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过来,还天天找她……

谢菡心里特别苦。

她感觉这计策完全行不通。

可别的,她也想不出来,她总不能去找父亲,父亲不会听的。

谢菡烦恼极了。

但日子却是过得飞快的,老夫人一将聘礼准备好,谢峤就送去了姜家。

虽然二人都不是初婚,但聘礼却足够丰厚,因谢峤的身份无疑成为京都众人热议的一桩事。

孟玉梅此时再住在王府很不尴尬,她主动提出来要走。

可谢菡不能接受,在老夫人面前痛哭:“祖母,我舍不得娘,娘要是回了楚州,可能我们一辈子都见不到了,还请祖母留下娘。”她跪下来恳求。

十几年的母女情,谁又能忍心?

老夫人到底心软了:“玉梅,算了,你是菡儿的亲娘,不如就留在京都吧。”

孟玉梅心里又岂会愿意走?

她看到了谢峤的风光,看到了谢家的将来。

那戚星枢不管事,所以谢峤以后掌控天下的可能性非常之大。如果她可以修复跟谢峤的关系,哪怕能有以前的一半,对她,对孟家都受益匪浅!

“老夫人,我也不舍得两个孩子,但住在此地,实在是不合适。”这桩婚事她来不及阻止了,谢峤很明显是坚定的,而姜悦娘也挺聪明,来日方长。

老夫人思忖:“那要不你另外置办一处院子,就住在附近,这样也能经常过来。”

正中下怀,孟玉梅颔首:“就听老夫人你的。”

毕竟也曾是自己的儿媳,老夫人出资给她买下处宅院,与王府中间只隔了两户人家。

“这样既不会造成误会,也让两个孩子能见到玉梅。”老夫人劝谢峤,“菡儿实在是太伤心了,修远虽然不说,但他也是玉梅养大的,你看……”

这段时间谢峤也发现了,两孩子跟孟玉梅的感情不错,如果说马上就让她离开京都,也许会伤到父子与父女情,既然她愿意搬出去,他也可以退一步。

“行,娘做主吧。”时日久了,谢菡跟谢修远总会发现姜悦娘的好,自然会喜欢她。

老夫人颇为欣慰。

……

昏暗的值房内,雷胜甫坐在案前翻看文书。

连诚明站在门口,十分难受。

一心为国的老师竟然有这一日,老天何其不公?老师做错了什么?竟然被贬到此地!

“老师,”连诚明提着酒菜过来,“刚好路过,来看看你。”

雷胜甫放下笔:“诚明,你怎么又说路过?户部什么时候搬到顺天府的隔壁了?”

连诚明勉强一笑:“老师,我带了你喜欢喝的竹叶青。”把酒菜放在案上,“老师这么晚还不下衙吗?”就是听说他还在衙门,这才过来。

“有几个案子我捉摸不透,回去睡不着。”他往前管的是吏部,现在在顺天府,接触的多是民事。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plcuvd.dzhhyy.com

0knf2.dzhhyy.com  ml26.dzhhyy.com  819y.dzhhyy.com  os2k.dzhhyy.com  x5qub.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