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在距离成年还有两年开外的下一代青少年们看来:西门总二郎这和背叛革命有什么区别?

不,道明寺司也不是傻子,他在愤愤不平了整整五分钟后,准确的找到了罪魁祸首——应该是对他们家老太婆来说,总二郎和商店街的货物有什么差别?

说卖就这么卖了吗?

还卖给你都那么讨厌的铃木家!

于是他决定拉西门出火坑。

目前构想中的具体操作方式,包括:去相亲现场掀桌子,套铃木家那个女人麻袋,把脑子进了水的西门一拳头打清醒等等等等。

西门总二郎从主控室拿到确切地址的时候,铃木园子正在私人浴室外面脱衣服。

如心怀鬼胎的未婚夫先生所料,铃木小姐确实找不到路。

事实上,这根本就不是出了更衣室找不到约定别馆的问题,铃木园子一不小心奔太快,连更衣室都还没找着呢。

但她能找到摄像头。

这种私人会所因为隐私问题,肯定不会在室内动手脚,但因为来来往往都是些需要注意安保的人,所以公共区域的监控体系十分之完善。

园子一通乱走走迷路了,直接从拐角的花盆里挖出了摄像头,在手机屏幕上打出了【迷路】两个字,对着镜头稳稳的举了半分钟左右。

果然没过一会儿,接到中控室通知的服务人员出现在她面前,并在她说出“更衣室”这个词之后,迅速回头带路。

园子人模狗样的走进室内,回头就把带路的打发走了,眼见四下无人,松了口气,唰的脱掉了外衣。

果然,柜子里放着准备给客人的和服。

园子心说先洗个澡,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让一会儿来善后的人直接扔了算了。

翻一翻手边的包,早先脱下来的毛衣还在,她扣了扣干住的血痂,觉得简直要长在衣服上面了,想想这毛衣还是小兰给她织的,扔了她好舍不得的。

既然这样……

她从边上勾了个木盆出来:先泡一会儿吧,其他的都扔了,等洗完澡,这件单独吩咐他们去洗。

因为监控只拍走廊的缘故,西门总二郎根据路线找准确地点时,很是花费了一点时间,等他面色严峻的推开拐角的木门,正看到道明寺气势汹汹的站在走廊尽头,对着漆画上的金箔抬脚准备踹门。

“阿司!”

咣当——

两道声响交相辉映,西门总二郎脑内只剩一片混乱。

他一边震惊于他发小居然真的干得出这么蛮的事,一边在诡异的平静心态下自我安慰:按照道明寺的小学生逻辑,就算他踹了女性更衣室外间的门,本意应该也只是想找铃木小姐打一架而已!

脚下穿了双五厘米朝上的木屐,西门总二郎心急之下还跑不快,就不到二十米的距离,一连绊了自己三次。

所幸道明寺司明显被门内的画面震慑住了,一时半会儿的,居然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大规模杀伤性举动。

西门强忍着脚腕的钝痛,终于赶到了门边,气都没喘匀呢,先是一脚磕在道明寺的膝弯上。

等把站在门口碍事的傻大个挪开,接着他调整了个约么算得上满怀歉意的表情——这里更衣是里外间,虽然很大可能上不会看到任何实质性的东西,但不管怎么样都是私人区域,先给女孩子把门拉上啊!

这么一抬手一眨眼的时间,他眼角不可避免的扫到了狭窄的室内,图像信息传入大脑,瞬间带起了一闪而过的庆幸。

太好了,铃木小姐还没有开始更衣,依旧好好的穿着衣服!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qetgxs.dzhhyy.com

2m2f.dzhhyy.com  rlmm5.dzhhyy.com  4ms.dzhhyy.com  6v1m.dzhhyy.com  yfi.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