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吧。

夏藤眼睛忍不住往他嘴唇上瞟,前几次被亲,都是稀里糊涂的,她一点儿心理准备都没有。不像旁人,气氛到了,一切水到渠成。祁正是随时兴起,上一秒还能跟她找茬,下一秒就要咬她。

她看了两眼就迅速收回视线,怕被发觉,但祁正这人观察力惊人,而且从不给人面子。他眼神变得兴味,能探进她眼底,“想什么了?”

夏藤躲开他,“没什么。”

他向来直接。“你想亲我?”

这人一天到晚都在想什么!

她一躲再躲,祁正却不饶她,扯住她的校服领口,把她拉向自己,“不是就把你这种眼神收回去。”

夏藤还想为自己辩解,“我没……”

“你不想,我想。”他打断她,“别这么看我,不然我就不想放你走了。”

篮球自然没有再打成,夏藤回来了,祁正心思早从球场上飞出去了。

观礼台上坐着一男一女,女孩一直被欺负,惹生气了,男孩再拽着她哄,哄也跟大爷似的。他总那样,喜欢得要死也不肯嘴上饶人家半分。

秦凡手底下运着球,往那边瞅一眼,不得不感叹,祁正那一脸完蛋样儿,这是栽得彻彻底底。

十分钟前,祁正投进去一个三分球,哥几个都给他欢呼,他第一件事就是找夏藤,一扭头发现人不见了,脸当即就沉了。

秦凡以为祁正早做好了思想准备,已经全然接受了这个事实,不会受多大的影响,这一上午过去了,他没发现祁正的反应有丝毫的不妥。

直到刚才,他捏着自己的外套发颤的那一刻,像无坚不摧的外壳突然裂开一道口子,所有的“正常”都成了伪装。哪怕它们在夏藤回来后顷刻间消失,秦凡也从未那么清晰地感受过,来自祁正情绪里的崩溃。

下午听起来,就比上午的日子短些。

一天已经过半,尽管祁正还未表现出什么不一样,夏藤是不太能笑出来了。

下午的课,她听得断断续续。

祁正没闲过,不是玩她的头发,就是在她校服背后画乌龟。

她转过去瞪他,他装装样子消停两秒,继续。

时间一过,到了放学。

放学铃大响,夏藤第一次不愿意听见这道铃声,这意味着,她在昭县一中高三六班的生活,从此结束。

班上吵闹起来,在黑板前记作业的,借答案的,还有奋笔疾书最后写两笔的,讨论着等会去哪吃饭的……他们像往常一样议论着明天,因为他们还有很多,很多个明天。

祁正书包往肩上一挎,一句话没说,从后门出去了。

夏藤目光随过去,刚挨到他背影,江澄阳叫她一声。

他背着书包,坐进她前面的位置里,笑容一如她刚进班那天,“等会要不要一起吃饭?”

夏藤看他,他的眼睛还是那么澄澈,说话做事一股乡野之间的大男孩气息,和她初来昭县那天,见到的仍是一个样子。

这是她来到这里,第一个带给她温暖的同龄人。

如果没有意外,他们应该会成为很好的朋友。

可是意外是祁正,她后来的生活被他全部霸占,她分不出时间再去看到任何一个人。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pthujv.dzhhyy.com

kg9.dzhhyy.com  fhn.dzhhyy.com  ghp.dzhhyy.com  r90m.dzhhyy.com  vlu1.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