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那手指却还是没有停下来,依然向前冲着,所过之处,所有的东西,全都化成了飞灰,就在这时,一个人突的出现在了手指前面,他怒目圆睁,一拳向前打去了,而这一拳打出,在他的前面,却是出现了无数的法阵,层层叠叠的,来人正是阵老。

阵老自从化身成为一个老者之后,就一直在交界防线这里坐镇,之前他就一直在前面与影界的人对战,现在一看到那根手指还在往前点,他这才迎了上去,打出了一拳,因为他十分的清楚,要是真的让这根手指在往前冲的话,怕是他们的防线就要被点破了,最重要的是,站在防线后面的赵海,可能都会有危险,因为阵老清楚的看到,在那个天地符文被手指给点破的时候,赵海就吐了一口鲜血,而且他身上的气息也变乱了,现在怕是没有办法出手了,连防御都做不到,要是让这根手指在往前的话,可能就会点到赵海的身上,那样赵海就真的危险了,怕是会被这一指给点死,所以他站在了手指的前面,全力出手,要为赵海挡住这一指。

轰!阵老的拳头,与那根手指撞在了一起,那个手指慢慢的出了一道亮光,随后就消失不见了,而阵老还保持着挥拳的姿势站在那里,但是随后他的身体,从他的拳头开始,慢慢的化成了灰,最后完全的化成了飞灰,消失不见了。

所有血杀宗的弟子都看到了这一幕,他们都呆住了,阵老死了,阵老竟然死了!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呢?阵老怎么可能会死呢?他可是一个法阵生命体,他怎么可能会死呢?不,他不会死的!

所有人都没有办法接受这个事实,他们一直十分敬受的阵老竟然死了,竟然就这么死了,这是他们所不能接受的,要知道阵老一直镇守在交界防线这里,交界防线这里的弟子,都见过阵老,而阵老平时对他们也十分的好,还时不时的指点他们一些法阵方面的事情,所以防线这里的弟子,对阵老都十分的感激,可是现在,就在他们的面前,阵老却化成了飞灰,消失不见了,他们如何能不吃惊。

就在这个时候,一根小小的藤蔓突的出现在了阵老消失的地方,这根藤蔓好像是从虚空中出现的一样,随后这根藤蔓快的生长,不一会儿就长成了一根通天巨藤,接着这巨藤一阵的扭动了,随后慢慢的缩小,最后化成了人形,最后变成了阵老的样子。

一看到这种情况,血杀宗所有弟子都欢呼了一声,阵老没死,阵老没有死,这就是他们最为开心的事情,所以血杀宗的弟子都欢呼了起来,不过阵老却没有让他们太过于高兴,而是大声道:“防守,做好防守,准备迎接敌人的在次攻击,快,把阵地船给我弄来人,把这个缺口给堵住,九星法塔呢?开启,所有大型法器,全都给我开启,要是敌人在来进攻,就给我层层的挡住,快,去派人到宗主的身边,把宗主保护好,不要让任何人去打扰宗主。”

一听到阵老的命令,血杀宗的弟子这才反应了过来,他们现在还在战场上呢,而且敌人还在进攻呢,而他们的防线,也被敌人给打出了一个缺口,现在可是十分危险的时候,要是敌人在来刚刚那么一下,怕是他们就危险了。

不过好在他们也都是训练有素,在加上阵老的指挥,他们马上就动了起来,一个法阵船马上就被开了过来,同时血杀宗的弟子也用能量炮给那些缺口给封住了,不让影界的人有机会从那个缺口攻入到防线里面,同时宗门里的几个高手,用最快的度来到了赵海的身边,把赵海给保护了起来,而防线这里的所有大型法器,也全都打开了,随时准备挡住敌人的在一次攻击,当我这个在一次攻击,指的就是那根手指的攻击。

所有人都在心里后怕,也十分的懊悔,他们之前被那个手指的气势所慑,竟然没能帮着赵海挡住那手指的进攻,要是他们所有人都用大型法器来抵挡的话,相信也不会弄成这个样子,最起码可以消耗一下那根手指的力量。

现在血杀宗的人都知道了,那根手指最强的一击,其实已经被赵海给挡住了,可以说,赵海一个人就消耗掉了那根手指百分之八十的力量,那手指点到防线和攻击阵老的时候,其实只剩下百分之二十的力量了,就算是这样,依然把防线给打出了一个缺口,甚至还把阵老的一条命给弄没了。

没有错,就是要了阵老的一条命,血杀宗的弟子现在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阵老刚刚确实是死了,但是血杀宗的人也都知道,所有血杀宗的弟子,也都不只一条命,因为他们有本命法器,现在他们所有人都完成了本命法器或级,所以他们现在都等于是有了一个身外化身,也就是说,他们所有人都有两条命,如果他们愿意的话,在他们死后,还能化成死灵生物,那样他们就有三条命了,当然,血杀宗这些年也没有闲着,他们不只是建起了阴阳界河防线,同时他们还有另一大展,这个展是从植师那里来的,血杀宗所有弟子,他们身上都被种上了一个生命种子,这个生命种子可是好东西,一个人只能种一个,如果这个人死了,身体还被破坏了,这个生命种子就可以快的生长,重新的化成身体,只有毁去了这个身体,血杀宗的弟子才会动用自己的身外化身,也就是说,现在血杀宗的弟子,甚至都有了三到四条命,当然,血杀宗的高层也是一样。

阵老也是如此,他有自己的本命空间,他也有自己的一个身外化身,同时他也种上了生命种子,而现在他其实是已经死过一次了,也就是说,他的本体已经死了,就是那座灵阵岛,已经完全的消失了,化成了飞灰,他现在使用的是自己的第二条命,也就是第二个身体,生命种子化成的身体,如果这个身体在死了,他就只剩下本命法器了,毕竟他是一个法阵生命,不可能像血杀宗的弟子那样,在死后还能化成死灵生物,所以他只有三条命,而现在,他只剩下两条命了,如果敌人在来几次那样的攻击的话,他怕是连这条命也保不住了,毕竟现在赵海还没有恢复。8

第八百八十章 危机

不过影界的人并没有在使用那一次的攻击,而是在拼了命的进攻血杀宗的防线,特别是那个缺口那里,更是他们重点攻击的目标,而血杀宗宗的做法就是,把能量弹大量的集中到那个缺口前面,挡住影界的进攻,同时在那个缺口那里,也要集中起大量的修士,准备跟影界的人近战,同时在后方,把法阵船给调上来,堵住那个缺口。

在这里所说的法阵船,其实就是赵海之前让人制做的那种,分开之后可以化成一个阵地的大型法器,这种大型法器也被制作出来了,甚至被大量的使用了,血杀宗的阴阳界河防线,能这么快建立起来,就是因为大量的使用了这种法阵船。

赵海对于阴阳界河防线那里还是十分重视的,他建立那个防线,最主要的目地,当然是挡住影界的攻击,但是还有一个目地,那就是为将来反攻进云海境做准备,赵海相信,只要自己打退了影界的过攻,他们就有时间反攻进云海境,但是想要反攻进云海境,那么阴阳界河旁边的防线,可就没有什么用了,所以赵海用了法阵船,这样到他们进攻的时候,这些条防线,就可以直接组成法阵船,然后直接杀入到云海境里,可以在云海境那里在随时的组成防线,跟云海境和影界的人对战。

当然,交界防线这里,赵海他们也准备了这种法阵船,也是为了进攻用的,不过现在防线这里被打出了一个缺口,他们自然需要马上就把这个缺口给堵上了,不然的话这个缺口可能会成为一个巨大的隐患。

在阵老的指挥之下,血杀宗的弟子,总算是稳住了阵角,但是他们心里还是有一些担心,他们担心的不是别的,正是赵海,他们担心赵海会出问题,毕竟赵海在之前的那一次动手之后,就一直站在那里没有动,这才是他们最为担心的。

赵海的问题到不是很大,他之前也确实是全力出手,不过他没有想到,对方的实力会那么的强悍,一下就把天地符文给打散了,力量的反冲,也引起了赵海体内法力的激荡,气血反冲,所以他吐了一口气,现在正在努力的平息的自己体内的能量。

如果只是普通的法力激荡的话,那赵海是就平息好了,但是赵海发现了一个很大的问题,那就是有一股力量冲进了他的体内,这股力量并不属于他,因为这股力量进入到了他的身体里之后,就开始疯狂的破坏他的身体,要不是他的身体恢复能力超强的话,怕是他现在已经受了重伤了。

但是现在他的身体虽然正在飞快的恢复,可是那股力量却没有清除,那股力量比赵海了所用的法力还要强悍得多,甚至比赵海接触过的那些上界大能所使用的力量,还要强悍得多,所以赵海现在正在全力运转自己的法力,在加上自己的血脉之力,与这股力量对抗,他一定要把这股力量从他的身体里给驱逐出去,不然的话他就真的危险了。

赵海现在已经感觉到了这股力量的属性了,这是一种比法则之力还要高等级一些的力量,而且这股力量也是有属性的,这种力量的属性就是毁灭,毁灭掉一切,也是因为有这种能量的属性,对赵海的身体破坏才会这么重,甚至还要了阵老的一条命。

赵海不停的用自己身体里的力量对抗着这股力量,可是这股力量实在是太凝实了,这这让赵海想要把这股力量给完全的驱逐出去,还真的不容易,他现在能做的,就是用自己的力量慢慢的磨,总可以把这股力量给磨光的。

赵海现在真的是没有心情去注意外面的事情了,他现在一面用自己的力量磨那股毁灭力量,一面还要努力的恢复自己的身体,要是没有天地符文源源不断的给他提供能量的话,怕是他就有危险了。

但是赵海计划了一下,他想要把这股力量给完全的磨掉的话,怕是得需要几天的时间,而在这几天的时间里,他一直都不能动,这可是十分危险的,如果敌人在来一次之前的攻击的话,那他就死定了,但是他现在却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等着,因为他要是不管身体里的这股力量的话,怕是他马上就会死了,那股力量之中的毁灭之力,实在是太过于强悍了,他的身体都顶不住。

可以说赵海自出道以来,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这样的危险,他以前重来都没有遇到过,可是这一次他却遇到了,而给他带来这么大危险的,却是一根手指,不管这根手指是从那里来的,都足以证明他主人的强大之处,这也正是赵海担为担心的。

但是赵海现在却没有什么办法,他没有想到地方的实力会这么强,只一击就把他给打成了这样,最重要的是,对方进入到体内的那股力量,要知道他并没有与对方的那根手指正面的交锋,但是对方那根手指上所散发出来的力量,却还是传到了他的身体里,好像是追着他的气息传过来的一样,这样的攻击,真的是太可怕了。

现在赵海必须要把身体里的那股力量给磨掉,但是时间是一个大问题,如果对方在来一击的话,他们就完了,最后赵海只能是无耐的给玄武岛下令,让玄武岛全力的防御,要是影界那里在来一次上次的进攻的话,一定要全力的挡住。

不过赵海的担心到是有些多余了,影界的人并没有在来一次上一次那样的进攻,只是在全力的进攻血杀宗防线的那个缺口,不过在阵老的指挥之下,那个缺口很快就被堵住了,用的也正是法阵船。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purhdw.dzhhyy.com

vikc.dzhhyy.com  a1apw.dzhhyy.com  j7j3j.dzhhyy.com  0cn.dzhhyy.com  i42.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