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寻摇摇头:“没什么,我只是觉得时间紧迫,已经过去三个晚上了,画作似乎没有耐心给咱们七天时间——如果苗子沛真的被蛊惑了,那么他所代表的黄色正是boss急需的颜色。”

“咱们尽量保护好自己,至于小苗……如果真的有类似自杀式的污染颜色的行为,恐怕咱们想拦也拦不住。”石震东叹了口气。

两个人没空多聊,又都回各自房间工作去了。

柯寻有心要加快劳作速度,累得胳膊都酸了,终于在中午到来之前将三大罐子浆果贮存完成了。

在劳作的过程中,柯寻丝毫没有停下思考,等工作完后也终于想透了一些事情。

柯寻轻轻推开房门,来到紫色房间门口,发出了一个轻轻的口哨声——这是自己和卫东多年以来的信号,两个人小时候偷偷约着去网吧打游戏就是在窗口这样互相招呼的。

卫东很快打开了屋门:“可累死我了……”

“东子,你仔细听我说,”柯寻表情凝重,令卫东立刻闭了口,仔细倾听。

柯寻的声音非常轻,虽然是站在紫色房间的门口,但说出来的话只有两个人能听到:“你现在回到房间,悄悄把门顶上,谁叫也不要开。我现在出去和怿然他们会合,等我们回来叫门时你再开。”

卫东虽然听得一知半解,但起码是最信任柯寻的,于是便关上了房门,从里面用一些桌椅把门顶住了。

柯寻尽量不看大厅里的任何影子,一个箭步就冲出了大厅的门。

第98章 影21┃镜屋。

卫东将门顶住之后,心里一阵乱,看了看已经完成了两罐多的颜料贮存,一时间没了继续干活的心思。

卫东来到窗边,窗子是从里面插好的,应该还比较安全。

很快,疾驰的柯寻就映入了卫东的眼帘,卫东一瞬不瞬地盯着柯寻跑进迷宫。

这时候突然从门口处传来了石震东的声音:“小柯没出什么事儿吧?怎么突然跑出去了?小苗?你这是干什么去?小苗!小苗!!”

苗子沛的声音也不知是激动还是痛苦:“别拦着我!我从不强求任何人!但你们也不要阻挡我的自由!我愿意为这幅画付出牺牲!愿意贡献出我的颜色!”

卫东有些迟疑,但却更相信柯寻的话,于是并没有动,也没有出声。

很快,卫东就从窗口看到了迅速经过的苗子沛,以及在后面追赶不及、失望而归的石震东。

卫东迟疑着,却不敢妄动。

终于,柯寻和牧怿然几人从迷宫那边赶了过来,卫东松下一口气,将顶在门后的桌椅挪开,准备出去。

但却听到秦赐急切地说:“大家赶紧去中间的无色房间!签名就在那个房间里!”

卫东一时间也不知该相信谁了,门声轻响,牧怿然回到了紫色房间,冲卫东作出个出来动作,转身就走了出去。

很快大厅里就传出来了钉木板的声音,声音格外激烈,卫东出去看时,便见全组成员都在用木板钉着中间房间的屋门——这个本该是红色房间的大门,因为张天玮和贺宇的同时离开,房间便由红色转为了无色。

那个房间里传出了石震东的声音:“你们干什么?!关我干什么?!咱们现在需要把小苗找回来!他要将自己的黄颜色拱手送给影子!小苗已经被蛊惑了,咱们要做的事情是拯救小苗!”

负责钉门的是牧怿然和秦赐,不一会儿朱浩文和柯寻从外面走进来,手里也拿着锤子之类的工具:“窗户也从外面钉好了,人出不去。”

“胡闹!你们这是想干什么!”石震东终于失去理智在里面吼叫起来,“我们现在应该拦住小苗!赶紧放我出去!”

站在屋门外的是一起经历过很多幅画的五个老成员,此时每个人都不说话,静悄悄的。

石震东在里面吼叫了一通,似乎有些怕:“有人吗?人在哪里?你们都去哪儿了?!”

柯寻望着被钉上的木门,露出了一个复杂的表情:“石哥,关于小苗,你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你说,他如果真的有类似自杀式的污染颜色的行为,恐怕咱们想拦也拦不住。”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pxnswl.dzhhyy.com

0yh.dzhhyy.com  q1dsp.dzhhyy.com  c5y26.dzhhyy.com  ig6xl.dzhhyy.com  3an3f.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