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警视总监不是智障,原作工藤新一变小前破的案子没有后期密集,还包括市长犯案让儿子顶罪这种纯粹的推理问题。

他们只是合理怀疑,在警察请高中生侦探上门之前【这个想请他帮忙的某警察可能是铃木家安排的卧底,或者被他们家引导的】,已经有个智囊团,给他从头到尾分析过案情了。

顺便求一下琴酒的心理阴影面积吧┑( ̄Д  ̄)┍

工藤新一和园子的初遇我大概写了一写,具体到时候会有个番外,反正就是个我以为那小女孩喜欢我,结果她只是琢磨着弄死我,但我确实已经上钩了的故事

最后感谢一下看到这里的诸位,知道作者是我还能支持我就很感动了,惯例打个滚求个留言吧!

不对,窝在爬榜,这是很严肃的在求留言!

第23章 大难不死必遇熟人

铃木园子站在过山车候场隧道的一侧, 面无表情的看工藤新一站在万人中央装逼。

围观群众倒是有心情对难得一见凶杀推理啧啧称奇, 琴酒神色从容的打量了一圈, 除了停驻在工藤新一身上的目光长久了一点, 剩下为数不多的耐心, 都拿来研究身边这棵摇钱树了。

摇钱树咬牙切齿的看小兰给烦人精当捧哏——你说这货怎么破个案的,还非要有人问了,才能接着说下一句呢?

于是她暗搓搓用胳膊肘捣了捣琴酒的腰眼。

“我说,”她全然无视了杀手先生因为惊讶放大的瞳孔,用三姑六婆传人家八卦的标准姿势,煞有介事的压着嗓子问琴酒说:“我要是雇你出手弄死他, 算多少钱啊?”

琴酒眯着眼睛笑了一声, 看在她是摇钱树的份上, 忍住了抽她一枪托的冲动,只是抬起手掌搁她后脑勺拍了拍。

哪知道铃木小姐从小到大被人摸脑袋, 早就已经摸习惯了,琴酒克制住了力气的这几拍,非但没有起到任何警告作用, 反而引得园子下意识的仰着脑袋, 在他手心里蹭了蹭头毛。

蹭完了,她还特自然的冲着琴酒眨了眨眼睛。

那双一望见底的棕眼睛里, 简直有一行大字呼之欲出。

——你拍我是有啥事吗?

琴酒几乎是稀奇的看着她, 哼笑了声音浅浅的卡在嗓子里,比起刚才险些殴打人质的冲动,反而莫名的有些想笑。

就这么个不知人间险恶的样子, 就算不是铃木家的女儿,怕也是有人费心费力用钱堆出来的。

案件推理过程如何暂且不提,最后揪出来的凶手,是死者的前女友。

她对死者处于某种又爱又恨的神奇状态下,在过山车的行进过程中,用对方当年送她的珍珠项链勒死了死者。

当然,能勒死人的珍珠项链肯定是改装过的,串珍珠的是钢琴线,为此她还准备了一把带血的尖刀,试图在案发后顺便陷害死者的现女友。

工藤新一指出凶手的时候她还死不认账,等前去取证物的警员从隧道深处捡了一捧珍珠回来,她瞬间就崩溃了。

铃木园子一直期盼着的巧合,就在这一刻突然发生了。

跑动中的警部补踩中了不知道哪来的石子,在平滑的隧道里猛地跌了一跤,手中的珍珠瞬间被扔上天空又落地,其中一枚恰到好处的打在了凶手小姐的眼睛上,她惊叫着开始后退,不知不觉的撞上了死者的现女友。

现女友小姐经历了男友断头而死,自己险些被陷害成凶手之后,一见凶手女士就觉得毛骨悚然气血上头。

加上她本性又是咋呼沉不住气的性子,吓的急忙用手去推她,一边推,还一边喊着“走开!别靠近我!”之类的话。

连锁反应下,疼痛应激状态中的女凶手、和精神紧张状态的女证人厮打着落进了人群,鞋跟一崴,接连撞倒了三位警察。

警察一倒,器材也要倒,等问询的嫌疑人们躲着满地滚的器材,手忙脚乱之下也要倒。

最后一位警察正在给证物装袋,小心的举着那柄用来陷害他人的刀具,艰难的想避开压进的人群,也没看清挤挤攘攘间让谁踢了一脚,连摔带绊的,居然在半空中滑行了快一米远!


8ihe.dzhhyy.com  21kw2.dzhhyy.com  0219.dzhhyy.com  859f.dzhhyy.com  1pyk.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qhe.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