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总,您,您这么说,我真是受宠若惊啊,赵总,你就别喊我王小姐了,直接喊我名字吧。”王秋瑾还真的有些受宠若惊,毕竟,能生出云先生这种牛逼人物的人,肯定不是普通人,在见赵婉容之前,王秋瑾在心中,都已经把赵婉容想成了一个和云凡一样,不言苟笑,睥睨凡人的冷酷中年妇女形象,但是现在,这赵婉容也太平易近人了吧,性格简直和云先生背道而驰啊。

“好,我就喊你秋瑾吧,你也别喊我赵总了。”赵婉容笑道。

“那我,可以喊你婉容姐吗?”王秋瑾小心翼翼地问道。

“可以啊,把我喊得这么年轻,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赵婉容亲切地笑道。

“婉容姐。”王秋瑾喜笑颜开,连忙喊道,要是让京城其他家族的人知道,自己现在和云先生母亲的关系这么好了,还不知道要羡慕死多少人呢。

赵婉容见王秋瑾这么开心的样子,不由莞尔,赵婉容自然知道,王秋瑾喊自己一声姐能这么开心,全是因为自己是她口中那个云先生的母亲。

母因儿贵,赵婉容现在对这句话,体会深刻,自己的儿子,不是成龙了,而是成神了,虽然这种事情,太过天方夜谭了,但是却的的确确在自己儿子身上发生了,虽然赵婉容也曾经怀疑过,质疑过,惶恐过,但是最后,她选择了接受,因为不管怎么变,云凡是她儿子是不会改变的。

“婉容姐,现在时候还早,要不我们去京城大学看看云先生?”王秋瑾笑问道。

“算了,就不去打扰那臭小子了,我有一位好友在京城,我把她约出来,咱们一起喝喝咖啡吧。”赵婉容笑道,心中倒是颇多感慨,一离开京城,就是二十多年了,二十年间,赵婉容都没有再来过京城,今天突然来到京城,赵婉容以为自己的心情会难以平静,但是现在看来,自己的内心,倒是没有多少波动,只想把自己的那位好友约出来,坐在一起,喝喝咖啡,聊一下当年在京城的往事。

“好的,那婉容姐,我们走吧。”王秋瑾笑道,这个世界上,估计也只有云先生的母亲,还会喊云先生臭小子了,要是婉容姐当着很多人的面,喊云先生臭小子,不知道云先生会不会尴尬?王秋瑾暗暗恶趣味地想着。

第四百六十九章 赵婉容和赵家

在京城的一家高档咖啡厅中,赵婉容见到了秦雪琼,看到赵婉容居然和王秋瑾在一起,秦雪琼微微惊讶,王秋瑾也没有想到,赵婉容说的那位好友,居然是秦雪琼,都是京城一个圈子里的人,王秋瑾和秦雪琼自然认识了,为了防止秦雪琼说露嘴,王秋瑾找了个借口,将秦雪琼拉倒一旁,把云凡的计划说了出来,让秦雪琼先帮忙隐瞒一下。

秦雪琼倒是没想到,云凡居然还玩这一出,这对于赵婉容来说,可是一个大惊喜啊,秦雪琼自然配合了。

“不知道今晚赵家的那些人,知道赵婉容就是他们敬仰的那位云先生的老妈时,会是什么样的反应?”秦雪琼倒是期待了起来。

傍晚,京城大学寝室,蒋兵兵正一脸兴奋地催促云凡等人快点,没办法,因为昨天晚上的一顿饭,他成功拉进了和系花的关系,今晚,他要去接受系花室友的检阅,一个人面对这么多女生,蒋兵兵还是招架不住的,只有把寝室的几个大老爷们喊上给自己撑腰了。

“大力,没想到你还真有两下子啊,这么快就把系花擒下了?只能说,还是咱们京城大学的女生单纯。”魏博一边梳着发型,一边笑道。

“只怪哥的魅力太大了,没办法啊。”蒋兵兵得意地笑道,现在追上了系花,蒋兵兵说话的底气都足了不少。

“切,你要是魅力大,我女朋友的几个室友,早就被你拿下了,要说魅力大,还是咱们凡哥的魅力大啊,凡哥,那个潘晓春可是找我好几次了,想要你的手机号码,我都毅然拒绝了。”魏博给了蒋兵兵一个鄙视的眼神。

“那些电影学院的美女,我是无福消受,也只有凡哥,能驾驭了,不过凡哥会看上那些拜金女吗?那个潘晓春,说实话,我估计都不是处的了。”蒋兵兵不屑地说道,他现在找到了真爱,对其她女人,自然要表现得不屑一顾了,虽然,一想起潘晓春那妖孽的身材,蒋兵兵就有些受不了,但是这并不妨碍蒋兵兵对其进行吐槽。

“其实,是不是处的都无所谓,玩玩还是可以的,凡哥,你说是吧?”魏博冲云凡邪恶地笑道,他觉得潘晓春主动示好,云凡不玩一下,那就可惜了。

“你要是想玩,你就去玩吧。”云凡耸肩。

“博哥,你以为凡哥像你啊,凡哥是洁身自好的好男人,咱们的林大校花,比那个潘晓春漂亮十倍,凡哥都不为所动。”蒋兵兵笑道。

几个大男生一边开着玩笑,一边离开了寝室,而此刻在京城最大,也是最豪华的京城大酒店门口,一辆辆挂着牛逼车牌的豪车络绎不绝而来。

豪华的,可容纳上千人的宴会大厅中,赵婉容和秦雪琼坐在一旁的休闲区,随意地聊天,说的基本都是过往的岁月,这两人今天谈起旧事,就一发不可收拾,搞得王秋瑾和小怜在一旁,一句话都插不上嘴。

“婉容姐,我去招呼一下客人,等一下再过来陪你。”王秋瑾陪赵婉容坐了一会儿,见客人开始进场了,王秋瑾不由歉然说道。

“去吧,不用管我。”赵婉容笑道,赵婉容现在还以为这只是一场普通的生意酒会,等一下自己见一些京城的企业家就行了。

不过很快,赵婉容就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赵婉容虽然离开京城二十多年了,但是京城名流圈子里的人,除了一些小辈,年轻人她不认识,年纪大的,她还是基本能认识的。

因为她发现,今天来参加酒会的人,来头都很大,甚至,她都看见几个大家族的老爷子拄着拐杖来了,甚至,还有几个老爷子坐在轮椅上来了,这些老爷子,平时可都是轻易不会露面的,但是今天,怎么都出现在这个酒会上了?

“雪琼啊,你有没有发现今天这场酒会不像普通的酒会啊?怎么那些老爷子都来了?”赵婉容有些疑惑地说道。

“哦,这场酒会是王家举办的,那些老爷子给王家面子,不就来了。”秦雪琼一板正经地说道,但是心中,却已经失笑了。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ies.dzhhyy.com  kcv.dzhhyy.com  av2.dzhhyy.com  gd7qg.dzhhyy.com  rhqvd.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