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凌二不说,梁成涛不决定多问。

凌二摊摊手笑着道,“其实我是早就习惯了,莫名的却突然有点感伤,瞎矫情。有人跟我说,天下无不是父母,做人要大度,我想说的是劝人大度遭雷劈。”

除了那个让他哭笑不得的老子,凡是让他受过伤的,他决定一个都不宽恕。

他站起身,拍拍屁股上的草屑和灰尘,昂扬道,“跟我处的时间长了,你会发现,我这人很小气。

谁惹着我了,我不让谁好过,天王老子都不行。

别看我现在年纪小,可是这是我优势,十年报不了,我等二十年。”

“有志气,你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梁成涛有种错觉,一个半大孩子,怎么可能给自己遍体生寒的感觉!

这是警告?

梁成涛希望自己不是多想。

凌二笑着道,“你可以办离职了,在里面耗着挺没意思。”

梁成涛道,“我记得应该是你说过的,混社会得有身份,现在别人尊敬我是因为我是厂办主任,难道还会因为我是个挂靠作坊的老板高看我一眼?”

凌二道,“尽快辞职吧,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钱没脚的时代来了,要努力了。”

梁成涛大笑。

在宿舍的门口,王刚等人烧煤炉炒菜,又搬来五箱子啤酒,梁成涛陪着他们吃了一顿饭后,到路口坐公交车回家了。

“回来了?”梁母正在过道里炒菜,看到儿子回来招呼了一句,“坐一会,马上菜就好了。”

“在外面吃好了,你们自己吃吧。”梁成涛发现自从自己升职,并且多给了一点家用以后,母亲待他的态度都不一样了。

“好好做工作,一天到晚喝酒,这是不务正业。”坐在桌边看报纸的梁父叮嘱道,“别当了点小官,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做人一定要脚踏实地。”

梁成涛笑笑,正要说什么,过道里的梁母探进来脑袋,喊道,“儿子当干部了嘛,每天自然有应酬,你以为跟你一样啊,一辈子什么都不成。”

梁父看火烧到自己身上,只能无奈的叹口气,默不作声,继续看报纸。

梁成涛道,“阿爸也是为我好,给我传点经验多好。”

“千万别跟你爸学。”梁母端菜进来,朝着阁楼上喊道,“下来吃饭了,我伺候这一家子祖宗,什么时候是个头。”

梁成涛的弟弟妹妹咚咚的踩着木质的扶梯下来,他让开了位置,让他们坐下,自己抱着茶杯坐在一边。

“王祖勋是后天出来吧?”他问。

“后天。”梁母道,“人吧,要是不走运,喝凉水都塞牙,本来好好的一家子。”

梁父道,“是挺不容易,等回来我陪他点酒,开导一下。”

梁成涛道,“慢慢能熬出来的。”

王祖勋是家里独子,家里有七十多岁的母亲,至于老婆,早就在他入狱后就离了,女儿也被带走了,现在家里只有一个老太太。

“我去看看吧。”梁成涛道。

梁母道,“你们可少管闲事。”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tgj.dzhhyy.com  g516.dzhhyy.com  5sgh.dzhhyy.com  obu4.dzhhyy.com  9eq.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