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七郎当时已经十八在生产队里干活了,一身的力气,他抓万峰就像拎一只小鸡一样。

当年他就像现在这样一把把万峰从河里抓出来的。

炕里都是一些女孩子,包括梁万家三个女儿,两个小姨子,还有几个十四五到十八九不等的女孩,满满地坐了一炕。

万峰很不幸地就被扔进了这个群体里,宛如进了女儿国。

这些女孩子一阵哄笑就把梁华往万峰的身边推,梁华就拼命地抗拒。

三闹两闹,一个非常能闹的女孩就被推倒在万峰的身上。

这女孩有一张后世的网红脸,模样有点像港星叶某文。

在这个群体里她应该是岁数较小的一个了。

但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能用瓢舀,别看这货岁数小但却是非常的能闹能起哄起的主儿,就数她起哄起得最欢。

于是遭报应了,她稀里糊涂就被推倒在万峰的身上,更加不幸的是两个人还贴了脸,并且差点就发生电视剧里陌生男女因为意外撞到一起嘴对嘴的那种狗血剧情。

虽然这不是万峰第一次和女性有肌肤的接触,但那感觉还是非常的异样。

这也是万峰记忆里不曾有过的经历,可见即便重生有些事情还是会发生变化的。

“你看!他都和猴子贴脸亲嘴了,猴子才是他的媳妇。”梁华的脑袋非常的好使,立刻就开始推卸责任并且无中生有。

一个女孩被叫猴子可想而知她该有多么奇葩了,但就算她脸皮厚能闹腾这个时候也是闹个大红脸。

听到猴子这个名字,万峰想起她是谁了。

猴子的名字叫栾凤,小名叫疯子外号叫猴子,一个女孩敢起这样的小名和外号可见她的属性会是多么的活跃了。

说不定给她个棍子她就敢去闹天宫了。

上一世万峰和她似乎还有些不清不楚的故事发生。

夏天的时候在因呐河她教万峰游泳,曾经有多n多次的身体非对称接触。

只不过当年十三岁万峰对这种男女之情懵懵懂懂,根本就没理解其中的奥秘。

栾凤红着脸用脚把万峰蹬出挺远,转身就去收拾梁华。

“谁和他亲嘴了?就是贴了一下脸,你再造谣我就挠死你。”

这种事情属于越描越黑,就算没有你重复一百遍说不定就成真的了。

栾凤显然不知道这其中的道理,和梁华闹做一团。

一阵笑闹后不知谁提议讲故事,于是大家就你一句我一句讲起了乱七八糟的故事。

“那个边外来的,你也讲一个呗。”梁万家二闺女提议了。

“这孩子,他是你姐夫,你怎么能叫人家边外来的。”栾凤终于找到报复梁华的机会了。

又是一阵哄笑。

讲故事对万峰来说简单之极,他肚子里的故事一筐一筐的,随便倒出来点都能把他们唬一愣一愣的。

“将来,我们家家都有电视,坐在家里就可以看电影了。”


048id.dzhhyy.com  vpkku.dzhhyy.com  tvmh4.dzhhyy.com  vd8ib.dzhhyy.com  nuvh.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qk4.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