搁在哪儿,宽阔不了,有钱就要赶紧存着,万一以后没钱呢?

家有余粮,心中不慌,大约就是这么一个心态吧。

魏叔好心肠,那意思也不是让大牛倾家荡产的去供应两个孩子上学,之要能供出一个,成了材,那就是光宗耀祖的事儿。

想想,读书啊,以往能读书的,哪个不是高门儿女,富家子弟?读了书,将来可就有出息了,不读书?除了在这地头厮混,种庄稼,还能做什么?给人家当学徒?做工匠?混一口饭吃?

第二百七十六章:招收学生(中)

混好了去进工学院?工学院是那么容进的吗?听说现在工学院也请了夫子,专门教导工匠们读书识字,不读书,将来连工学院都进不去,能进工学院的,那都是关中一等一的工匠,而那些二流工匠,只能在十里八乡的,有活儿的时候接点儿修修补补的活儿,没活儿的时候,还是种地,一年到头下来能养活了老婆孩子算是不错的了。

大牛听到里正魏叔的声音,转过头,看见两鬓斑白的魏叔,嘿嘿一笑。

庄稼地里出来的汉子,朴实,魏叔这么一说,他反而对自己先前的想法有些不好意思了,庄子上的人都知道,当年魏叔也是读过书的,只是后来世道乱了,学堂也没了,保命都来不及,还说什么读书?当年逃难来到长安,在这东山县苟且偷生,也这么活下来了,到了现在,看到庄子上的学堂拔地而起,看到这告示栏上张贴的告示,心里也是百般滋味不知要从何说起。

“侯爷府上的人去过老头子家里,学堂教学生除却开学那天给老师的礼物之外,学费就免了,笔墨这些东西也是学堂出,至于自家用的纸张,庄子上有造纸的作坊,卖给咱们庄子上的人也便宜,咱们家里都用得起,所以也不用操心这事儿,这学堂,几乎就是侯爷自己掏钱倒贴着办起来的,为的就是能让庄子上的孩子有出息,这么算下来,一年到头,其实也花不了多少钱,要是家里真不舍得那仨瓜俩枣的,就当老头子我什么都没说过。”魏叔说道:“顺道一提,学堂那边儿,中午是要在学堂吃饭的,一个月五十文铜钱也就足够了。”

一个月五十文对于庄子上的庄户来说,也不算是什么大钱,年前年后庄子上盖宅子,修学堂这些活计,在庄子上招工,一天就能拿到三十多文的工钱,因为是大冬天的动工,侯府给出的价钱比寻常可是高了不止一两倍。

年前年后在庄子上做工的人,也算是转的盆满钵满的,家里过个好年,今年一开春,就攒下来不少家当。

侯府这么做,也是象征性的收点儿钱而已,学堂的食堂就像后世学校的食堂那样,菜有贵的有便宜的,想要吃好点儿的,多花一两文钱,想要省钱的,就凑合一吃,里正魏叔给的五十文的钱,也只是大概算了一下,也并不具体,到时候全看学生自己了。

“这学堂真的不收学费?”有人听到魏叔这般说,重新问了一遍。

“不收。”魏叔重复了一遍:“这上面儿日期也写了,三天之后学堂门口排队报名,第二天上午先举行一场考试,看看咱们庄子上的孩子资质如何,这学堂,也不是你想上就上的,家里有年纪合适的孩子,就送去试试吧,实在不舍得,老头子我也不多说,总而言之,读书是件大事儿,回去之后都在家里好好商量商量。”

说完,魏叔转过身去背着手就离开了,这天色也不早了,家里的老婆子还等着他吃饭呢。

当初无论是建造学堂还是后来学堂各种收费免费,玄世璟都是有好好考虑过的,全部免费也不是件好事,所以才有了今天告示上写的和里正说的这么一说。

告示上也有详细的解释,只是写在纸张上的,总不如在庄子上德高望重的里正亲口告诉他们来的实在。

庄子上的学堂仅仅是有这些还是不够的,玄世璟专门在长安的成衣店里定制了一批校服,等到孩子们都入学之后,成衣店的人会过来量尺寸,有了尺寸,加班加点,不肖两个月,就能全都做出来,秋天一套,夏天一套,圆领长袍,袖口收紧,外面罩长衫,除去长衫之后也是方便运动,颜色挑了蓝白相间。

三天之后,玄世璟带着侍卫来到学院门口,和高士廉一起,亲自坐镇。

如今锦衣卫去了辽东,长安城神侯府那边儿也没什么要处理的事情了,房遗爱和赵元帅被玄世璟抓了壮丁,来庄子上帮忙捣鼓学堂的事儿,管吃管住,外加燕来楼一条龙服务,两人便屁颠儿屁颠儿的过来了。

一大清早,学堂的大门还没打开,就有庄户带着自家的孩子过来排队了,今儿个是报名,但是就这样一个日子,对他们来说也是很重要的,家里的孩子一个个的都将过年的新衣服从箱子里找出来穿在了身上,打扮的干干净净,利利索索的,看上去精神抖擞。

都想给将来的老师留个好印象,怎么可能像平日里那样一身乱糟糟的就过来了。要是考上学堂,将来可就是读书人了。

清晨的太阳升上来,学院的大门打开,玄世璟一身官袍,身后跟着常乐和高峻两大侍卫,率先走了出来,站在学堂大门口。


c00sl.dzhhyy.com  71yr.dzhhyy.com  hgi.dzhhyy.com  gawly.dzhhyy.com  7dslr.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pknzmv.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