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列地址立刻进入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

Click on the small domain, immediately send you a big surprise.


请进入我们最新域名:地址1

可前世,顾昶对顾曦是真的很好。

她不太相信顾昶和顾曦之间利益高于兄妹的情分。

郁棠弱弱地问:“那,退亲的事,应该是顾大少爷出的面吧?”

第一百三十章 吓唬

在郁棠看来,顾昶帮顾曦是利益交换还是亲情,是有很大区别的。

前世,顾昶可是顾曦的腰杆子。

顾曦敢那么对付她,还不是因为有个不管出了什么事都会站在她那边的顾昶!

裴宴则瞥了郁棠一眼,道:“你既然去顾家告状,难道没有打听清楚顾家的情况?顾家二房若是没有了顾朝阳,家族议事

《花娇》第一百三十章 吓唬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

第一百三十一章 入股

郁棠的眼睛睁得更大了。 裴宴的仆从居然敢质疑裴宴的决定! 一般的仆从不是东家说什么就是什么吗? 这个仆从到底是什么来头? 裴宴一看就知道郁棠在想什么。 他斜睨着郁棠,冷声道:“裴柒是我乳兄。” “哦,哦,哦。”郁棠忙低头认错,“是我一时想岔了。” 裴宴冷冷地道:“我看你不是一时想岔了,而是时时都在想岔吧。” 这么漂亮一小姑娘,怎么有个喜欢说长道短的毛病,得改改才行。 逞口舌之利,可是七出之一。 裴宴正想着怎么教训郁棠一顿,裴柒又飞奔而来,道:“三老爷,顾大人的随从不肯回去,非要见您一面。还说,他们家大人是有要紧的事要见您……” 他说到这里停了下来,看了郁棠一眼。 郁棠立刻机敏地站了起来,道:“我就是送点茶叶来给您尝尝。您既然忙着,那我就先告辞了。” 裴宴却没有理会郁棠,对裴柒道:“顾朝阳又在弄什么玄机?” 裴柒见他不避着郁棠,说话也没了什么忌讳,直言道:“说是关于两淮盐运使的事。” 郁棠听着吓了一大跳。 顾昶因为这件事要见裴宴,可见裴宴不是在做盐引生意,就是在做与贩盐有关的事。 她再呆在这里就不合适了。 “我走了!”她也不等裴宴开口了,抱着阿茗之前给她装好的书就朝着裴宴屈了屈膝,道,“这么多书,我得赶紧看看。我家那个山林还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不过,我先试种了点花生。等到收了花生,我再送点给您尝尝鲜。不知道您是喜欢吃花生酥呢还是喜欢吃煮花生?到时候一样给您做一点。” 说话都有点没有条理了。 裴宴看着倍觉有趣。 平时看着这位郁小姐胆子那是大得很,现在却是一副受了惊吓的模样。 也不知道她那小脑袋都在想些什么。 不会是以为他在贩私盐吧? 或者觉得无意间窥视到了他家的生意,心里害怕了? 既然如此,那就好好地吓唬吓唬她好了。 免得她一天到晚不知道天高地厚地,什么地方都敢去,什么话都敢说,竟然还和李端跑到他这里来对质,要不是他放了话出去,让别人觉得他护着她,她只怕早就被人沉了塘了。 让她受点教训,老实点也好。 他这是在为她好! 裴宴越想越觉得自己做得对。 他沉着脸,吩咐阿茗:“送郁小姐回去!” 郁棠忙跟着阿茗出了耕园。 只是在路上她忍不住地想,裴宴之前去过一趟淮安,说是给谁帮什么忙,还是和周状元一道去的……顾昶这次出京公干,去的就是淮安……裴宴的脸色那么臭,难道这些事彼此之间有什么关联不成? 她仔细回忆着前世的那些事。 好像没有听说裴家做盐引生意…… 郁棠越想越头痛,觉得自己如同盲人摸象,就算想也想不明白,还不如不想。以裴宴的本事,若他都没有办法应付,她就更不可能有什么对策了。 只希望他这次能顺顺利利、平平安安地,不要出什么事就好。 她望着抱在怀里的书,暗暗祈祷,想着回到家就尽快把这些书都读一遍,不能辜负了裴宴的好意。 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刚回到家中,发现父亲和大堂兄居然从外面回来了。 郁棠惊呼一声,把书放到一旁就抱住了父亲的胳膊,高兴地道:“阿爹,阿兄,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提前跟家里说一声,我们也好去接你们。” 不过几天的功夫,郁文看上去比离家的时候皮肤晒黑了一些,但精神却非常好,两只眼睛明亮得像晨星。 他嘿嘿地笑了两声,摸了摸女儿的头,道:“我给你从苏州带了一匣子今年的新珠回来,等你姆妈得了空,你们去金楼做几件首饰。”最后一句话,却是对陈氏说的。 陈氏娇嗔道:“人回来就行了,还带什么东西?今年的新珠,很贵吧?也不一定非要买今年的新珠,往年的也是一样。” 郁远笑道:“人老珠黄,就是说珍珠放久了,就不值钱了。既然要买,肯定要买今年的新珠了。” 陈氏听了哭笑不得,难得地跟郁远开了句玩笑:“你这是说你姆妈和婶婶都老啰?” 郁远一愣,随后脸通红,讪然地摸着后脑勺道:“不是,不是。婶婶别怪我不会说话……” 陈氏笑着打断了他的话,道:“我这不是和你们开玩笑吗?只是你已经成了亲,以后说这种话的时候要注意,免得让侄儿媳妇心里不舒服。” 郁远连忙低头应“是”。 陈氏就说郁棠:“这么热的天,快别黏着你阿爹了。你阿爹和你阿兄比你前一脚进门,有什么话,你让他们先去梳洗更衣了再说。” 郁棠嘻嘻笑,朝着父亲和大堂兄道“辛苦了”,放开了胳膊。 郁文就对郁远道:“你也先回去歇了吧!晚上和你阿爹、你姆妈、你媳妇一道过来吃饭,有些事,也得和你阿爹说说了。” 郁远恭敬地行礼,和陈氏、郁棠打过招呼,带着三木回了自己家。 陈氏则去服侍郁文更衣,郁棠则亲自帮着布了桌,等到郁文换了干净衣服出来,还主动帮父亲盛了一碗菌汤,招呼父亲吃饭。 郁文舒服地透了口气,在妻女的陪同下用了膳,移坐到后园的葡萄架下,双桃上了茶点,他这才笑着问郁棠:“听你姆妈说你一大早就去了裴家,可是有什么要紧的事?” 郁棠去抱了裴宴借给她的书,有些显摆地道:“您看!三老爷借给我的!”然后她滔滔不绝地讲起了去裴家的情景:“您是不知道,我竟然在裴家看到了梨子!是他们家田庄送来的!这个时候就上了市!三老爷还说,要是好吃,就贩给那些行商……三老爷可会种地了……难怪人人都要读书……还有写怎么种地的书……” 这下子连陈氏都被惊动了。 她翻着郁棠借来的书,惊讶地道:“书上还教怎么种地?我生平还是第一次听说?” 郁文已急不可待地开始翻书。 郁棠看着,抿了嘴笑。 她对父亲道:“三老爷说,要是我看不懂,就让我问问您!” 埋头翻书的郁文身体一僵,呵呵地笑了两声,道:“我先看看,我先看看。” 郁棠眨着眼睛。 情况好像和她想的不一样啊! 她阿爹不是应该看过书之后就应该知道怎么种地吗?怎么听这语气,没什么把握的样子!是裴宴太聪明了,还是她爹……完全不懂? 郁棠正想着怎么委婉地问问父亲,却听到了她大伯父郁博的声音:“惠礼,阿远说你找我有要紧的事说?” 郁棠一家三口忙站了起来。 “阿兄过来了!”郁文和郁博打着招呼,郁棠和陈氏则和随郁博一道过来的郁远、王氏、相氏打招呼。 陈婆子和双桃急急搬了凳子过来。 一行人分长幼坐下,双桃和陈婆子重新换了茶点,上了瓜果。 郁文这才得意地看了郁远一眼,对郁博道:“阿兄,让阿远跟你说吧!这件事,也是阿远的功劳。” 看样子父亲和大堂兄去苏州府大有收获。 之前父亲不提,肯定是想当着大家的面抬举大堂兄。 郁棠在心里琢磨着,目光却随着众人一起落在了郁远的身上。 郁远少有这样被长辈肯定的时候。 他面红如血,神色却很是亢奋,先是谦虚地道了句“都是叔父帮着把的关”,然后把他和郁棠去苏州府的事简略地说了一遍,这才道:“我们回来和叔父商量之后,叔父有些不放心,就专程和我去了趟苏州府,去见了江老爷。那位江老爷年轻有为,有勇有谋,做事沉稳却善变通,和叔父一见如故。”他越说越激动,“可叔父和他毕竟是第一次打交道,当时一句承诺也没有给江老爷,转身就和我连夜赶去了宁波府!” “啊!”众人惊诧。 郁文见了,得意地笑了笑,眉宇间一派风轻云淡的模样,端起手边茶盅喝了一口。 郁远咧着嘴无声地笑了笑,继续道:“叔父带着我不仅把那个姓王的船东摸得清清楚楚,还去看了王家的船,打听了这几年海上的生意,觉得江老爷所说不虚,我们又连夜赶回了苏州府,这才和江老爷商定了入股契书。” 也就是说,他们家决定入股江潮的海上生意了。 郁棠不由道:“那,那我们家出多少银子?” 郁文抬了抬下颔,颇有些自傲地道:“六千两!” 又加了两千两。 郁棠失声道:“这么多?” 郁博则道:“我们家哪来的这么多银子?” 王氏和陈氏则面面相觑。 相氏可能知道了些什么,低着头,眼角却不停地看着郁远。 一时间,厅堂里一片寂静。 郁文“唰”地一声打开了折扇,自信地朗声道:“你们放心好了,这桩买卖我亲自看过,十拿九稳,绝不会出错的。至于说家里的银子,”他看了郁博一眼,“我最近得了笔意外之财,这银子就从我这笔意外之财里拿,不要你们出。可若是赚了钱,我们就两家平分,一家一半!”

第一百三十二章 众议

可是,六千两也太多了点!

郁棠道:“阿爹,您要不要再想想。江老爷既然是个生意人,肯定不会只跑这一趟船的。我们和他毕竟是初次打交道,要不要循序渐进?”

郁文并不是个刻板的大家长,恰恰相反,他还挺喜欢有事大家商量着办的处理方式。而且他知道,郁棠的想法,也是他们家其他人的想法,他想得到家人的支持,只要能说服了郁棠,也就能说服了其他人。

“阿棠,你的话很有道理。”郁文想了想,斟酌着道,“可我们有时候合伙做生意,做得不是生意,是人。要知道,生意是死的,人却是活的。只要这个人诚实守信,有能力有才华,值得信赖,就算是他这笔买卖没有赚到钱,下一笔买卖也能赚到钱的。我们只要跟着他走就好了。他飞黄腾达的那天,也就是我们赚得盆满钵满的那一天。你的眼光要放长远一点。不要只争眼前的蝇头小利。”说完,他望向了郁博,继续道,“就像隔壁的吴老爷,他们家之所以能发家,还不是因为有个好姐夫。可他姐夫之所以有今天,还不是因为吴老太爷在的时候一直资助他读书。做买卖,有时候和这是一个道理。”

吴老爷的父亲吴老太爷活着的时候家中已是小有资产,可每年的税赋和敬老银子还是压得他喘不过气来。所以他挑中了读书颇有天份却家无恒产的吴老爷姐夫,资助吴老爷的姐夫读了十年书,吴老爷的姐夫也很争气,中了进士,在江西做了学政。从此吴老爷家才真正地扬眉吐气,不再怕官衙中的人找麻烦,也能跟官宦之家来往了。

因为有了这个先例,吴老爷挑的两个女婿都是读书人,其中一个是秀才,一个是举人。

在临安城,也算是有故事的人家。

有钱存着不如资助人读书或是做买卖,这个道理她是懂的,要不然,她也不会找借口去苏州府了。可她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前世的一些事,都是她道听途说,真相是怎样的,还得要亲自看看才行。拍卖舆图得来的钱虽是意外之财,可到底也是银子,也不能随意浪费了。

她不由道:“阿爹,您说的有道理。所以我才说能不能少投点银子。毕竟我们家家底不厚,山林那边要银子,漆器铺子也要银子,柴多米多没有日子多,还是细水长流的好。”

郁博连连点头。

六千两银子,对他来说,是之前想都不敢想的事。

投得多收益多,可风险也大。

他宁愿慢慢来,就算是亏了,也不心疼。

郁文见兄长点头赞同郁棠的说法,他忙道:“阿兄,这锦上添花和雪中送炭是不一样的。我是看好江老爷这个人,所以才想入股他的生意的。他如今刚刚起步,正是最为困难的时候。我们与其等到他功成名就的时候再去入股他的生意,还不如这个时候孤注一掷,和他结成盟友。以后再有更好的生意了,我们才能有资本跟他谈,他也才有可能照顾我们家!始于微末的情分才是真正的情分啊!”

主要是,他们郁家没谁有这样大的气魄,能做这么大的生意。

既然这样,不如找个可靠的合伙人,合伙人吃肉,他们好跟着喝点汤。

郁博又被郁文说动了心,不住地点头。

郁文见了心中一喜,笑眯眯地看了郁棠一眼,道:“正如阿棠所说,柴多米多,没有日子多。既然是意外之财,那就是意外得到的,不可能再有第二次。与其放在手里慢慢消耗了,还不如搏一搏。就算是亏了,大家也能放平心态,就当没得到过好了。”

请大家记住我们最新域名地址2


Ctrl+D 保存到您的收藏夹,方便下次访问。

ibj.dzhhyy.com  mot3p.dzhhyy.com  6slk.dzhhyy.com  j4rjc.dzhhyy.com  kvf.dzhhyy.com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
You can see this page that you just entered the domain name is about to be unable to access, please remember the above the latest domain n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