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凤仪还没给赵小南翻译,站在高山田治身边的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就用蹩脚怪异的华夏语向赵小南质问道:“你们找我们高山组长做什么?”

赵小南放下茶杯笑着回:“我们在倭国遇到了一些麻烦,想寻求贵组织的保护。”

戴眼镜中年男人,把赵小南的话翻译给高山田治听。

高山田治听完笑了,回了一句,“いいですが、私たちは料金が高いです。

可以,不过我们收费很贵的。

赵小南笑问:“有多贵?”

高山田治回:“あなたの場合、1億ドルが必要です。

如果是你,需要一亿米金。”

赵小南看了阮凤仪一眼,又问:“那她呢?”

高山田治说完,戴眼镜的中年男人,看了阮凤仪一眼,用华夏语翻译给赵小南听。

“她不一样,我们只能保护她的头或者她的身体,如果她想要头,我们会保护好她的头,但身体的安全我们保证不了。

如果她想要身体,我们会保护好她的身体,但头的安全我们就没办法顾及。”

对方的意思很明确,是一定要阮凤仪死。

赵小南笑了笑,又问:“如果她都想要呢?”

高山田治微笑说完,戴眼镜中年男人翻译给赵小南听。

“那我们就无能为力了!”

赵小南眼光下垂,转动了一下手里的茶杯,说了一句,“我觉得你们可以再想想办法。”

高山田治笑着说完,戴眼镜中年男人又冷着脸翻译道:“我们组长想不到更好的解决办法,他让你帮他想想。”

赵小南轻笑一声,看着高山田治说道:“这都想不出来,我看你的头也不用要了。”

戴眼镜中年男人一听,眼神就一凝,脸色更寒。

把赵小南的话翻译成倭语之后,高山田治倒是面不改色,但站在两排的黑衣男人个个都眼神凌厉的看向赵小南。

高山田治看着赵小南问:“你想要我的头?”

赵小南笑着回了对方一句,“我不要你的头,但如果你不想要,我可以帮你摘了。”

房间内已经有不少人摸向腰间。

阮凤仪也蓄势待发。

房内气氛顿时变的剑拔弩张起来。

高山田治依旧一副松散样子,不仅没有生气,还为赵小南添了添茶水。

“我要提醒你,这里是我们的地盘,我的头安全的很。

倒是你应该担心担心自己,毕竟你能走着进来,不一定能走着出去呢。”

赵小南瞟了一眼左右,嘴角微动,说了一句,“你以为你这群阿猫阿狗拦的住我?”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in9.dzhhyy.com  87fy.dzhhyy.com  uf8s.dzhhyy.com  r7ju.dzhhyy.com  e2o.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