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黑衣男子在这时走进庭院,他的脚步无声无息,身影仿若鬼魅,仅仅是一次迈步,便从庭院门口来到了老人身前眼前的老人其实并不能称作是一个老人,他今年不过六十一岁,又是一名玄者,身上本该不会留下太重的岁月痕迹,但这几年,他却是快老去,头,也迅染上苍白。黑衣男子站在他的身前,感受到的不是一种安宁平和,而是一种寂寥和淡漠。

仿佛连生死都已淡漠。

似乎是察觉到了有人靠近,老人在这时睁开眼睛,他默默的看了黑衣青年一眼,又把眼睛闭上:“汐儿她没有在这里。”

黑衣青年没有说话,转过身去,似要无声离开。这时,庭院门口一个高大的人影走了进来正是萧门门主萧云海。走进来的萧云海一眼看到站在那里的黑衣青年,整个身体猛然一抖,全身的骨头都在战栗中酥软,眼瞳中更是灌满了极度的恐惧,仿佛看到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张开着恐怖獠牙的恶鬼。

萧云海没有胆子离开,他硬着头皮向前,才走了几步,便因双腿的酸软和战栗而几次差点栽到地上:“拜拜见焚焚公子。”

“你来做什么?”黑衣青年出声,声音冰冷淡漠,毫无感情,仿佛不是由人出,而是来自一具冰冷的死尸。

“鄙鄙人特特来给给五长老问安。”

简单的一句话,萧云海却是哆哆嗦嗦的说了很久,期间可以清楚的听到牙齿打颤的声音。

“哼!”黑衣青年冷冷一声,未见他有什么动作,身体忽然一虚,随之整个人无声无息的消失在了那里。

萧云海全身一松,整个人如同一滩烂泥般瘫倒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全身的衣袍都被冷汗完全浸湿。

这几年,他,还有整个萧门的命运,起伏的如同巨浪中的孤舟。

六年前,萧宗来迅,天大的恩泽降下萧门,萧云海更是欣喜若狂,以为终于可以从泥里蚯蚓化作云中蛟龙,为了讨好萧狂云,让自己的儿子萧玉龙进入萧宗,他不惜设下阴毒之计,来为萧狂云献上夏倾月和萧泠汐。

没想到,夏倾月竟是冰云仙宫的弟子阴毒手段的最终结果,却是让云澈含恨被逼走当晚,他本该第二日随萧狂云回萧宗的儿子被毁掉四肢、五官没多久,便凄惨死去。

三年前,云澈归来讨债,让他们经历了一场恐怖的噩梦。

之后,整个萧门都处在战战兢兢之中,尤其是萧云海等人,感觉自己就像是等待被审判的死囚然而八个月后,他们没等来云澈,云澈葬身太古玄舟的消息传遍整个天玄大6。

萧门上下长舒一口气。但,半年前,他们又迎来了另一个魔鬼一个比云澈还要可怕的魔鬼。

带着无尽仇恨,为屠灭他萧门满门的焚绝尘因为这里是云澈的出生地!

他到来萧门,直接开始杀人他一瞬一步,一步十人,他们尚未反应过来什么,一百多人已死在他的手上,而且全部死无全尸。

其中,还包括大长老萧离与三长老萧泽。

整个过程,他一言不,面无表情,就如来自地狱,只为收割生命而来的死神。

最恐怖的,是死在他手下的人残尸全部在一团黑气中快腐烂,化作一地焦尸

而阻止这个恶魔的,是萧泠汐。

当萧烈和带着满脸惊恐的萧泠汐出现时,这个恶魔停止了屠戮的步伐,那张冷硬的面孔上,终于出现了属于人类的情感波动

于是,他停止了继续屠杀萧门的人,之后便一直留在了这里留下的原因,也是萧泠汐。

他成了萧门恶魔一般的存在,每个萧门弟子见到他,都会在恐惧中瑟缩,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好在,他很听萧泠汐的话,不再杀萧门的人,甚至从未再出手伤过一人,也好在他几乎所有时间都在自己的庭院每天,他唯一一次出庭院,便是为了看一眼萧泠汐,哪怕只是远远的看一眼。

当年,为避战乱,萧烈带着萧泠汐回到了不会被战争波及的流云城。由于皇室的警告,纵然没有了云澈的威慑,他们也再不敢对他们不敬,因为毕竟身份上,萧烈是当今女皇之夫的祖父。而焚绝尘到来,萧门众人对待萧泠汐和萧烈时简直如祖宗一般,不敢有哪怕一丝一毫的怠慢。

因为谁都看的清清楚楚,那个可怕的恶魔对萧泠汐言听计从,萧泠汐要他杀谁,谁就会马上死。

“五长老”焚绝尘已离开,萧云海依然有些惊魂未定,面对萧烈,他毕恭毕敬的道:“神凰大军临近,流云城门已经已经大开,宇文城主和司徒城主一个时辰前亲自带领城卫军,出城三十里迎迎接并要我萧门在神凰大军入城后千万不可做出不敬之举。就在刚才,神凰大军已经来了请五长老放心,没有驻军反抗,他们应该不至于滥杀人的。”

萧烈眼眸睁开,眸光没有沉痛、失望和不甘,唯有一片黯淡的死灰色:“也好纵然屈辱,至少不会引得对方凶性,伤及无辜的城民。”

远处,阵阵的喧嚣声传来,似乎越来越近。萧云海连忙拿出传音玉看了一眼,然后小心翼翼的向萧烈道:“五长老,神凰军并没有进城,而是而是驻扎城外,把城严严实实围了起来,不知道他们要要做什么。”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qsxcbd.dzhhyy.com

9fg.dzhhyy.com  t4ln7.dzhhyy.com  d90d6.dzhhyy.com  qj4.dzhhyy.com  ixr.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