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不就是呢?吃吃吃和买买买,一向是缓解郁闷的神药。

她吃得一干二净,连粒米都没剩,大娘就很高兴,觉得这闺女懂事:“饿了再来找大娘,大娘给你做别的吃。”

“谢谢大娘!”宋莹莹弯起眼睛冲她甜甜一笑,“我去伺候小侯爷啦!”

她眼看着司徒峻晚上吃得有点多,怕他不消化,晚上睡觉难受,就喊他出来溜达溜达。

司徒峻如今腿都不能动,所谓的溜达,也就是宋莹莹推他出来走走。

他既不想叫宋莹莹推他,也不想出来走走。

“你是想我抱你吗?”宋莹莹就问道。

司徒峻面对她的厚脸皮,颇有些无奈。他想给她点教训吃,偏偏真正能教训她的时候,被他不忍心放过了,比如中午她不让他吃荤菜。如今她要推他出去走走,他却没道理教训她的。

他觉得把自己推入了一个绝境,这让他打心底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送上~

坐轮椅的男配8

宋莹莹推着司徒峻在院子里溜达了足足有半个时辰。

溜达到司徒峻饱胀的肚子渐渐变平, 不再撑得难受,甚至被夜风吹得有点小舒服。

只除了她不停地说话, 叽叽喳喳,活泼雀跃,让他很是头疼:“你能不能闭嘴?”

“我好心好意陪你说话, 你嫌我吵?”宋莹莹不悦道, “你知道找话题也很辛苦的吗?我要绞尽脑汁,才能一直这么不停地嘚啵嘚, 你知不知道?”

司徒峻一听, 不禁有些乐:“那还委屈你了?”

“很委屈的!”宋莹莹点头。

司徒峻面色淡淡:“那你住嘴不就得了?”

“我也想啊!可是我要哄你开心啊!”

远的来说,她要照顾好他,换取积分。近的来说, 她不照顾好他,那个美艳的侯夫人就要杖毙她。

乖了个乖, 她从小到大受到最大的苦,就是三岁之前被妈妈按在膝盖上打屁屁,就这她都能哭得震天响, 听妈妈说, 她那时哭得嗷嗷的,差点掀了天花板。

杖毙?想一想就打哆嗦!

然而她理所当然的语气,听在司徒峻的心里,却有些不一样。从前伺候他的丫鬟们,也会小心翼翼地讨好他,哄他开心。但是都没有她说得这么直白, 这么坦荡。

“拍马屁的功夫不错。”他淡淡地道,“但我没有赏赐给你。”

他愿意忍受她在身边伺候,就是对她最大的恩慈了。

“你笑一笑,就是对我的报答啦!”宋莹莹却歪头朝他看过来,灿烂一笑。

她生得好,粉面桃腮,笑盈盈的样子,叫人看了便心里舒服。司徒峻淬不及防被她用笑颜攻击了一记,一时有些失语。

片刻后,他找回声音,淡淡地道:“你是个丫鬟,记住自己的身份,再提‘报答’二字,仔细小命!”

其实这点口误,并不能叫她受到太大的惩罚,侯府的规矩没那么大。但是她这样大胆,别的又吓不住她,让司徒峻不由得总是拿小命来威胁她,想叫她收敛一点。

虽然,大概,用小命也并不能威胁她。司徒峻在心中叹了口气,说道:“推我回去。”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pnuthx.dzhhyy.com

uwwxo.dzhhyy.com  qjyr.dzhhyy.com  104k.dzhhyy.com  5b6.dzhhyy.com  ag5j.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