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阳光格外明媚,云澈斜躺在自己院子的藤椅之上,半眯着眼睛,舒服的晒着太阳。

心态的转变,再加上有苏苓儿为他调理,他的身体状况已是大好,肤质气色也好了太多,华贵的衣装上身,身边还随时跟着一个美貌的侍女……标准的世家公子爷。

凤仙儿就站在他的身侧,格外的乖巧恬静,只会偶尔用微怯的视线偷看云澈几眼。

这段时间,她牢牢遵循着凤凰魂灵的“请求”,一直都跟随在云澈身边。虽然,她从不明白“凤神大人”的用意是什么,但她的潜意识里从不排斥,相反,每天可以看到他,每天与他如此之近,她心间很是欣喜和满足。

只是,每天夜里……她都会被一些奇怪的声音惊得面红耳赤,落荒而逃。

这十几年,她都是在对他的憧憬中成长,她那日对云澈说“你就是我世界里的天”,这句话不是安慰之言,而是发自灵魂。入世的这些年,她在大陆听到他的无数传说,每次听到别人对他的赞叹与膜拜,她都会有一种无法形容的喜悦。

如今,他明明已成废人,再没有了曾经的强大,但不知为何,这份憧憬竟丝毫没有因之淡去。

看着藤椅之上舒舒服服晒着太阳的他,凤仙儿不止一次的想着,若是一生如此,哪怕只是一直做他身边一个侍女,也是一件无比美好的事。

听到叫唤声,云澈从藤椅上起身,慵懒的打了个呵欠:“你们来了……哦哦!小永安也来啦!”

萧云和天下第七并肩走来,手里牵着一个才五六岁出头,却隐带英气的小男孩。

不知不觉间,萧永安也快六岁了,来到云澈身前,他小小的身儿跪地,认认真真的磕了一个头:“永安给云伯伯请安。”

“哎哟!”云澈连忙向前将他扶起,笑着道:“小永安,都说了不用磕头了,你能来云伯伯就很高兴了。”

萧永安小脸满是认真的道:“爹娘说,云伯伯是永安的救命恩人,不但要磕头,长大后,还要像孝敬爹娘一样孝敬云伯伯。”

“哈哈哈哈,”云澈笑着摇头,请戳一下他的小脸:“不愧是我云澈的侄儿,就是乖巧懂事。”

“云大哥,”天下第七笑嘻嘻的道:“看你最近气色越来越好啦,嗯……好像还有点胖了。”

“什么?胖了!?”云澈脸色一变,惊的差点跳起来,急声道:“仙儿,从下一餐开始饭量要减三成!力量可以没有,身型一定不能歪!”

“没有没有,”萧云连忙摆手:“七妹开玩笑的,大哥一点都没胖。”

“哦……那就好。”萧云可是从来不会说谎的,云澈这才长舒一口气,放下心来,随口道:“今天是来找我闲聊的,还是有什么其他事?”

“呃,这个……”萧云偷偷看了天下第七一眼,然后两者竟同时脸红了一下,天下第七随之脸庞别过,分明一副你来说我绝对不开口的姿态。

“呃……那个……”萧云扭捏了半天,才心一横,抬脸说道:“大哥,我是想问……神界那个地方真的遍地都是神玄境吗?”

天下第七脚下一软,恨不能一巴掌扇萧云脑袋上。

云澈察言观色,一本正经的点头:“虽不能说是遍地,但对神界玄者而言,成就神道,才算是踩在了真正的起点。”

“只是……起点?”萧云惊了。

回想当年初至吟雪界,面对那里的神元满地走,帝君不如狗,云澈的反应要比此刻的萧云还剧烈。他解释道:“在那个世界,我们所知道的初玄境到君玄境,被称作凡体九境,而神玄境则是超脱凡体的神道境界总称,共分七等境界,起点为神元境,极致则为神主境。”

“那凤凰神女……哦不不,是凤大嫂大概是神道的什么境界?”萧云双眼微微放光:“应该是神玄境里很高的境界了吧?”

“神元境三级。”云澈回答:“处于神道最低境界的前期。”

“……哈!?”萧云再惊,一脸不敢相信:“她……她可是天玄大陆与幻妖界千古第一人,可能比当年的大哥还要厉害,怎……怎么会……”

“位面不一样,是不能如此比的。”云澈道:“等你哪一天去了神界,感受一下那里的灵气,见识一下那里的资源,你就会明白了……额,不过你还是别去的好,那不是什么好地方。”

火破云中位星界出身,因得到了金乌魂灵的全部传承而闯入了封神之战,虽中途惨败,但毫无疑问打破了炎神界的历史……若不是云澈的存在,他亦会成为中位星界的英雄与神话。

而凤雪児的状况与火破云相同,若她是出身炎神界,如今的成就断然不会低于火破云……而就算现在到了炎神界,虽然玄力毫不出彩,但她那一身精纯到吓人的凤凰血脉,凤凰宗主炎绝海看到她都会惊到跪下。


d2mh.dzhhyy.com  8k3f.dzhhyy.com  7j5.dzhhyy.com  uonr.dzhhyy.com  qxhg.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qewcif.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